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春夜喜雨

書城自編碼: 3972357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校園
作者: 银八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78634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4-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1.4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符号里的中国
《 符号里的中国 》

售價:HK$ 112.7
有形之手:16世纪英国工商业领域的国家治理
《 有形之手:16世纪英国工商业领域的国家治理 》

售價:HK$ 102.4
Photoshop 2024从新手到高手
《 Photoshop 2024从新手到高手 》

售價:HK$ 113.9
书写:一部创造印记的历史
《 书写:一部创造印记的历史 》

售價:HK$ 112.7
阿娇
《 阿娇 》

售價:HK$ 45.8
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 弘一法师的人生哲学:弘一法师传
《 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 弘一法师的人生哲学:弘一法师传 》

售價:HK$ 55.2
铭石为景:早期至中古中国的摩崖文字
《 铭石为景:早期至中古中国的摩崖文字 》

售價:HK$ 227.7
考古与文明:遗迹里的世界史
《 考古与文明:遗迹里的世界史 》

售價:HK$ 170.2

 

建議一齊購買:

+

HK$ 62.3
《等我·遇繁》
+

HK$ 50.8
《笙歌》
+

HK$ 47.0
《生如冬花的你》
+

HK$ 49.8
《再读来信》
+

HK$ 56.5
《酸梅》
+

HK$ 57.3
《逐夏》
編輯推薦:
学霸少女 阮映×横野无忌 蒲驯然
清新校园·双向奔赴·酸甜纯爱
“从明天起,我罩着你。”
——他妄想徒手摘星,但这颗星星好像跟他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卖点1、
暗恋成真、双学霸、青春成长治愈向。
酷哥×甜妹 绝赞CP,甜蜜发糖。
卖点2、
口碑作者银八校园暗恋文,新增全新番外。
作者多部作品已签约出版,晋江作收2.7w+。
卖点3、
随书附赠书签x1,学习计划卡x1。
內容簡介:
蒲驯然的人生浑浑噩噩,随遇而安。
直到某一天,他遇到一个叽叽喳喳像小麻雀的女孩。
她宛如神明一般慷慨地将光洒向他,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从此,他的世界被点亮,像星光坠入眼眸里,一眼万年。
再相遇,她的温柔依旧。
炎热的午后,暑气蒸腾。
少女的马尾在蒲驯然的眼中摇晃。
从不相信缘分的他,在那个瞬间开始感激命运的安排。
因为她,他的人生开始出现希望、快乐、付出、收获。
阮映是蒲驯然喜欢的人,也是蒲驯然这一生所有的甜蜜糖果。
關於作者:
银八,言情小作家,生长于江南。
神经大条,情绪稳定,极其社恐的天秤座。
喜欢发呆和睡觉,梦想是可以无忧无虑地躺平。
新浪微博:@晋江银八
目錄
第一章: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年级倒数第一。
第二章:她练就了一种特异功能,能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他的身影
第三章:她误闯了一个关于蒲驯然的全新世界。
第四章:一幕幕从未想过的童话篇章在悄然上演。
第五章:“不用客气,明天起我罩着你。”
第六章:“就那么不想跟我扯上关系吗?”
第七章:“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第八章:阮映,你能转过来跟我笑一个吗?
第九章:他朝她走了九十九步,最后一步由她走向他
第十章:他的生命因她鲜活而滚烫。
番外之谈恋爱被抓包这件事
番外之结婚
番外之婚后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六月的午后,B市的暖阳里夹杂了些许热烈。连续一个月的梅雨季过后,空气里似乎还带着些许潮湿的气息,这些潮湿正在被暑气蒸发,在操场上形成一道道看不见的波纹。
难得今天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学生们朝气蓬勃。只是这热浪到底让人吃不消,一个个大汗淋漓的。
下课的铃声还没响,趁着自由活动的时间,阮映被闺蜜兼同桌向凝安拉着去小卖部买冰水。
阳光下,阮映的脸精致得像是个瓷娃娃,她也是热得不行,于是同意了这个提议。汗水将阮映的刘海打湿了大半,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一层粉红。
她们一路走着,向凝安笑着调侃:“今天隔壁班的大学霸薛浩言没来上体育课,你是不是很失望?”
阮映的脸很红,不知道是被晒的还是因为其他。她挽着向凝安的手,轻轻掐了向凝安一把,但力道不算很重。
向凝安故意喊疼:“哎哟喂,还不准让人说啦!这会儿又没有什么人。”
阮映的脸更红了:“别说啦。”
向凝安反而故意在她耳边道:“薛浩言薛浩言薛浩言!”
阮映更加面红耳赤,追着向凝安打。
两人打打闹闹,很快就到了小卖部。
阮映主动跟向凝安提起:“我昨天看了一部有关西部的支教纪录片,感触很大。”
“怎么,你也想去吗?”
“很想去支教。但是我现在肯定去不了。”
“据说大学的时候就可以申请去西部支教了,到时候再去吧。”
“嗯!高三是高中最后一年,一定要努力,考上理想的大学!”
向凝安买了两瓶水,主动递给阮映一瓶,说:“太热了吧,难以想象我们7月份还要补课,到时候可要怎么过啊!”
阮映接过水道了谢,问向凝安:“补课从什么时候开始?”
“说是7月7日就开始,等于我们这学期期末考试过后休息一周就又要来上课。”向凝安叫苦不迭。
好好的两个月暑假,现在最多只能休息这么几天。
阮映却没心没肺道:“幸好不是期末考后就来上课,好歹也可以放松几天了。”
“你倒是想得开啊。”向凝安瘪着嘴,继而想到了什么,“不过唯一欣慰的,是整个高二都要补课,到时候我还能看见严阳。”
阮映甜甜笑着,伸手摸了一把向凝安的脸:“瞧把你高兴的。”
因为有了想要努力赶上的人,所以连学习也不再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每天都有了期待。
在这一点上,阮映也是。
阮映下意识地侧头望了眼篮球场,这节她们班和4班都是体育课,薛浩言就在4班。
向凝安顺着阮映的视线瞥了眼,打趣道:“怎么,你还在找他呀?”
阮映红着脸没说话。
向凝安说道:“我听他们班的同学说,他被老师叫走了,所以没来上体育课。”
阮映其实也猜到了。

闺蜜两人从小卖部出来后,特地选了阴凉的地方。
学校的绿化做得十分不错,六月的天到处都是栀子花的香气。这会儿一阵清风徐来,让阮映和向凝安都直呼舒爽。
没走一会儿,向凝安拉了拉阮映的手:“看,年级倒数第一蒲驯然。”
阮映抬起头,望向不远处。
远处的凉亭背靠教学楼,那里一向凉快,但一般往来的学生不多,尤其是上课时间。
眼下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围在凉亭下,大约都是这节上体育课的学生。阮映也认出来了,那几个学生都是她们隔壁4班的男同学。
整个学校都知道,这里最不能惹的人就是高二4班的蒲驯然。这个人学习成绩差,还出了名的爱闹事,但凡被他盯上,总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不过这都是传言,阮映也未亲眼见过。
阮映虽然没有和蒲驯然接触过,但因为是隔壁班,对于他也有所耳闻。听过最多传闻的,是蒲驯然蛮横无理、偏执暴躁,所以她对这个人没有半点好感。
向凝安在阮映耳边小声说:“蒲驯然好像又在找别人麻烦了吧。”
阮映的视线里,一个理着寸头的男同学正双手插着裤兜坐在椅子上。
午后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爬山虎缝隙洒在蒲驯然的脸上,他的模样不羁,侧脸线条明显,看似轻描淡写的脸上却写满了乖张。
很难得,今天的蒲驯然穿了校服。他肩宽腰窄腿长,一套夏季的校服穿在身上显得个头特别高挑。
下意识地,阮映停住了脚步。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选择明哲保身,不惹麻烦。
向凝安却忍不住问道:“他们这帮人在干什么呀?我们是不是得去做点什么?”
阮映反手拉住向凝安,小声说:“我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最理智的做法还是去找老师。”
“等老师来了,黄花菜都凉了!”向凝安咬着牙,大喊一声,“老师来了!”
这一叫喊,果然引起了那帮人的注意。
4班的男生转过头来,视线落在了阮映和向凝安的身上。
阮映想都没有多想,拉着向凝安的手就掉头狂奔。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树荫下。
蒲驯然看了眼不远处的那个背影,嘴角轻轻带起一抹笑意,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话。
男同学一副如获大赦的表情,连滚带爬地跑了。
平志勇在一旁说道:“驯哥,那两个女生好像是3班的,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帅?”
蒲驯然嗤笑了一声:“你脸怎么那么大?”
平志勇见那小子跑了,又忍不住说:“驯哥,你就这么让那个小子跑了?他欺负的可是咱们班的女同学!”
蒲驯然伸手摸摸平志勇的脑袋:“阿勇,咱们不能以暴制暴,懂吗?”
平志勇问:“那怎么办?”
蒲驯然看着平志勇:“这样,他是怎么欺负我们班女同学的,你就去他身上找回来,这样就算扯平了。”
平志勇一听,满脸的抗拒:“我才不要呢!”
蒲驯然好整以暇地环着胳膊,整个人懒洋洋的:“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你怎么还拒绝上了?”
跟在蒲驯然身边的几个兄弟也笑了:“阿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驯哥给你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快快快,上啊!”
“上上上!”
平志勇一脸无辜地看着蒲驯然:“驯哥……”
蒲驯然勾起唇角,笑得一脸匪气:“行了,不玩了,打球去。”
平志勇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好嘞!驯哥你今天要让我几个球!”

下课铃声敲响时,篮球场上来了一帮男同学,他们打球姿势帅气,引得女孩子们小声议论:
“那个就是蒲驯然,最帅最高的那个!”
“也就只有他寸头那么好看了。”
“他们4班帅哥也太多了,还有年级第一薛浩言也在4班。”
“可是我觉得薛浩言没有蒲驯然帅。”
“帅有什么用,成绩好才行。”
议论声中也不乏阮映她们班级的女同学。
阮映的前桌范萍拉着她问:“阮映,你觉得4班是蒲驯然帅还是薛浩言帅?”
听到“薛浩言”三个字,阮映心跳漏了一拍,有些不自然地回道:“都那样吧。”
“那样是怎么样?”范萍一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的样子,“我觉得蒲驯然比较帅,你觉得呢?”
阮映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帅有什么用,成绩好才行。”
范萍点点头:“你说得对。”
刚才向凝安和阮映跑去跟老师汇报了凉亭里的情况,不过老师去凉亭看过,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似的,凉亭里早就没有了那帮男孩子的身影。
眼下他们正若无其事地打球。
向凝安有点后怕,看到篮球场上的蒲驯然,忍不住对阮映说:“阮映啊,刚才在凉亭的时候蒲驯然是看到我们了吧?他会不会找我们麻烦?”
阮映其实也有那么一点后怕,但还是告诉向凝安:“要是他真的要找我们的麻烦,你就说是我跟老师说的,反正我大伯是警察,他肯定不敢拿我怎么样。”
向凝安说:“不过我听说蒲驯然是不会动女生的,这是他的原则。”
“管他呢。”阮映正说着,一个篮球滚到了她脚边。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脚边的球,又抬头望向篮球场。
不远处,蒲驯然站在球场上面对着她。两人之间相隔不算远,他的脸上早已经被汗水打湿,这会儿微微躬着身子,双手搭在自己的大腿上,满脸的慵懒不羁,朝她喊道:“同学,麻烦扔一下球。”
有那么一瞬间,阮映心乱如麻,她以为蒲驯然是来找麻烦的。
就连一旁的向凝安都忍不住抓住阮映的手,小声说道:“完了完了,蒲驯然肯定是找碴的。”
阮映深吸了一口气,不卑不亢地将地上的球捡起来,抬手一扔。球滚到了蒲驯然的面前。
那头蒲驯然弯下腰,单手捞起篮球,头也不回地往篮球场而去。
阳光下,蒲驯然的背影很高大,他转手将球扔给了场上的其他男孩子,动作潇洒利落。
等确定蒲驯然不会有另外的动作之后,阮映和向凝安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以为蒲驯然会找麻烦,不过周末两天过去,相安无事,阮映也就没有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周一一大早,阮映踩着点来学校,刚好赶上班级排队伍要下楼去操场。
每周周一都要举行升国旗仪式,除非下雨。
阮映一向不喜欢下雨天,但若周一是雨天的话那她还是非常喜欢的,因为再没有什么比坐在教室里开晨会最开心的事情,还可以趁机写一张卷子。
今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临近七月,清晨的阳光也越来越毒辣。
清晨微风习习,阮映额前落下的几根发丝被微微吹起来。上周体育课她觉得刘海太麻烦,索性就把刘海全部都用发夹固定起来,露出了一整个额头。这会儿有几根不听话的发丝落下来,刚好垂在她的脸颊两侧,倒是有种异样的美感。
向凝安看着阮映又忍不住叹一口气:“阮映啊,你真的好漂亮啊!”
阮映笑得更欢乐:“那我就收下你的赞美啦!”
话刚说完,阮映便不小心看到了后面的蒲驯然,她连忙转过头当作没有看到。
3班的队伍已经走到操场,紧跟着的便是4班。
走在4班末尾的人便是蒲驯然。他抬起头,视线刚好落在走在3班队伍中间的阮映身上。

临近期末了,今天的晨会尤其漫长,教导主任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终于轮到高二4班的代表做国旗下的讲话,站在台下的学生似乎死灰复燃了一些。
眼下台上站着的便是高二的年级第一薛浩言。
薛浩言个子高挑,似乎已经有一米八。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夏季校服,手上拿着一张演讲稿。
很快,他的声音从学校的音响里传到四面八方,字正腔圆,掷地有声,情感充沛。
薛浩言在城北高中算是风云学霸,前不久他刚刚获得一个国家级的数学竞赛一等奖,学校里都还挂着他的获奖横幅。“学霸”这个词用在薛浩言身上实至名归,自从入学以来,每次考试他都在年级第一的位置没有下来过,所以尤其引人瞩目。
就在薛浩言站在国旗下讲话的时候,向凝安故意朝阮映眨眨眼,小声调侃:“哎哟,不错哦。”
阮映难得面露羞涩,用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
因为薛浩言,阮映觉得枯燥乏味的校园生涯变得有意义了。她想变得跟他那样优秀,能够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在校两年,从阮映第一次知道薛浩言这个人的名字时,就对他尤其印象深刻。还记得那是高一第一次全阶段的摸底考试,薛浩言就以优异的成绩位列第一。
阮映第一次见薛浩言是在一个午后,那个时候她根本对不上学校成绩榜上的名字和人,还是向凝安跟她指了指篮球场上的人,说:“看,那个就是薛浩言,咱们高一年级第一。”
于是阮映便顺着向凝安手指的方向,看到正在阳光下利落运球的薛浩言。
在阮映眼中,薛浩言也如这阳光一般耀眼夺目,让她的目光紧紧追随。
晨会的时候每个班级分成两列站立,阮映的身旁站着的就是4班的同学。
就在薛浩言拿着话筒在主席台上讲话的时候,4班突然有一阵阵的骚动。
站在阮映前面的向凝安好奇地转过头来,听到4班有人在说:
“装什么装啊,就他成绩最好?”
“每次都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成绩好,做人不行有什么用啊?”
“要我说啊,就应该让我们善良的驯哥上台演讲。”
听到“驯哥”这两个字,阮映下意识有些反感,也就没有转过头看。
倒是向凝安忍不住在阮映耳边说:“真是奇怪,4班的男同学为什么对薛浩言有那么大的敌意啊?”
阮映小声回应向凝安:“估计是忌妒吧。”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阮映听到4班有道低沉慵懒的声音漫不经心道:“都闭嘴,吵死了。”
很快,那些吵吵嚷嚷的声音消失,阮映的身边一下子就沉寂了下来。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