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不羡

書城自編碼: 3971927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林籽籽
國際書號(ISBN): 9787541167904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4-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47.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曹操传:乱世之枭雄,治世之能臣
《 曹操传:乱世之枭雄,治世之能臣 》

售價:HK$ 67.9
时刻人文·北宋的改革与变法:熙宁变法的源起、流变及其对南宋历史的影响
《 时刻人文·北宋的改革与变法:熙宁变法的源起、流变及其对南宋历史的影响 》

售價:HK$ 112.7
云上的中国3:剧变中的AI时代
《 云上的中国3:剧变中的AI时代 》

售價:HK$ 90.9
转念的奇迹
《 转念的奇迹 》

售價:HK$ 78.2
福柯最后十年
《 福柯最后十年 》

售價:HK$ 124.2
王阳明心学(新版)
《 王阳明心学(新版) 》

售價:HK$ 78.2
就这样成了老板:关于创业的真相与启示(写给“白手起家”创业者们的枕边书)
《 就这样成了老板:关于创业的真相与启示(写给“白手起家”创业者们的枕边书) 》

售價:HK$ 79.4
中国历史常识(全新修订,全书插图本)
《 中国历史常识(全新修订,全书插图本) 》

售價:HK$ 67.9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6.7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大结局(典藏纪念版)》
+

HK$ 60.3
《我的危险夫人》
+

HK$ 52.7
《一行白鹭》
+

HK$ 107.4
《坤宁(共2册)白鹿、张凌赫主演电视剧《宁安如梦》原著小说》
+

HK$ 89.8
《将进酒(共2册)》
+

HK$ 153.6
《风月不相关(古风人气作家白鹭成双成名之作)》
編輯推薦:
欢脱甜宠·因缘邂逅
爆笑刺激的古言甜饼——逃出宫后,我和权臣恋爱了!
梦想“跑路”的后宫宠妃VS权倾朝野的禁卫局厂督
一朝踏错,苏锦成为朝野争斗的棋子
想赢想逃,就得牢牢抓住执棋者的心——
“大人,我喜欢你,此生只愿陪在你身旁,不稀罕做陛下的宠妃。”
她一步步引他心软
好不容易能离开时→这出戏好像成真了
內容簡介:
苏锦入宫五年,平日里不是和小太监斗蛐蛐,就是让宫女陪她吃喝玩乐,除了不得圣宠,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直到一个“月黑风高”夜,她给一个准备刺杀皇帝的“假太监”画了张通往禁卫局的地图。
从此,她就被禁卫局厂督大人——陆景湛盯上了。
传闻中的陆景湛,年轻有为且手段极狠,十分得皇上的宠爱。
苏锦看着眼前这个威胁自己成为“后宫宠妃”的美男子,当“咸鱼”的心情异常复杂。
为了保住自由,拖时间顺利离开宫城,苏锦假意表白,每日真情实感与甜言蜜语齐上阵。她帮陆景湛出儿时受过的气,给他买年少时想要却没能得到的糖葫芦,在他意外流露出脆弱情绪时安慰他。
却不料,这一句句“爱慕”的心意……陆大人怎么越来越当真了?
若你只存在于我的梦里,
我便愿意一直不醒。
關於作者:
林籽籽:
知乎万粉小作者,半路出家类型,偶尔能说会道,开朗与安静并存的性子,想写喜欢的故事。
目錄
第一章 天啊,这是什么神仙
第二章 还请厂督大人明示
第三章 苏锦,你倒先赖上我了
第五章 心心念念出了宫
第六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七章 大人日益见长的欢喜
第八章 青梅竹马初现形
第九章 他分明不是太监
第十一章 小别胜新婚
番外一 那就捣一辈子乱吧
番外二 连风都是甜的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天啊,这是什么神仙

01
大雨滂沱。
初秋的夜里冷得瘆人,苏锦睡不着,起身坐在窗前。她双手托着腮帮子,柳叶般的眉毛下是一双杏眸,十分清澈。打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衫。
锦华宫是一处偏殿,她来之前这里几乎被废弃,但经过一番收拾,环境肉眼可见地好了许多。
苏锦入宫已五个年头,她从入宫到现在,见皇帝不过两面,本是宫内下人们打趣的对象,她却偏偏成了例外——平日里不是和小太监斗蛐蛐,就是要宫女陪她吃喝玩乐,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她原本是这肃州城内苏家的大小姐,家中万贯家财,而她生性贪玩,没少惹是生非,后因父亲被人骗,家道中落,她就被父亲连哄带骗送进了宫。
苏父花了重金打点,才让她有了这“才人”的名头,本是希望她能够一举得宠,重振家族雄风,结果没想到苏锦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几次,她爹都被气得病了。
苏锦却落得个清闲。这五年里,哪位贵人怀孕滑胎,哪位妃子受宠数月,哪位又因得罪贵妃被打入了冷宫……这些宫斗史,她和小宫女们都看得津津有味。
而皇帝大人想必早已忘了苏锦的存在,她便在这宫殿内一边暂且逍遥,一边想着找机会出宫。
别看她不怎么出门,但这宫内大小的事情,她总能第一时间掌握信息。
听小太监们说,禁卫局的厂督年轻有为,长得漂亮,身材也是极好,十分得皇上宠爱。
小太监描绘得像是偷看过厂督洗澡一般。
这苏锦就纳闷了,后宫三千,朝臣若干,怎么就这厂督最为得宠,难道皇帝有什么难言之隐?
那可就是个大事了!
她又听说这位厂督手段极狠,之前有刺客被他抓住,那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人闻风丧胆。
苏锦吓得一抖,心想着以后得离这位厂督远点,以免小命不保。尽管她并非身处冷宫,而且还是个没有人记得的“小透明”,但也得时刻注意着不是吗?
夜越来越深,雨势渐渐有了转小的趋势。
苏锦打着哈欠,困意袭来,正要起身去睡,突然从窗户翻进一人。
是一个男人,他身形矮小,身穿太监服。
他见到苏锦,便抽出小刀径直架在了她脖子上,吓得她直冒冷汗。
“这位好汉,要金银财宝尽管开口,我都给你拿,别……别杀我。”苏锦看着脖子上的刀,立马挤出笑来缓解气氛。
“闭嘴。我问你,皇帝今夜在哪个寝宫?”男人露出凶神恶煞的目光,压低了嗓子。
苏锦一听欲哭无泪,皇帝每日都去不同的妃子宫内,她哪里知道。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男人很是面生,她见过不少宫里的太监,但她确定没有见过他。
大脑飞速运转,苏锦轻轻叹了口气:“好汉,听说今晚皇帝去了如意宫,你从这里出去,出了前门左拐,直走后再右拐,看见一座莲花池,莲花池的正前方就是了。”
男人一听,握刀的手用了些力,不满道:“说这么多废话,你带我过去。”
苏锦立马挺直了身子,心想,果然是从外面进来的冒充的太监。
“好汉,这宫内都有守卫,我俩走在路上太显眼,定会被抓。这样,我画个图给你,把去如意宫的路线给你画清楚,包你找到。”苏锦装傻笑道。要是她把皇帝所处位置给了他,她还能活吗?何况她也根本就不知道皇帝在哪儿。
苏锦好说歹说一顿劝,陌生男人终于同意。他拿了苏锦画的地图,回头恶狠狠道:“若是你敢骗我,定会有人来杀了你。”
“不敢不敢,好汉慢走。”苏锦马上摆手。
陌生男人拿着地图,又看了苏锦一眼,打量四周无人,才翻过窗户离去。
见他走了,苏锦松了口气。她探头望去,果然这锦华宫的守卫都回去睡觉了,殿外空无一人,黑漆漆的,像一只能吞噬天地的巨兽。
也罢。
她把地图画到了厂督所在的禁卫局,这禁卫局掌管着所有禁军,由厂督大人统管,只能祝这位好汉好运了。
第二日,苏锦便听说那个假太监被厂督抓了个正着,只是……现在禁卫局正在四处寻找画图之人,怀疑宫内有奸细。
苏锦腹诽:自己明明是好心送这刺客去禁卫局,再怎么说也是立了功,这下好了,反倒成了奸细,真是欲哭无泪。
宫内的小宫女、小太监听闻此事后人心惶惶,没心情陪苏锦玩了。她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心想怎么着也不至于查到她身上来,便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
“苏才人,劳请您和我们走一趟,厂督大人有请。”
苏锦心脏猛地一跳,姿势僵硬,有些错愕地回头。
只见锦华宫里站了十来位太监,气势汹汹的样子。
她端坐好,小心翼翼地问:“敢问大人,所为何事?”
“苏才人,还是不要打听为好,见了厂督自然知道。”为首的太监笑得十分招摇。
秋风吹得狂乱,苏锦就这样被带到了禁卫局。
一进门,她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顿时有种手脚发凉的感觉。
苏锦抓紧了身上的衣衫。
她被带到石室,只见昨夜的假太监被绑在柱子上,嘴里塞着漆黑布条,身上没有一块好肉,此时闭着眼生死不知。
苏锦手一抖,只觉眼前一片漆黑。
这也太残忍了。
她紧紧闭上眼,心想,完蛋了。
“苏才人,见此人可眼熟?”一个磁性的嗓音传来。
此人嗓音温润,好听极了。
苏锦睁开眼,转头朝声源处看去。
不看不要紧,看了才真是吓一跳,那些害怕的情绪瞬间被她抛到脑后——这是什么神仙样貌?
苏锦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她又用手擦了擦嘴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此人皮肤白净,脸部线条分明,一双好看的凤眼,高挺的鼻梁,微勾的薄唇带着笑意。他身材修长,只是这样随意地站着,就透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息。
“苏才人可看够了?”对方嗓音微冷了三分。
苏锦立马收回眼神。
见他这气势,她心里对他的身份有了猜测——禁卫局厂督陆景湛。
苏锦心里不由得一阵慌乱,可她若是说出昨夜的事,她一个后宫妃子和刺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事传出去,她还怎么在后宫混?
此人如今死到临头,若他口不择言,再胡编乱造,她岂不是死定了?反正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只能咬定不认识他了。
于是她低下头,结结巴巴道:“厂督……厂督大人,我不认识他。”
“哦……是吗?可我见你的眼神像是认识她。”陆景湛不紧不慢道,让人拿开了假太监嘴里的布条。
假太监被一盆水浇醒,睁开眼见到苏锦,咬牙切齿,表情十分狰狞。
被问到是否认识苏锦时,假太监恶狠狠道:“我当然认识,这宫内的地图还是她给我的,她化成灰我也认识。”
“厂督大人明鉴,苏锦进宫五年,一直在锦华宫住着,宫里的其他地方都不熟悉,岂会认识此人?他定是胡言乱语。”苏锦心里急得像火烧一样,但还是维持着表面的淡定。
“此人说地图是苏才人给的,苏才人却说不认识他……不过,要辨明谁说真话谁说假话,倒也简单。来人,现在就去查查这宣纸来自哪个宫殿。”陆景湛边说着话边坐上了正位,居高临下地看着苏锦。
糟糕,她把这事给忘了!
苏锦微微皱眉,每个宫殿的宣纸都是不同的,若是一查,必定知道那纸来自锦华宫。
苏锦顶着陆景湛的目光,大脑开始飞速运转。
陆景湛纤长的手指拿着茶杯,薄唇轻抿着茶:“苏才人,要不要也喝一杯?”
“厂督大人客气了,我不渴。”苏锦咬着唇,一直在想如何脱身。
“不渴,为何满头大汗?我听说苏才人多才多艺,整日与太监斗蛐蛐,和宫女喝酒论事,好不自在。”陆景湛的嗓音是极为好听的,丝丝入耳,但说出的话却是一刀刀扎在苏锦的心上。
他对一个身处偏殿不受宠的才人的生活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苏锦望着陆景湛。
男人面如冠玉,气质卓然,难怪皇帝十分喜爱他,别说皇帝了,她也喜欢啊……
呸呸呸!发现自己思绪飘散,苏锦用手指用力掐住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都什么时候了,小命要不要了,还有空欣赏美色?
“厂督大人,我只是平日一个人在锦华宫有些无聊,偶尔做一些闲事打发时日而已。”避开陆景湛的视线,苏锦低下头小心翼翼道。
02
若是问苏锦为何会如此害怕陆景湛,除了他做事手段狠毒,还有他所管之事范围实在太广。
从朝廷的重要案件,到抓捕听审重犯,禁卫局的人还会潜入各个衙门内,了解各部发生的事情。陆景湛的权力更是在锦衣卫之上,只对皇帝负责,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今日这事吓得苏锦此刻似乎只剩了一点气息,她抬头瞄了一眼陆景湛,又迅速低下脑袋,这禁卫局厂督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她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哪口气没有出对,碍了陆景湛的眼。
“我早已派人查了,这图的宣纸来自锦华宫,今日本是想给苏才人一个坦白的机会,看来苏才人是不想要这个机会。”陆景湛缓缓走上前,用指尖钩起了苏锦的小脸,神情冷淡。
陆景湛很高,苏锦不过到他的胸口,下巴被他钩着,一动不动。眨眼间,她忽然灵机一动,小声道:“还望厂督大人明示,苏锦平日在宫里,若是厂督大人有用得上苏锦的地方,定是苏锦的荣幸。”
“倒是个聪明人。”陆景湛摆了摆手,假太监被人抬了下去,整个石室只有他们二人。
室内昏暗,烛光照在陆景湛的脸上,能看见皮肤上细细的白绒。这皮肤,苏锦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个大活人怎么能白成这样,他要是换上女装,定是一等一的好看。
陆景湛面无表情地扫了眼苏锦。
两人的距离很近,陆景湛被她打量得有些不耐烦,漂亮的眸子微眯,朝着苏锦靠近了一步。
看着贴近的陆景湛,苏锦连忙后退,压低了声音有些慌乱:“大人。”
瞧见她这副胆怯的模样,陆景湛倒觉得像极了只小兔子,也许这兔子培养培养,倒真能咬人。
“不知苏才人愿不愿意与本官合作?”陆景湛声音懒洋洋的,苏锦却隐约感觉到了他话语间暗藏的机锋。
冷风沿着石缝爬上苏锦的背脊,陆景湛如水般平缓的音调在石室响起……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