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不止你喜欢(全2册)

書城自編碼: 3971108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校園
作者: 今愉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80491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3-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75.4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元代宫廷史
《 元代宫廷史 》

售價:HK$ 78.2
趣宋(一本科普大宋人文历史的趣味读物 沉浸式体验作为宋人的一生)
《 趣宋(一本科普大宋人文历史的趣味读物 沉浸式体验作为宋人的一生) 》

售價:HK$ 57.3
大国浮沉500年:经济和地理背后的世界史
《 大国浮沉500年:经济和地理背后的世界史 》

售價:HK$ 101.2
伦敦梦:移民与城市神话
《 伦敦梦:移民与城市神话 》

售價:HK$ 79.4
对赌(不敢赌就永远没机会赢!教科书级别的融资全流程实操小说,一口气讲透资本运作的底层逻辑!全新修订,20万册纪念版!)
《 对赌(不敢赌就永远没机会赢!教科书级别的融资全流程实操小说,一口气讲透资本运作的底层逻辑!全新修订,20万册纪念版!) 》

售價:HK$ 78.2
Stable Diffusion人工智能AI绘画教程:从娱乐到商用
《 Stable Diffusion人工智能AI绘画教程:从娱乐到商用 》

售價:HK$ 112.7
暗黑历史书系·金雀花王朝(诞于乱世,亡于内战,战乱中重建秩序的英国)
《 暗黑历史书系·金雀花王朝(诞于乱世,亡于内战,战乱中重建秩序的英国) 》

售價:HK$ 89.7
数据存储架构与技术(第2版)
《 数据存储架构与技术(第2版) 》

售價:HK$ 103.3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4.9
《如果森林有童话(BE美学天花板,60万人为之落泪的至纯梦幻之》
+

HK$ 51.8
《过秋天》
+

HK$ 52.7
《清清》
+

HK$ 52.2
《潇潇雨声迟》
+

HK$ 165.6
《你好,旧时光(12周年典藏版,人气作家八月长安用心谱写三代年》
+

HK$ 57.3
《他吻(新生代人气作者阿司匹林都市救赎向代表作《他吻》清冷矜贵》
編輯推薦:
原名《不止你善变》
陈寂并不沉寂,肆意张扬
他是陆时雨整个青春里,意气风发又耀眼的存在
可暗恋太苦了,她不够热烈,有的只是胆怯。
但是,总有人会追到月亮,让它成为,属于自己的光。
內容簡介:
年少时陈寂长得阳光周正,拿过不少冠军,学习能力也强,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不知道多少女孩儿动过心
但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这场独属于她的盛大暗恋,终究还是随着夏日橘黄余晖的落幕,而离去了
许久之后,在家里整理她的东西时,陈寂意外看到了一个厚厚的手账本,是他曾经随手当做谢礼送给她的
本子每一页都记满了少女那份心酸窃喜,也承载着无数敏感雀跃,还夹杂着许多他见过和他没见过的照片,纸条
而这些,全都与他有关。
關於作者:
今愉:
永远的乐天派甜文爱好者,梦想是时速三千但总是时速三百的佛系锦鲤。
祝你今天能过得愉快,明天能过得愉快,未来每一天都能过得愉快。
目錄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他叫陈寂
第二章 小陆同学
第三章 生日快乐啊
第四章 我就值十四块钱啊
第五章 顶峰相见吧

下册
第六章 好久不见
第七章 路灯和鸟窝
第八章 是的,我有女朋友了
第九章 那我亲你
第十章 她抱住了月亮,也抱住了他。
番外一 陈太太
番外二 所谓.三则
番外三 新婚快乐
番外四 新婚夜
番外五 妈妈是超人
番外六 我爱你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他叫陈寂


2014年8月末,已经过了立秋,榆阳市气温却仍旧维持在二十八|九度,太阳虽然不那么毒辣,但天气依旧闷热,尤其对于正在军训的学生来说,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今天是军训最后一天,上午要军训汇演,气温飙升到三十二度,也不像前几日还有个多云的时候,一大早太阳就遥遥挂在天边,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热意腾腾,将盖了一层薄薄毛巾被的陆时雨热醒。
耳边传来一阵喊口号的声音,声音从远处飘来,很轻,一大早这么热操场上就有人训练了,前几天还没听见过,她眯着眼睛,还能听到有人跑步时的笑声。
后来陆时雨好像听到外面大喊了个人名,陈什么,然后窗外笑声戛然而止。
戴上眼镜,陆时雨探头往窗外看了看,从二楼往外看,恰好看到一队穿运动衣的人在操场上跑圈,应该是体育班的,队伍最末尾有个男生还差点被老师抬起来的脚踹到,从背影看,这人个儿高腿长,肩阔背挺,短袖下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小腿紧致,散漫地跟在队伍最后慢跑着。
都要被踹到了,好像还跟他旁边那老师开什么玩笑呢。
像是个调皮捣蛋的。
陆时雨醒了醒神,身上起了层汗,粘乎乎的,她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打算到浴室去冲个凉水澡。刚一出房间,姑父曹永山拿了家门钥匙,正好要出去,陆时雨反手关上卧室门,定住了。她刚到姑姑家住了一个多星期,但是见姑父的次数不多,从小到大除非过年过节,也很少见他,他平常都在外地工作,只有周六日才回来,这周倒是特殊。
曹永山比陆兆青看上去还要严肃,又加上没什么共同语言,就这么一秒钟,陆时雨觉得颇有些生分,但不说什么不太礼貌,就轻声喊了句:“姑父。”
他淡淡地应了下:“嗯。”
等曹永山出门,陆时雨才去洗了个澡。正吃着早饭,家里电话响了,她赶紧接起来,是陆兆青打来的。
电话一通,陆兆青就叮嘱她:“早饭别吃那么少,多带水过去,厨房柜子里有个一升的大水杯,或者到学校买也行,今天热,你们应该得在操场上站不少时间,我又不在家,你中暑就麻烦了,坚持这最后一上午。”
昨晚姑姑陆兆青提前跟她说过,要陪姐姐去医院,让她早上自己热饭吃,陆时雨点了点头,乖乖地回:“知道了姑姑,我现在在吃早饭呢。”
电话那头姐姐在喊她,陆兆青交代完便挂了电话。
她是榆阳一中的语文老师,在一中教学二十余年,家就住在学校旁边的家属院里,下楼就是学校大门,陆时雨慢慢悠悠吃完早饭,又灌了满满一桶水才换上校服下楼。
学校门口已经停了不少自行车,孔怡然恰好在停车,走读生差不多都是这个点儿到的,她锁好车子一路小跑过来,站定第一句话就是吐槽:“今天也太热了吧,一大早就这么闷,亏我每天都在网上求雨,昨天还在空间发图,而且还转了好几条说说。”
“你发的什么图啊?”陆时雨问她。
孔怡然“啊”了下,“你没看我前几天发的说说?”
陆时雨看她,“你忘了?我没手机看不了QQ啊,而且平时也不能上电脑。”
“好惨好惨,那你岂不是都没加咱班同学的QQ?错过好多啊你,”孔怡然啧啧嘴,忘记她这个乖乖女家教有多严了,“我发了三张萧敬腾的照片,他可是雨神哎,雨神也不灵嘛!”
“你应该直接祈祷他今天坐火车来榆阳,不过最后一天坚持坚持就过去了,”陆时雨看她两手空空,疑惑说:“这么热,你怎么不带水啊?”
“学校不是有小卖部么,我车框前两天撞掉了,还没来得及换个新的,拿水骑车不方便。”
“不是吧!”陆时雨讶然道:“你这车才买了没超过一个星期啊!”
一提这事孔怡然就觉得闷闷的,她解开校服背心最上面靠近喉咙的第三颗扣子,舒了口气拧眉说:“就前两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差点撞上人。”
陆时雨茫然地看着她,随即又紧张地打量她全身,孔怡然叹了口气,“人没伤,就是脸丢了。”
当时走的那段路是个下坡路,路边开了家新的饰品店,还挺热闹,门口牌子上写着打折办会员抽奖,孔怡然多看了眼,再一回头,红灯倒数,正前方有辆电动车,差一点点她就要跟人撞上了。
孔怡然特别大声的“哎哎哎”喊了几下,想躲开,车子一下子失去平衡,摇晃几下撞向路边草丛,然后啪的一下,人仰马翻,车筐也掉了。
人来人往的闹市区自行车道,也赶上下班高峰期,疼不疼是次要的,主要是尴尬。
“太丢人了,”孔怡然懊恼,“当时我前面骑电动车那两个人,还跟咱同一级,穿着一模一样的丑校服。”
“但是他俩个子都挺高的,倒是能把校服撑起来。”
陆时雨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这种时候了,居然还能关注到人家穿校服怎么样。
不过丑校服这话她倒是赞同,校服是不太好看,一中每一届的校服都不一样,但主色调都是黑白,轮到他们整个变了,由黑白变成了蓝白,偏偏这蓝色还是偏浅的,孔怡然一直吐槽这校服显黑,而且现在军训的大部分同学都被晒的成了挖矿的,穿蓝色更显黑。
陆时雨汗少,一直抹着防晒倒是没有怎么晒黑,孔怡然爱出汗,防晒不管用,黑了好几度。
“我觉得应该看不到你的脸,”陆时雨笑她,开玩笑说:“毕竟,当时太黑。”
孔怡然跳着脚去教训她,路过小卖部,陆时雨停下,轻喘着气,阻挡她伸来的手,“好了好了,不闹了,我先陪你去买水。”
今天格外的热,更别说两个人刚才还跑了一小段,孔怡然拉着陆时雨就往冰箱冲,还没走到,一大波穿着运动服的人涌到冰箱门口,矿泉水哗啦哗啦往外拿,冰箱本来就小,这几个人人高马大的,额间挂着不少明晃晃的汗珠,几乎要把冰箱掏空。
有个同学少说抱了得有十几瓶,都快抱不住了还在往怀里塞,嘴里还笑着说:“反正卫老板掏钱,他又罚咱们跑了那么多圈儿,多喝他几瓶水不过分吧!”
其他人附和:“就是!渴死了,跑了一大早上!”
一看这些人的打扮,陆时雨回想起刚起床那会儿的口号声,应该就是这些体育生喊出来的,她悄声说:“去拿常温的吧。”
孔怡然瞠目,这是有多渴,但是倒也没说什么,转头就要去拿常温的水。
结果刚一转身,门口这边的货架这边也站了几个男生,怀里也抱着一大堆的水,把常温的也包圆了。
小卖部刚开门,昨天剩的没多少,满打满算也就三十多瓶,供货商还没来补货,矿泉水就被洗劫一空。
陆时雨抿了抿唇,刚要说“我带的水多,你先喝我的。”
小卖部帘子碰撞,伴着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至陆时雨耳畔:“哎,你们都水做的?属河马啊喝这么多。”
很干净的声音,虽是句玩笑话,
她俩背对着门口站,还没来得及回头,那男生三两步走她俩前头,目测身高一米八往上,右腿裤腿挽着,小腿肌肉结实,还粘着几个肌肉贴。
看侧脸,居然正好是早上那个差点被老师踢的人。
虽然懒懒散散地单手插着兜,但不像小卖部其他体育生一样,他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显得人格外板正,与她们错过身时陆时雨甚至看到他这件校服短袖的扣子都系满了三颗。
天气太热,男生们都不喜欢系上这第三颗扣子,有些同学甚至只系一颗,为此没少被教官和老师说,如果不是正式开始训练,陆时雨也会在平时把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不然会觉得很闷。
陆时雨盯着他的背影,没发觉自己都好几秒没动作了,像个木头人儿一样。她无意识将第三颗扣子系上。而后拽了拽孔怡然,“走吧,你先喝我的。”
这话刚一落地,那个男生又说话了,下巴还往她俩这里点了点:“天儿这么热,你们都拿了,人家别人喝什么?”
小卖部所有视线齐刷刷看向“人家别人”,好像才发现这里还有等着买水的女生,陆时雨手上还拿着一个一升的水杯,但忽然觉得有些烫手,毕竟这水还是挺多的,足够两个女孩子喝了。
而他们都顶着太阳跑了一个早上,看起来很渴的样子。
陆时雨没戴眼镜,依稀辨别出“第三颗扣子”好像正在看她手的位置,于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拿水杯的手往身后藏了藏。
离她俩最近的那人见状放下怀里的矿泉水,一米九的个子蹲在狭小的货架中间把东西摆整齐,显得过道极其拥挤,起身时还差点撞上他身后的货架,站好后挠挠头冲她俩笑了下,看到孔怡然时还愣了一瞬,“不好意思啊。”
孔怡然拿了水去结账,陆时雨朝里看了眼,又恰好与正往前门口的“第三颗扣子”对上视线,陆时雨呼吸蓦然间归于紧促,没由来的有些慌乱。
她眼睛近视,离得远了看人模糊,只能看到他一个模糊的外貌,朗目疏眉,瞳色漆黑。这么匆忙一瞥,背在身后的水杯都被她捏得紧紧。
短暂三眼,她第一反应是,跟其他体育生相比,他真的白好多。
而且这么一看,这件蓝色校服好像也不是那么丑。
穿上去丑不丑,也分人的。
小卖部内,一群人结了账勾肩搭背拿着东西出去,王竞之跟陈寂走在最后,快到门口,看见那些摆得不是很整齐的矿泉水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凑上前撞了撞陈寂的肩,略带笑意说:“哎,刚那个女生是不是咱们在十字路口碰见那个?没想到,还挺有缘分啊。”
“长得……”王竞之卡壳半天,贫瘠的词汇量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长得还挺好看的,早知道咱那晚上就再回去扶一把了。”
陈寂莫名其妙地扫他一眼,王竞之常年在场馆里打篮球,不像他们练田径的在操场风吹日晒,军训这么几天,他肤色肉眼可见的朝巧克力发展,再一笑,整张脸只有牙是白的。
他说的那个娃娃头女同学长得白白净净,看着又挺乖巧,站到王竞之面前简直就是美女与野兽。
陈寂收回目光,仰头喝了口水,想起她拿在手里那个很大的水杯,然后朝这边悄悄看过来一眼,那双眼睛干净澄澈,还怕他看见一样欲盖弥彰地了藏,也不知道藏个什么。
他还是头一回在学校里见有女生拿这么大水杯的。
“噢,那个是吗?”他浑不在意地说。
“是她吧,就那晚上你骑车带我,在十字路口差点追尾撞上咱俩的。”
“啊,”陈寂刚刚因为跑步的时候嬉皮笑脸被老卫说了一顿,老卫又当着他的面跟他妈通了个电话,一大早的好心情全被搅乱了,他随口评价,“我对她没什么印象了。”
可随即,他又补充:“但是那个女生的水杯不错,我觉得可以跟老卫提个意见,咱们班人手来一个,多方便。”
“你脑子有毛病吧,我跟你说女生你跟我说水杯,能不能别老闷头练啊,你快成和尚了知道么!”王竞之一口老血吐出来,“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人,我说的是大水杯旁边的那个高马尾,那个高马尾才是追咱俩尾的!”
学校小卖部的农夫山泉都是小瓶装的,大瓶装的没剩多少,而且还没进货,刚才又给她俩留了一部分,陈寂顺手从王竞之怀里拿了瓶小的,但跑了一个大早上,一瓶小的都不够他解渴。
陈寂更加觉得那个娃娃头的大水杯非常不错,如果训练的时候带上,就不用考虑还得来回接水喝的问题了。
旁边王竞之还在吵吵嚷嚷,说那天晚上差点儿被追尾的事,陈寂满脑子全是他妈打电话说的话,也懒得搭理他,心不在焉地出声打断:“行了啊,那晚上是我骑的车,她过来的时候咱俩已经走出去几米了,人没真的追你尾,你反倒惦记上了,真想让她追你一下?”
他这点小九九陈寂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陈寂笑他,拍了拍他肚子:“之之,收起你的那些,小小花花肠。”
“……”
王竞之忽然噎了一下,“滚!你说什么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那个意思!”
“随你怎么说啊。”他懒懒地回。
陈寂单脚站定在小卖部门口,皱眉抖了下小腿。见状,王竞之到嘴边的话又拐了个弯儿,盯着他小腿皱眉:“你这腿没事儿吧,我见你这东西贴了好长时间了,不行先别训。”
初三毕业时,径赛区级选拔和市级选拔陈寂拿了冠军,后来省级锦标赛也拿了冠军,被挑中去青训营呆了一段时间,那个训练营的教练很有名,国家队出身,被他看上的人大多数一路顺利进省队,甚至有些还进了国家队。陈寂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青训营的机会,呆了将近半个月,学到的东西是不少,试训的时候差两秒打破省青训营的记录,但是那教练的强度和方法让他有点不适应,再加上军训这几天站了不少时间的军姿,有时候卫琪不满意他们的态度还要留下加跑,小腿是真的有些酸胀。
不远处,操场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集合了,历年都有体育生不老实逃军训,成绩达标但错过推荐名额的,卫琪盯他们也盯得很紧,而且他还是个班长,马上就要军训汇演,这时候提出休息不太合适。而且他更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何况还到结尾了,他将裤腿挽下去:“没事,马上就结束了。”
两人并肩往操场上走,操场入口附近有好几个方队已经站好了队,还有个方队人手一本高中必背古诗词,王竞之边走边感叹,“我去,这么拼啊,这就是赢在起跑线么。”
再仔细一瞧,第一排最左边那个,不正好就是追尾那个高马尾?
14级高一学生一共三十六个班,分三个级部,每个级部前三个班相对来说成绩算是不错的,看每个班军训站的位置,背书的这个正好是二十七班。
陈寂顺他的目光转过头,恰好看到孔怡然旁边的陆时雨。那个大水杯就放在她脚边,此时她正垂眸看着手里的工具书,脸颊两侧的头发微微挡住了脸,显得那张脸更小了,嘴里还念叨着手里的古诗词。
现在操场上这么乱,还没有老师看着,大家哪有心思背书,仔细观察观察,专心学习的没几个,大部分都在走神儿。
就那个娃娃头一直在专心致志地读书。看上去非常认真,两耳不闻窗外事。
闷头学还是适合这种乖乖女,如果角色对调一下,陈寂感觉以他的性格,一秒也坚持不下去,纯学习真不适合他。这么一想,他忽然心情好了很多。
王竞之拽陈寂,眼神望着孔怡然:“敢情人还是个好学生啊!”
陈寂收回放在陆时雨身上的目光,笔直地望着前面:“嗯,看上去是个好同学。”
二十七班班主任是三级部级部主任李杰,李杰管理班级一向以严格著称,要求二十七班即使是军训也不能浪费时间,每天都会给大家布置背诵任务。
今天军训最后一天,李杰是级部主任代表,一来学校就去了主席台。班里没人盯着,孔怡然心思根本就不在文言文上,站好队正四处乱瞟,就看到了刚才小卖部的那几个人。
然后,孔怡然就瞄到了走在最后那俩人冲她们班这里看了过来。
貌似,看得还是她俩这个方向……
主要是王竞之看过来那一眼太直接了,下巴还冲她们这里点了点,正好让孔怡然乱瞥的视线捕捉到。
孔怡然低声喊陆时雨,兴奋地拽她袖子,那几个人可没少上表白墙,“时雨!你先别背!小卖部那几个人过来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