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饲渊

書城自編碼: 3959215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草灯大人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81184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3-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47.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铁轨上的德国
《 铁轨上的德国 》

售價:HK$ 115.6
一带一路 零距离
《 一带一路 零距离 》

售價:HK$ 80.2
汗水的奖赏:运动小史
《 汗水的奖赏:运动小史 》

售價:HK$ 80.2
战后日本的联合国外交研究--理论与实践(冷战后的日本与中日关系研究丛书)
《 战后日本的联合国外交研究--理论与实践(冷战后的日本与中日关系研究丛书) 》

售價:HK$ 80.2
车到山前:全球产业变革与日本汽车的未来
《 车到山前:全球产业变革与日本汽车的未来 》

售價:HK$ 81.4
再见,失眠
《 再见,失眠 》

售價:HK$ 93.2
武器与战争:古代军事历史百科图鉴
《 武器与战争:古代军事历史百科图鉴 》

售價:HK$ 127.4
敦煌经典纹样图鉴
《 敦煌经典纹样图鉴 》

售價:HK$ 198.2

 

編輯推薦:
实力作者 草灯大人
糖中带刀 高能反转的奇幻仙侠之作
又名——《以身饲君》
美强惨人间战神VS 傲娇矜贵小凤凰
方锦原以为师父林渊是一个绝世大好人,
后来才知,他都是装的。
#我的爱师竟是囚禁我的那个宿敌怎么破?#
——虐之,教他知道,欺负她的下场!
內容簡介:
命中注定 / 痴缠三世
方锦做过一场梦,
凡尘月夜,神魂颠倒,红烛燃尽,春意无痕。
眼前是一个清丽俊逸的男子,她低语道:“我会负责的。”
一朝醒来,前尘已逝,她仍是天界身份尊贵的凰女。
可不想,身边偏偏多了一个看她不顺眼的林渊神君,他同她对着干,以讥讽她、刻薄她为首要任务。
方锦日日三省其身:“我究竟哪儿得罪他了?”
直到,她不小心知道了他的秘密……
一千二百八十三年,你说的事,我都在听。
我应过你的,往后再不会走了。
關於作者:
草灯大人:
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常年定居意大利。
已出版《我与夫君的甜暖日常》《狐狸与夜莺》《烟花之城》《恰似心上人来》等十五本小说,其中《吉祥县令》售出影视版权。
微博:Dear草灯大人
目錄
第一章 天涯何处无芳草
第二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
第三章 笑渐不闻声渐悄
第四章 枝上柳绵吹又少
第五章 花褪残红青杏小
第六章 墙里秋千墙外道
第七章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番外一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番外二 蝶恋花,却话春景年年好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天涯何处无芳草
01
“我师父真是个好人啊!”芳草第四十六次感慨。
几天前,她还是神识涣散、无人怜惜的一株草,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野蛮生长。
要不是师父寻到了她,渡给她修为与灵力,恐怕她如今连化形都做不到,更别提还能在辉煌华丽的咸鸾宫里生活了。
关于咸鸾宫,芳草曾问过师父,为何不喊“甜鸾宫”。
仙风道骨的师父只是冷漠地看她一眼,淡然道:“无知稚儿,莫要问这么多。”
芳草颇为委屈,垂头丧气地说道:“不是师父让我不懂就问吗?”
“罢了,既然你这般好学,为师就告知你吧。”师父蹲下身,将她抱到那块很有故事感的匾额之下,缄默不语。
见状,芳草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戳中了师父什么伤情往事了?譬如师父千百年前曾有一名情投意合的仙侣名为“咸鸾”云云。
岂料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师父便黯然神伤地答:“为师……不爱吃甜口。”
“哦。”芳草“枯萎”了。
原来世间万物并无正经因果,可能有时候确实是自己多事了。
芳草不死心,又问了师父一句:“那为何师父给我取名‘芳草’?真的很土。”
师父意味深长地道了句:“人间有句诗,很美——‘天涯何处无芳草’,为师觉得,它很衬你。”
“哦。”这好歹算个正经理由,芳草坦然接受了。
芳草住在咸鸾宫,其实很遭其他仙草弟子的妒恨,但她生性纯善,不爱同人计较。
——只在背地里告状,毕竟她和师父很熟。
这日,师父外出赴某仙友之子的满月宴,宫内无人可庇护芳草,芳草就遭殃了。
仙草弟子们蜂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仙草姑娘乃草妖一族族长之女兰迦,听闻师父擅培仙宫草木,这才拜在他门下。
原本兰迦在草族里是锦衣玉食娇养着的贵小姐,岂料被芳草这样毫无灵力的下等草妖给比下去,反倒让芳草成了师父的关门弟子。
说是“关门”,其实就是芳草留宿咸鸾宫中,而其他仙草都在弟子宿舍吃喝。
兰迦仗着家中宗族势大,冷眼扫了一圈自个儿的跟班,道:“师父如今不在宫中,自有我这位大弟子替他管理宫学!芳草不过是路边草芥,怎可日日以身轻骨弱为由头,独得师父关照。她惯爱撒谎,如今便戳穿她的谎话!来人,将她拉出咸鸾宫!我倒要看看,咱们草妖一贯要日照生长,她怎生得娇贵,还见不得日光!”
许是此前被困于地牢之中,芳草确实见不得光,一旦被日光照久了,她通体肌肤都会产生一股难言的烧灼感,疼得她痛不欲生。
师父称她是野草,修为不够,得好生修炼才能得长生。她一直谨遵教诲,乖巧地待在咸鸾宫中,唯有月辉落地时,才敢出宫门一探外界。
现如今拽她出去,不是要她的命吗?
芳草连连拒绝:“我不去,我就是死也不会踏出咸鸾宫!”
可惜芳草说了也没人听,她话音刚落,仙草弟子们便将她架着丢出了宫。
芳草跌倒在青石砖上。
日光离仙宫近,此处的地砖也比旁处的更为炽热,芳草的手脚均被烫伤。她觉得浑身犹如刀割一般,仿佛有什么事物要透过她的肌肤,破骨而出。
芳草挣扎着,企图回到咸鸾宫内。
可一次、二次、三次……她都被人推回原地。
这些人不在意芳草的死活,他们只想驱赶她,等到师父归来时,芳草回天乏术,那么时间久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弟子也会被师父渐渐遗忘。
届时,师父还会是大家的。
就在芳草痛苦不堪的时刻,忽然有一脉冷泉注入她的体内。
待她反应过来时,已然被一袭长袍卷入其中。
芳草被绵软冰凉的长袍裹挟,隔绝了日光,她松了一口气。
是师父回来了。
他惯是喜怒不惊的模样,很少生气。可此时,他冷着脸,扫过眼前一众弟子,有雷霆之怒:“是谁出的主意?”
众人惶惶不安,你推我搡,不敢上前。
师父怒极反笑:“我原以为仙草都心神纯善,原也是道貌岸然之辈。若无人敢认,为师便一道儿废了尔等修为。”
此言一出,众仙草惶恐,这岂不是指,师父要将他们在咸鸾宫千百年的修为化为乌有,并且驱逐出师门?
当年他们拜入咸鸾宫下,家中不知托了多少仙友关系才寻到门头来,怎能说放逐就放逐呢?莫说日后还有没有仙宫收他们为徒,便是归家去,家中人也会以他们为耻,不愿他们连累其他兄弟姐妹。
况且,他们又不是兰迦,生来就是族中嫡长女,金枝玉叶。
她不怕死,但他们怕啊!
于是,跟班团伙迅速瓦解,顺道将兰迦推了出去。
师父见此境况,心下了然。他的指尖虚虚勾起一团绚烂的蓝芒,雪白长衫微扬,漠然地走向兰迦。
师父是神明,即便惩戒人也带有三分慈悲。
兰迦是弟子之中修为最高的那一个,她一见蓝火便懂了。
兰迦连连后退,说情讨饶:“师、师父……你废我修为,我无话可说。可你不能用抽骨术,剔我仙骨……”
师父怜悯地看着底下求饶的孩子,淡淡道:“为师原以为你资质上乘,此后必有作为。可你陷害同门,辜负了我,是你该死。”
兰迦见他步步紧逼,而自个儿已无退路,她咬紧牙关,负隅顽抗,道:“师父!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草妖一族的嫡长女,你伤我便是与草妖为敌!”
师父闻言,手间蓝光渐弱。
兰迦松了一口气,以为师父经营仙宫宫学,也是忌惮草妖一族的。
岂料,还没等她缓过来,师父掌心的光球更大,隐隐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一回,师父不再犹豫,猛然拂袖,将那一团蓝芒击出。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光球挤入兰迦心脏,震得她口喷鲜血。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师父,眉目狰狞,问:“为、为何……”
师父撩袍擦了擦手,风轻云淡地答:“草妖一族上百妖仙拜于我门下修行。不过是族中嫡女罢了,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言罢,他抱起覆于袍中、奄奄一息的芳草,朝前缓步而去,留下最后一句叮咛:“人啊,贵在有自知。”
气若游丝的芳草被师父抱到咸鸾宫中,她身上的肌肤好似起了无数鳞片,那裂痕之间,涌现万丈金光,要将她撕裂一般。
芳草痛苦不堪,连连哀求:“师父,我好疼……”
师父抿唇,观望了半晌。
该不该出手?
最终,他还是长叹一口气,道了句:“罢了。”
随后,师父将无数灵力渡入芳草体内,助她修复妖核。
芳草不知自己昏睡了多少时日,待她再次清醒过来时,师父正拿着汤勺喂她药汤。
芳草感动不已,险些潸然泪下,涕泪横流,还是师父适时出声止住了她的哭声,冷漠道:“莫要落泪,为师这床上古冰丝被,很贵。”
“哦。”芳草收住了哀号,倚靠在床榻边上,温柔地望着师父。
她默默享受师父的照顾,头一回觉得,若是岁月可长留,停留在这一瞬,该多好。
因为下一刻,她发现,师父给她盖冰丝被之前还给她垫了一块粗布毛毯,显然是怕她弄脏他的爱被,故而谨慎至此地步。
另一边,兰迦的退场,也让咸鸾宫中的弟子们懂了一件事。
能和师父住在一起,能和师父同吃三餐,能和师父日日同进同出……芳草哪里是身份卑微的下等草妖,那是师母啊!
于是乎,芳草的地位无端端抬高了。弟子们待她恭敬了,还懂献殷勤了,至少不敢明里暗里与她作对了。
当一个人和你已经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时候,你根本就不会产生攀比欲。
芳草当然不知道,宫外将她和师父的关系污名化,还传得这样沸沸扬扬。
她还以为,棍棒之下出孝子,师父真是很懂御下之道,于是乎,她看师父的眼神更为崇拜了,连给他端茶递水都很殷勤。
不过师父不愧是守礼克己之人,面对芳草没日没夜的讨好,脸上波澜不惊。
师父看完一卷书,抬眸望着芳草,问:“你可有所求?”
芳草愣了愣,摇头:“没有。”
“那你为何成日盯着为师看?”
“我只是在想,师父真是个好人啊!”
明明是一句好话,不知为何,却让师父有一瞬的茫然。
师父顾左右而言其他,含糊其词,道了句:“爱徒,你涉世未深,识人不清,为师也就罢了,今后见了旁人,可莫要轻易下结论。”
芳草还没来得及问他此话何意,下一刻,咸鸾宫的宫门便被人踢开了。
一时间,宫门洞开,仙风流窜,宫外站着一群彪悍壮汉。
他们一见芳草便大惊失色,道:“果然!宫主就是被林渊这奸贼掳走囚禁了!”
那些穿着齐整仙袍的壮汉扬剑,纷纷指向师父,怒斥:“林渊!你究竟想把我们宫主怎么样?”
还没等师父回答,这群人又自乱阵脚,议论纷纷——
“不好,宫主在他手上,他保不准会狠下毒手!”
“莫要轻举妄动,好不容易找到林渊的老巢,全力保下宫主!”
“是了,还是先礼后兵,从长计议吧。”
一群人商议完,决定收回长剑,面上带笑,道:“林渊神君,您开个价吧,要多少灵石珍宝,才可将宫主还给我等?”
这些人凶神恶煞,瞧着实在不好相与。
芳草有点怕,惶恐不安地望着师父:“他们说的‘宫主’是谁呀?师父在殿中金屋藏娇了吗?”
当了芳草几日师父的林渊神君面对她的质疑,少见地语塞了。
良久,他将芳草推至几位壮汉面前,道:“也是凑巧,本仙君此前在琳琅山修行,不慎将宫主关入暗室,且消除了她的记忆。后见宫主可亲可爱,心下不忍她露宿街头,故而领回咸鸾宫中娇养了几日。如今宫主亲信寻来,是该将她‘完璧归赵’的。”
林渊当即便把芳草推出去了。
待芳草懵懵懂懂地回了自家地盘,路上她复盘这几日的经历,才渐渐反应过来不大对劲之处——也就是说,是师父伤她、使她失忆、囚禁她,如今玩够了,又丢弃了她?
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该不会是“纵使尔等寻遍天涯海角,也找不到宫主芳草”之意吧?
那师父,岂不是她人生之中的头号敌人?
天凤宫内。
芳草服下侍臣们送来的破咒丹药后,通体肌肤龟裂。
裂缝之中,华光涌出,万丈光瀑将她团团笼罩。
辉光过后,便是一团灼烈的火焰,烧尽旧壳,孵出新皮。
芳草涅槃出世,所有记忆回归她脑海之中。她本名方锦,不叫芳草。自从凤王死后,她便是凤凰一族唯一残生的凰鸟。
方锦是孤女,濒危物种,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单是宫里的侍臣偏疼她,就连四海八荒的神仙们也对她多有怜爱,百般照顾。
除了林渊神君。
为此,方锦很是苦恼,日日三省:“我究竟哪儿得罪他了?”
反省过后,她又开始关心天界同僚:“林渊什么时候辞世?”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