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春日喜你

書城自編碼: 3952607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爱情/情感
作者: 明月像饼
國際書號(ISBN): 9787807704645
出版社: 孔学堂书局
出版日期: 2024-03-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5.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人人都是超级个体:十大能力助力个体商业变现
《 人人都是超级个体:十大能力助力个体商业变现 》

售價:HK$ 93.2
偏见的本质
《 偏见的本质 》

售價:HK$ 115.6
我的家人抑郁了
《 我的家人抑郁了 》

售價:HK$ 82.4
鼠狗之辈
《 鼠狗之辈 》

售價:HK$ 58.9
数实融合
《 数实融合 》

售價:HK$ 80.2
王立群读史记:无冕女皇吕后
《 王立群读史记:无冕女皇吕后 》

售價:HK$ 57.8
人生脚本
《 人生脚本 》

售價:HK$ 92.0
异兽迷城(彭湃人气热血力作)
《 异兽迷城(彭湃人气热血力作) 》

售價:HK$ 58.8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6.6
《 你很耀眼 》
+

HK$ 62.3
《 告白 》
+

HK$ 127.8
《 可爱过敏原:全2册 》
+

HK$ 58.8
《 很想很想你 》
+

HK$ 57.6
《 红鸾禧 》
+

HK$ 66.0
《 吞海 》
編輯推薦:
超经典高人气偏执初恋
就算重活一次,我也会再次喜欢上你
宿命就是这样的。
她问他是谁。
他可以回答。
他就是许梁州,从来都想独占她的许梁州。
內容簡介:
大梦一场,单单只想一步步摆脱许梁州的掌控。
那年,南城的小巷子里来了一个没人要的男孩。
单单听从母亲的嘱咐,离他远远的。
却不承想,她始终无法摆脱这个人。
“为什么不跑了?不害怕吗?”
“我害怕,可你愿意为我装,就也一定愿意为我改的。”
她停顿,继而说:“还有,我也爱你。”
關於作者:
明月像饼:
有一颗躁动的心
渴望能往更远的地方去
企图用笔造出华丽的梦给你们看
代表作《两两心上词》
目錄
楔子
第一章:乍见之欢
第二章:久处不厌
第三章:春日喜你
第四章:温柔的风
第五章:岁月神偷
第六章:为你织梦
第七章:我愿为你画地为牢
番外一:如梦似幻的平行时空
番外二:小戏精
內容試閱
楔子
单单出了一场事故,汽车迎面撞来的时候,她来不及闪躲。她感觉自己睡了很久,脑袋昏昏沉沉。耳边是一阵尖锐的、持续性的滴——声。
她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有烟雨江南,她看见了十五六岁的自己。
日落时分,少女走在回家的路上,在巷口撞见了满脸伤痕的少年。
他长得很好看,眉眼精致,鼻梁高挺,余晖照着他的脸颊,皮肤细腻苍白,想从玻璃房长大的小王子,易碎又漂亮。
她觉得他很可怜,主动和他说了话,少年懒洋洋掀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
等走到家门口,她才发现他就住在她家对面。
这天之后,她就记住了这个新来的邻居。
少年人缘不太好,做什么事情都是独来独往。好像没有朋友,也没有看见过他的父母。
她观察了小半个月,越来越觉得他可怜,在某天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忍不住厚着脸皮说想成为他的朋友。
出乎意料,少年点头答应了。
十几岁的少女,天真浪漫,不设防备。
自此之后,她和他经常结伴出现在这条青石板路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从春到秋,从夏到冬,从高一到高考完的那个暑假。
感情逐渐变了质,清冷孤傲的少年迫不及待在最后一个盛夏和她告了白。
她几乎没有犹豫,就扑进他的怀里。

这个梦境,美好的不太真实。
过了一会儿,单单看见紧张不安的自己,站在院门外的围墙下,跺脚咬唇,脸上冒着冷汗,伸长了脖子往头顶的窗口看,忍不住轻声催促,“许梁州,你快点!”
男人从窗户跳下来,抱着她腰亲了亲她,得意洋洋拿出刚偷来的户口本,“我厉不厉害?”
“你要死啦!我们快走,不能让我妈看见你。”

单单觉得这个梦境很荒诞,几年之后,她竟然会为了和他结婚而去偷家里的户口本。

画面一转,眼前是一栋冷冰冰的别墅。
女人脸色苍白和对面的男人提起离婚,她受够了宛如监禁般的婚姻生活,受过了她的丈夫得寸进尺的占有欲。
她失去了大部分的自由,甚至连人际交往都需要他的点头同意。
她几乎都要忘了十七岁的许梁州是什么样子,病态的占有欲让她和他之间曾经的回忆都变得扭曲。青春岁月的那些过往已经面目全非。
她爱的不是眼前的他。
而是当初那个张扬恣意的少年。

男人冷静的看着她,脸色并不怎么好看,说了几句威胁的话。
她的反抗是无效的。

单单听见自己说了句:“许梁州,你放过我吧。”
眼泪应声落下,可惜坐在她面对的男人还是无动于衷,“没有下次。”

春去秋来,又是一个冬天。
单单看见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她的生命似乎走到了尽头,可是她的神态看上去竟然无比的淡然,她望着窗外的雪,感叹了句:“真美啊。”
坐在病床前的男人有些狼狈,眼睛满是红色的血丝,他神情憔悴,脸色惨白,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好像握的足够紧就永远不会失去她。
她说:“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
“这几年,我活的好累。”
“许梁州,下辈子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男人眼尾一片薄红,眼泪悄声无息往下落,他痛的口不能言。

单单从这场绮丽又可怕的梦境中惊醒,吓得浑身都是冷汗,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房门响了三声,她的母亲端来鸡汤,“喝点汤,再养几天就能出院了。”
单单听见母亲的声音才从恍惚中回过神,她安慰自己只是做了个怪异的梦。
梦里那些奇怪的人、奇怪的事,都只是梦。
一个真实的有点可怕的梦,而已。



第一章:乍见之欢



初春的夜里,凉风徐徐吹动枝头高处伸出来的树叶,沙沙作响。
单单穿着宽大的校服,脚下的小白鞋踩过深巷青石板,溅起几滴雨水。
巷子里有几十户独门独院的人家。单单推开院门,弯腰在玄关处换好鞋之后,探出脑袋朝客厅的方向,轻声说道:“妈,我回来了。”
单妈刚打扫好厨房,顺手解了围裙,吩咐道:“放下书包去梳洗,然后回房间写作业。”
单单点头,“好。”
单单的父亲和母亲都是高中老师,对她的学习一向抓得很紧。而且她今年刚好读高三,学业方面更是放松不得。
单单拿上睡衣进了浴室,洗完澡后换好睡衣,慢吞吞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她的头发湿漉漉,发梢还滴着水珠。
单单推开窗户,迎面扑来的空气夹着春雨的气息。
金黄绚烂的余晖稍稍刺眼,单单伸手挡在眼前,她有瞬间的恍惚,对面住着的那个男孩子,整整纠缠了她八年。
那边的窗影似乎晃动了一下,吓得她立马关紧窗户。
窗台上放着个小灯,单单将书包里的书本拿出来,她支着头,数学书上密密麻麻的字看的她眼睛疼。
数学一直以来就是单单的短板,做了很多题目,效果都不太明显。
房门忽然被人敲了三声,单妈轻轻推开她的门,拿了杯热牛奶放在桌上,“喝完牛奶就睡,明天早点起床。”
单单在父母面前都很乖,言听计从,“知道了,妈妈。”
单妈对自己的女儿当然是满意的,单单从中学开始就在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学习上的事情从来不需要她操心。
只是最近她带的班级在同学关系上风气不太好,这让她也不得不担忧起来。毕竟女儿也正值青春叛逆期。
单妈张了张嘴,临走前还是忍不住叮咛:“单单,心思都要放在学习上,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单单垂眸,声音跟蚊子一般大,“嗯。”
单妈闻言,满意的笑笑,从她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单单端起桌上的牛奶,轻抿了一小口。
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着她小巧又清秀的脸。
单单写完作业有些疲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后就爬上了床,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谁知道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单单又做了关于他的梦,这次她梦见自己被关在一间别墅楼里,无论她怎么哭怎么喊,门外的男人都不肯给她开门。
单单是被这个噩梦惊醒的,她满头的冷汗,窗外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她额头冒着细汗,后背发凉。
她抬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是早上六点钟。
单妈敲了敲门,“单单,该起床了。”
“好。”
她洗漱完换好衣服才出了房门。
单妈已经做好了早饭,单爸坐在餐桌前,戴着老花镜在看报纸。
单单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喝着眼前的粥。
单妈忽然间说:“单单,等会儿出门把粽子给对面王奶奶家送过去。”
单单手里的勺子一松,犹豫道:“妈,我还要上课。”
单妈拍了下她的脑袋,“你去上学的时候顺手送过去,你王奶奶平时对你多好。我听说她孙子转到我们学校来读书,正好,你也可以提前和他打声招呼。”
单单顿时没了食欲,原来许梁州昨天就转到她的学校了,和梦里的时间对上了。
“妈,要不还是你去吧?”
一直没吭声的单爸突然开了口,“别犯懒,一点小事都不愿意做,书都白读了?”
单单低着脸不说话,心想默默地想,过两天她爸妈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单单出门的时候,她还是拎上了桌子上这一小袋的粽子,被迫敲响对面的门。
隔着门板,单单听见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谁?”
那是年少时的许梁州。
单单下意识的就想跑,可她的双腿像被钉子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她捏紧了手里的纸袋子,掌心冒着细汗,她绷着脸,轻轻说道:“我找王奶奶。”
过了半晌,沉重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拉开,男孩身上穿着和她同款的校服,只不过外套拉链拉的很低,看上去颇为放荡不羁。
他的脸很干净也很白,细碎的刘海盖着额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扬,像是含着钩子。金色的日光照在他精致白皙的脸庞,无疑,这个少年生的确很好看。
他挑眉,语气很不好,“找我奶奶什么事?”
单单把手里的粽子递到他面前,“我妈妈亲手包的粽子,让我送过来给你们尝尝。”
男孩接过粽子,态度敷衍地哦了一声。转身漫不经心将手里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里。
单单有点生气,脸涨得通红,“你怎么能就这么扔了?”
甜甜腻腻的姑娘,生起气来都像是在撒娇。
许梁州看着她涨红的小脸,感到非常奇怪,原来南方姑娘生气还会脸红的吗?别说,还怪可爱。
“扔都扔了,怎样?”后边的两个字,他特意挑起了尾音,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挑衅。
单单双手握拳,抿直唇瓣,看了他半晌,转头就走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