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渡厄

書城自編碼: 3931945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爱情/情感
作者: 杨溯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45579710
出版社: 天地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60.3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中国能源电力碳达峰碳中和路径与重大问题分析2023
《 中国能源电力碳达峰碳中和路径与重大问题分析2023 》

售價:HK$ 351.6
欧洲共同法的历史:1000—1800
《 欧洲共同法的历史:1000—1800 》

售價:HK$ 115.6
世俗与抗争:18世纪俄国乌拉尔劳动者的思想演变
《 世俗与抗争:18世纪俄国乌拉尔劳动者的思想演变 》

售價:HK$ 115.6
东亚区域意识的建构史
《 东亚区域意识的建构史 》

售價:HK$ 139.2
古罗马图书馆史:从罗马世界拉丁文学的起源到罗马帝国的私人图书馆
《 古罗马图书馆史:从罗马世界拉丁文学的起源到罗马帝国的私人图书馆 》

售價:HK$ 105.0
图解服务器端网络架构(第2版)
《 图解服务器端网络架构(第2版) 》

售價:HK$ 117.8
民艺四十年(全新译本)
《 民艺四十年(全新译本) 》

售價:HK$ 80.2
农政与财政:明清社会经济(中大史学文丛)
《 农政与财政:明清社会经济(中大史学文丛) 》

售價:HK$ 73.2

 

建議一齊購買:

+

HK$ 84.5
《 如此尔尔(全二册) 》
+

HK$ 84.5
《 望北楼(全2册) 》
+

HK$ 63.9
《 和离 》
+

HK$ 54.5
《 《十五年等待候鸟》完美纪念版 》
+

HK$ 50.5
《 盛宴 》
+

HK$ 60.3
《 她等待刀锋已久 》
編輯推薦:
人气作者杨溯全新古风力作,作品收藏10万 ,人气热度2700万 ,读者书评6万 ,新增出版番外《新生》。
傲娇大佬百里决明×美人徒弟谢寻微。徒儿,从今往后,师尊为你而活!
苍苍有灵,念吾所愿。若得吾师重归人世,吾愿用生命交换!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不会再逃跑。师尊,我来了。
随书附赠:驱厄御守 人设书签 如故立体摆件 电子赠品
內容簡介:
八年前,
  吴中遗孤谢寻微,
  大义灭亲,亲手弑师!
  斩恶灵百里决明于抱尘山,
  剖其莲花心封于仙门十八狱。
  八年后,
  恶灵魂归,仙门巨震。
  虽千万人,皆蝼蚁耳!
  吾乃百里决明,天下英豪,无出我右。
  生死不同道,
  风雪载途,后会无期!
關於作者:
杨溯:
  新生代青春文学作者,文笔精简优美,细腻考究,笔下的江湖诡谲多变,故事荡气回肠,擅长塑造复杂多变的人物形象。
  已出版作品:《横波渡》《如见雪来》。
目錄
序章
第一章招灵
第二章阴亲
第三章夜怨
第四章师尊
第五章宗门
第六章老寨
第七章灵国
第八章千眼
第九章无渡
第十章岑关
第十一章兄弟
第十二章明光
第十三章良晤
第十四章逃亡
第十五章会盟
第十六章哀兮
第十七章重逢
第十八章有姝
第十九章为君
第二十章怒莲
第二十一章入梦
第二十二章绛衣
第二十三章货物
第二十四章黑堡
番外新生
內容試閱
姑苏三月,雨下得比平日勤了些。
  谢寻微从噩梦中醒来,挂起床帘子,披上衣衫,坐在镜匣前。目光穿过月洞窗,对面屋檐青瓦上浇着细白的雨点儿,淅淅沥沥的。他又想起八年前那场大雨,那个男人倒在泥水中,灵域一点点消散,焦黑的影子离他越来越远。他不可抑制地想起小时候,师尊总是带着他去山下的街市挣钱,师尊说要给他挣嫁妆,于是让他站在别人屋檐底下,晒不到太阳的地方,在他的脚边用石子儿画个圆,叮嘱他一步都不许离开,然后去十字路口做场,头一仰,吹出一条红灿灿的大火龙。
  他那时候乖乖地蹲在一边,想他的师父怎么会这么穷,这么不靠谱。道士的正经营生明明是抓灵,可他的师父却用术法表演喷火。是不是天底下只有他运气这么差,有一个又穷又笨,脾气还不好的师父。
  后来他才知道,他的师父是恶灵,却也是天底下最好的师父。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为了攒他的嫁妆,去街口吹火龙了。
  他望着雨,静静地发呆。
  “姑娘。”身后传来细细的一声叫喊,舅母跟前的大丫头立在珠帘外,轻声道,“夫人说昆山灵患清剿得差不多了,还剩下些道行不高的小灵,要各位哥儿姐儿去练练手,也算是历练一番。您平日里净闷在府里,要一道儿去散散心吗?”
  屋里面静静的,丫头正探头看,忽听珠帘哗啦啦一阵响动,高挑的姑娘从帘后转出来,立在了跟前。丫头望着姑娘,不禁发起了呆。不论见过多少次,她总是难免赞叹谢寻微的姿容。
  丫头熟悉这个姑娘,府里一众姑娘里,她是最好看的,面皮生得白净,像细细磨过的玉璧。又总是温温柔柔,不言不语,笑起来的时候,露出齐整雪白的牙齿,像一株安安静静的美人蒿。她不似府里大姑娘那般骄蛮急躁,也不似别的高门闺秀那般高高在上,她永远温声细语,如同姑苏三月柔柔的雨。若真要挑出个短处来,大约就是身量生得太高了些,连大公子也不过将将和她齐平。
  可怜的姑娘,丫头心里不禁想,有这样美丽的面孔,偏偏谢家满门横死,自己又被恶灵掳去做了徒弟。她记得八年前那场围剿,各大仙家倾巢出动,抱尘山被围了三天三夜。是寻微姑娘大义灭亲,趁恶灵不备,将匕首刺入了他的胸腹。
  好人没有好报,姑娘被下了恶诅,从此不能嫁人。许是恶诅的缘故,姑娘身体不好,动不动就要咯血。在剑道上也没有天赋,蹉跎了八年,竟只是将将拿得动剑。没有家门倚仗,又没有道行撑腰,空有一张好脸蛋儿,更成了高门闺秀共同的仇敌。这些年来她过得很是艰辛,像路边的一棵野草,处处受人欺凌。幸好姑娘的舅母 —— 喻家大夫人大发慈悲,接纳了这个孤苦伶仃的孩子,还说等她身上的恶诅化解,便让她与大公子成亲。
  丫头怜惜她,眼神便也软了几分:“姑娘就当游玩吧,大公子也去呢。”
  “好啊。”谢寻微笑着,依旧是那样融融的笑意,脸蛋精致得没有瑕疵,“那便有劳各位哥哥姐姐费心照顾了。”
  耳边有嗡嗡的声音,脸上有些痒,似乎是有虫子在脸皮上爬。天光洒落在脸庞上,百里决明动了动眼皮,睁开了眼睛。刚醒,眼前白灿灿一片,迷得眼睛生疼。百里决明用一只手遮住眼睛,另一只手把栖在脸上的苍蝇赶走。好半天,眼前终于清明了,他看见半开的乌木棺材盖儿,外面是白苍苍的荒草,七零八落的骨骸,和挨挨挤挤攒在一块儿的坟堆。
  这里是哪儿……他坐在棺材里,脑子发蒙。
  记忆像鸦羽一般扑簌簌地回笼,抱尘山的火海在他脑海中闪回。他是恶灵,恶灵杀不死,要么被超度,要么被封印,为什么会在这里?百里决明低头打量自己,肉身完好,只是有些僵硬,他转了转手腕,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渐渐灵活起来。视线下移,他瞧见身旁陪葬的物事 —— 一面镶银铜镜,并几本蓝皮册子。
  他皱了眉头,摸来镜子一瞧,里面映出一张白皙又陌生的脸庞。瞳仁生得黝黑,眉角稍显锋利,有几分野性。他咧嘴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很年轻,十七八岁少年郎的模样,倒是和之前那副肉身长得有几分相似。百里决明扣下镜子,翻开册子。
  这是一本家谱,他看了几眼,没什么兴致,又翻看另一本,这却是一本传记。记的是一个叫秦秋明的人,约莫就是这肉身的原主吧。
  此人有些能耐,门第不高,来自淮左一个破落户,却凭着一身先天火法,在宗门大比中连胜三十个高门弟子,扬名仙门。仙门百家这帮猪狗,向来以门第品评人物,门阀垄断道法绝技。这破落户的儿郎竟能出人头地,委实是不容易。百里决明心下多了几分赞赏,往后继续看,后面写秦秋明行走四方,剿灵驱邪,得意一时。只是这小子生性骄矜,不大看得起人,高门与他结交,多遭他白眼,树了一大帮仇敌。是以入世了两三年,独来独往,一个朋友也没有。
  这性子也像自己,百里决明笑了笑。他还没被揭穿恶灵身份的时候,那些衣冠士族就有一半看不惯他。没办法,他素来眼高于顶,仙门那帮货,他没一个瞧得上眼。早先他们屁颠屁颠跑来抱尘山要他收徒,把领来的弟子吹得天花乱坠,说什么根骨清奇堪称上品。百里决明拿眼一眺,懒洋洋地说:“长得太丑,不要。”后来他们带来江左出名的俊朗少年,听说出个门得捎个推车,专门装别人掷来的瓜果,百里决明抱着臂,满脸挑剔地说:“男的,不要。”最后他们送来一个姑娘,脸蛋儿长得不错,可惜眼睛有点儿毛病,净冲他眨呀眨的。还说不当徒弟,许给他当媳妇儿也成,他脸一虎,把人给骂走了。
  后来就再也没有仙门往他这儿送人了。
  他想看秦秋明这小子是怎么死的,往后一翻,却没了。他在棺材里四处翻找,也没有另一册的踪迹。敢情这传记就一本,记到一半儿就没了,人是怎么死的都没交代。
  不对,百里决明眸子一凝,铜镜、家谱、传记……这不明摆着告诉他死者的身份吗?再加上这与他如出一辙的个性,简直就像谁刻意安排了这具肉身,专门等着他住进来,继承这人的身份。
  百里决明扒开领子低头一看,果然,左侧锁骨上有一道殷红的咒纹,恍若一个烙印。好歹是个道行高深的恶灵,他一瞧就明白了。这玩意儿叫“咒契”,是“拘怪召灵”术的契约。他的复生并非偶然,而是有人破了他的封印,将他的灵注入这个躯壳,再用自己的鲜血在他的锁骨上画上咒契。从此他为对方仆役,供对方驱使。这是仙门中的禁术,因恶灵常蛊惑主人,致其堕入邪道,加之阴煞侵体,于阳寿有损,这个术法百年前就被明令禁止了。
  百里决明火冒三丈,哪个龟孙狗胆包天,竟敢召他做仆役?死了这么久,百里决明还从未受过这般奇耻大辱。百里决明爬出棺材找人,四下除了荒坟尸骸,空无一人。那龟孙呢?把他召了回来,自己哪儿去了?百里决明气得牙痒痒,若让他见到此人,就是拼着咒契反噬,他也要生吞了对方。
  站在原地平了平气儿,百里决明才有空细细思考现下的处境。他死得太久,又常年隐居深山,从来不记年月,即使有传记,也不知现如今离他被围剿的时候过了多久,更不知道他那小徒儿可还活着。想到那丫头,百里决明的眼神暗淡了几分,伸手摸了摸胸口,意料之中,没有心跳。
  恶灵附身于尸,则为灵。没有六瓣莲心,这肉身迟早会腐烂。在新死的尸体里复生,他的功体不到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光凭这点儿灵力,撑个十天半个月就算造化了。趁肉身完好,他得去打听打听寻微的消息。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