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耶鲁需要女性:她们如何改写藤校规则

書城自編碼: 3931933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社會科學社會學
作者: [美]安妮?加德纳?珀金斯 著,徐芳园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45823219
出版社: 上海书店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7.1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法律的性质与渊源(汉译名著本21)
《 法律的性质与渊源(汉译名著本21) 》

售價:HK$ 57.8
在时间荒原上(米沃什自选集)
《 在时间荒原上(米沃什自选集) 》

售價:HK$ 92.0
大模型应用开发极简入门:基于GPT-4和ChatGPT
《 大模型应用开发极简入门:基于GPT-4和ChatGPT 》

售價:HK$ 70.6
秦谜:重新发现秦始皇
《 秦谜:重新发现秦始皇 》

售價:HK$ 129.6
汗青堂丛书073·美食与文明(新):帝国塑造烹饪习俗的全球史
《 汗青堂丛书073·美食与文明(新):帝国塑造烹饪习俗的全球史 》

售價:HK$ 132.0
目标变革
《 目标变革 》

售價:HK$ 82.8
如何远程工作
《 如何远程工作 》

售價:HK$ 57.6
不确定性决策的量子理论与算法
《 不确定性决策的量子理论与算法 》

售價:HK$ 69.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82.4
《 在耶鲁精进:成为专才之前,先成为通才 》
+

HK$ 52.5
《 藏在耶鲁的10个成功秘密 》
+

HK$ 169.0
《 美国常青藤大学女校长 》
+

HK$ 146.3
《 哈佛的变革 》
+

HK$ 65.3
《 常青藤之约:看一个华裔家庭如何拼妈 》
+

HK$ 76.6
《 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
編輯推薦:
★耶鲁1969年的第一批女学生,268年男校历史的终结者,顶级学府内性别平权的先锋,激进六七十年代的领路人!“那是我一生中蕞有力量的经历之一,也是我做过蕞勇敢的事。”
★来到耶鲁的不仅是女人,到来的是性。7:1 的男女比,源源不绝的男性关注,性解放下怀孕的风险,反对堕胎的禁令,校园骚扰和性侵——年轻女孩们如何克服重重考验?
★让女人进门,却把她们当作次等公民。不,你不能加入运动队、合唱团或是行进乐队;不,耶鲁不会牺牲男人的数量来招收更多女人;不,你被性侵是因为不够谨慎……这就是所谓的平等吗?
★这一代人不会忍受,她们要开辟新天地。成立姐妹会、组建全女子摇滚乐队、增设女性研究课程、推进性学教育、引领街头抗议人潮……以身躯、智慧和勇气对抗庞大父权体制!
★口述采访 历史照片 珍贵档案,生动的个体叙事&变革的社会全景。知名书籍设计师汐和倾心打造,用“芭比粉”碰撞“耶鲁蓝”,激昂瞩目的女性历史不能被淡化!
內容簡介:
1969年9月,美国顶级名校耶鲁结束了它268年的男校历史,迎来了第一批女学生。当她们踏入宏伟的校园时,却发现自身的体验与男同学迥然有别:她们是7∶1里的绝对少数,是“男人村”里的附属点缀,是男性眼中稀缺的性资源。被社团组织、运动队、合唱团、校内餐厅拒之门外的同时,电话骚扰、猥亵侵犯却自动找上门来。
面对漠视女性处境的耶鲁领导层(基本是白人男性)、“性解放”“反越战”“平权”等运动下振奋的社会思潮,这群年轻女性要如何捍卫自身、结成友谊、成就自我?如何重塑美国高等教育并改写历史?
關於作者:
安妮?加德纳?珀金斯(Anne Gardiner Perkins),美国历史与高等教育领域学者、作家。本科毕业于耶鲁大学,曾获历史学波特奖(Porter Prize),是《耶鲁日报》的第一位女主编。此后,珀金斯相继在牛津大学、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大学波士顿分校进行学习和研究,一直致力于高等教育事业。
目錄
说明
序言
01 二百六十八年的男校
02 女超人
03 千名男领袖
04 觉醒
05 不限性别
06 玛格丽特要发言
07 姐妹会
08 打破规则
09 反对
10 增援
11 坦克对抗BB枪
12 移山之日
后记
致谢
口述和采访
注释
索引
內容試閱
01 二百六十八年的男校
女人坐巴士来到耶鲁,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她们看到男人聚在下方的人行道上,等候她们的到来。来自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的女孩们穿着鲜艳的及膝裙。在从波基普西(Poughkeepsie)到纽黑文的两小时车程中,头发被她们梳了又梳,因而闪闪发亮。来自耶鲁的小伙子们也打扮了一番:系扣领衬衫、窄领带和便装外套。男人的脸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修剪得清爽利索,露出耳朵。那是1967年11月的周六晚上,耶鲁的男人准备好了迎接女人。
那时耶鲁依然是一所男子大学,想找女友,仅有的办法是经常参加联谊会,这些活动每周末从瓦萨和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这样的精英女子大学运来成车的女人。周六晚上,巴士在八点开进耶鲁,每辆载着五十名女孩。午夜时分,女孩回归来处。在中间这四小时里,耶鲁的男人设法为自己寻找对象。已经有女友的小伙子会挽着他们的女孩在周六的橄榄球比赛上露面,之后带着她们出现在学校餐厅或一家当地餐馆。但是在一周剩下的几天里,耶鲁本科生都在一个单性世界中度日。
要描绘当时的耶鲁,你得想象一个男人的村庄。从周一到周五,学生参与的是仅限男人的课堂,就餐地点是仅限男人的餐厅,参加的是仅限男人的课外活动,休息时回到的也是仅限男人的宿舍。耶鲁在1967年招收了零星几个女研究生和女专业学院学生,但是耶鲁学院(Yale College),大学的核心,坚决保持全男性状态。教师队伍和管理学校的行政人员也几乎都是男人。如果你从门缝偷看任何一个院系会议,围坐在桌边的教授总是“穿粗花呢西装和昂贵休闲鞋的白人男性”,这是耶鲁少有的一位黑人教授的评论。耶鲁是个奇怪的地方,至少在现代人眼中如此,但是从1701年成立时起,耶鲁一直是男人的地盘。
耶鲁是这个国家最古老的男子俱乐部——比国际同济会(Kiwanis)、麋鹿兄弟会(Elks)和童子军(Boy Scouts)还古老;比纽约市联合俱乐部(New York’s Union Club)和旧金山波希米亚俱乐部(San Francisco’s Bohemian Club)更古老;比普林斯顿、达特茅斯和其他几十所在1967年同样禁止女性申请的美国大学都古老。美国只有两所大学比耶鲁古老:威廉与玛丽学院和哈佛。前者在1919年由于财政原因转为男女同校,后者从1943年开始让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的女人来听课。耶鲁从来没有姐妹学校。然而,在周末的短短几小时里,那个仅限男人的世界裂了一条缝。来自瓦萨和康涅狄格学院(Connecticut College),来自史密斯和曼荷莲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的巴士停到路边,然后耶鲁的小伙子开始彼此竞争,争夺运来的女人中最好的。夜晚总是带着这样的希望开始。
车门打开。女人们咔嗒打开化妆盒,最后一次检查口红,然后一个接一个下车,进入下方的男人堆,想着今晚会发生什么。女孩们逐个走下巴士,微笑,列队经过站在外面的那群大学男生。她们经过耶鲁十二所住宿学院之一的石拱门,然后进入木质装潢的公共休息室,更多的耶鲁男人在那里等待。男人们已经在喝酒了,三五成群围在专为活动送来的桶装便宜啤酒旁,给自己壮胆,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夜晚。
女友是“学院男人的财产中最宝贵的动产”,一名耶鲁学生解释道,但不是随便什么女孩都行。她必须来自一所被认为符合未来耶鲁妻子身份的大学,她必须漂亮。如果一个小伙子带了一个好看的女孩进入耶鲁餐厅,他的同学会用勺子猛敲水杯来表达认可。要是有人带的约会对象被认为缺乏吸引力,他之后会被取笑。因此耶鲁男人做选择时很谨慎。
一名耶鲁大二学生评估了此时填满房间的女人,选出一个,靠近她,说出练习已久的台词:“我说,你难道不是加州人吗?”
她不是,但两人还是聊了起来,交流家乡和专业。在此期间,两人扫视房间——有更好的配对对象吗?
在隔壁房间,餐厅改成了舞池,桌椅推到旁边,灯光调暗。一个年轻男人问一名刚到达的女人想不想跳舞。她微微一笑,两人进入房间。
一支乐队在前方奏响萨克斯和电贝斯,音乐如此喧哗,令人无法交谈。除了点头和微笑,假装听到对方说了什么,此外几乎无事可做。在几对人之外,一个女孩厌烦了舞伴的笨拙舞步,假装自己在跟他旁边的小伙子跳舞。曲终,她躲进女洗手间,希望等她回去时,他已经找上了别人。房间里的男女配对不停重组,想找新舞伴的男人借喝啤酒脱身,想换人的女人则解释说她们需要去找室友。两种情况的暗号相同——不是你。
在联谊会的前两个小时,循环持续进行——选择,抛弃;选择,抛弃;选择,抛弃——一场抢椅子游戏,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不是音乐停止时唯一站着的人。
“我说,你难道不是加州人吗?”
到晚上十点,配对变得不那么流动,组成对的男女固定了些。问题变成:你想看我的房间吗?
一名留金色长发的大四学生听过太多遍这句台词了。“不,”她回答,“我对你的房间一清二楚。”这个夜晚对她来说已经太长了。一名耶鲁新生提出带她在校园里转一圈。另一个小伙子提出带她看自己收藏的摇滚乐唱片。一个耶鲁男人如此评论,“有些跟我聊过的女孩认为我们只想从她们身上得到性。也许她们是对的,但是当你没机会了解她们,也没时间建立自然的关系时,你还能做什么呢?”
午夜时分,巴士整装待发,女人们穿过石拱门鱼贯而出,有些走出联谊会上散场的人群,其他的则是离开她们正在参观的男人的房间。耶鲁男人村的罅隙再度合拢。载着女人的巴士启程了,开始了漫长的回家之旅,而男人们把餐厅桌椅推回原位,乐队用小推车把乐器搬走。余下的只有啤酒的气味。就这样,耶鲁的节奏照常进行,仅限男人的工作日之后跟着有女人的周末。然而,改变就盘旋在转角处。但是在耶鲁,似乎没人意识到变化来得会有多快。

01 二百六十八年的男校
女人坐巴士来到耶鲁,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她们看到男人聚在下方的人行道上,等候她们的到来。来自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的女孩们穿着鲜艳的及膝裙。在从波基普西(Poughkeepsie)到纽黑文的两小时车程中,头发被她们梳了又梳,因而闪闪发亮。来自耶鲁的小伙子们也打扮了一番:系扣领衬衫、窄领带和便装外套。男人的脸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修剪得清爽利索,露出耳朵。那是1967年11月的周六晚上,耶鲁的男人准备好了迎接女人。
那时耶鲁依然是一所男子大学,想找女友,仅有的办法是经常参加联谊会,这些活动每周末从瓦萨和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这样的精英女子大学运来成车的女人。周六晚上,巴士在八点开进耶鲁,每辆载着五十名女孩。午夜时分,女孩回归来处。在中间这四小时里,耶鲁的男人设法为自己寻找对象。已经有女友的小伙子会挽着他们的女孩在周六的橄榄球比赛上露面,之后带着她们出现在学校餐厅或一家当地餐馆。但是在一周剩下的几天里,耶鲁本科生都在一个单性世界中度日。
要描绘当时的耶鲁,你得想象一个男人的村庄。从周一到周五,学生参与的是仅限男人的课堂,就餐地点是仅限男人的餐厅,参加的是仅限男人的课外活动,休息时回到的也是仅限男人的宿舍。耶鲁在1967年招收了零星几个女研究生和女专业学院学生,但是耶鲁学院(Yale College),大学的核心,坚决保持全男性状态。教师队伍和管理学校的行政人员也几乎都是男人。如果你从门缝偷看任何一个院系会议,围坐在桌边的教授总是“穿粗花呢西装和昂贵休闲鞋的白人男性”,这是耶鲁少有的一位黑人教授的评论。耶鲁是个奇怪的地方,至少在现代人眼中如此,但是从1701年成立时起,耶鲁一直是男人的地盘。
耶鲁是这个国家最古老的男子俱乐部——比国际同济会(Kiwanis)、麋鹿兄弟会(Elks)和童子军(Boy Scouts)还古老;比纽约市联合俱乐部(New York’s Union Club)和旧金山波希米亚俱乐部(San Francisco’s Bohemian Club)更古老;比普林斯顿、达特茅斯和其他几十所在1967年同样禁止女性申请的美国大学都古老。美国只有两所大学比耶鲁古老:威廉与玛丽学院和哈佛。前者在1919年由于财政原因转为男女同校,后者从1943年开始让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College)的女人来听课。耶鲁从来没有姐妹学校。然而,在周末的短短几小时里,那个仅限男人的世界裂了一条缝。来自瓦萨和康涅狄格学院(Connecticut College),来自史密斯和曼荷莲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的巴士停到路边,然后耶鲁的小伙子开始彼此竞争,争夺运来的女人中最好的。夜晚总是带着这样的希望开始。
车门打开。女人们咔嗒打开化妆盒,最后一次检查口红,然后一个接一个下车,进入下方的男人堆,想着今晚会发生什么。女孩们逐个走下巴士,微笑,列队经过站在外面的那群大学男生。她们经过耶鲁十二所住宿学院之一的石拱门,然后进入木质装潢的公共休息室,更多的耶鲁男人在那里等待。男人们已经在喝酒了,三五成群围在专为活动送来的桶装便宜啤酒旁,给自己壮胆,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夜晚。
女友是“学院男人的财产中最宝贵的动产”,一名耶鲁学生解释道,但不是随便什么女孩都行。她必须来自一所被认为符合未来耶鲁妻子身份的大学,她必须漂亮。如果一个小伙子带了一个好看的女孩进入耶鲁餐厅,他的同学会用勺子猛敲水杯来表达认可。要是有人带的约会对象被认为缺乏吸引力,他之后会被取笑。因此耶鲁男人做选择时很谨慎。
一名耶鲁大二学生评估了此时填满房间的女人,选出一个,靠近她,说出练习已久的台词:“我说,你难道不是加州人吗?”
她不是,但两人还是聊了起来,交流家乡和专业。在此期间,两人扫视房间——有更好的配对对象吗?
在隔壁房间,餐厅改成了舞池,桌椅推到旁边,灯光调暗。一个年轻男人问一名刚到达的女人想不想跳舞。她微微一笑,两人进入房间。
一支乐队在前方奏响萨克斯和电贝斯,音乐如此喧哗,令人无法交谈。除了点头和微笑,假装听到对方说了什么,此外几乎无事可做。在几对人之外,一个女孩厌烦了舞伴的笨拙舞步,假装自己在跟他旁边的小伙子跳舞。曲终,她躲进女洗手间,希望等她回去时,他已经找上了别人。房间里的男女配对不停重组,想找新舞伴的男人借喝啤酒脱身,想换人的女人则解释说她们需要去找室友。两种情况的暗号相同——不是你。
在联谊会的前两个小时,循环持续进行——选择,抛弃;选择,抛弃;选择,抛弃——一场抢椅子游戏,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不是音乐停止时唯一站着的人。
“我说,你难道不是加州人吗?”
到晚上十点,配对变得不那么流动,组成对的男女固定了些。问题变成:你想看我的房间吗?
一名留金色长发的大四学生听过太多遍这句台词了。“不,”她回答,“我对你的房间一清二楚。”这个夜晚对她来说已经太长了。一名耶鲁新生提出带她在校园里转一圈。另一个小伙子提出带她看自己收藏的摇滚乐唱片。一个耶鲁男人如此评论,“有些跟我聊过的女孩认为我们只想从她们身上得到性。也许她们是对的,但是当你没机会了解她们,也没时间建立自然的关系时,你还能做什么呢?”
午夜时分,巴士整装待发,女人们穿过石拱门鱼贯而出,有些走出联谊会上散场的人群,其他的则是离开她们正在参观的男人的房间。耶鲁男人村的罅隙再度合拢。载着女人的巴士启程了,开始了漫长的回家之旅,而男人们把餐厅桌椅推回原位,乐队用小推车把乐器搬走。余下的只有啤酒的气味。就这样,耶鲁的节奏照常进行,仅限男人的工作日之后跟着有女人的周末。然而,改变就盘旋在转角处。但是在耶鲁,似乎没人意识到变化来得会有多快。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