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端平元年: 1234年宋金蒙三国的战争、命运与政局

書城自編碼: 3930514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歷史普及讀物
作者: 宁南左侯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672230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23-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HK$ 70.2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海上帝国-现代航运世界的故事
《 海上帝国-现代航运世界的故事 》

售價:HK$ 117.6
狞厉与肃穆 :中国古代青铜器的纹样
《 狞厉与肃穆 :中国古代青铜器的纹样 》

售價:HK$ 261.6
古代中医养生典籍精选
《 古代中医养生典籍精选 》

售價:HK$ 202.8
今天的我们如何做父亲:梁启超谈家庭教育
《 今天的我们如何做父亲:梁启超谈家庭教育 》

售價:HK$ 93.6
中国佛教美学典藏·佛教绘画部·经卷佛画
《 中国佛教美学典藏·佛教绘画部·经卷佛画 》

售價:HK$ 816.0
中国佛教美学典藏·佛教绘画部·石窟壁画
《 中国佛教美学典藏·佛教绘画部·石窟壁画 》

售價:HK$ 660.0
中国佛教美学典藏·佛教绘画部·绢帛佛画
《 中国佛教美学典藏·佛教绘画部·绢帛佛画 》

售價:HK$ 480.0
中国色:手艺里的中国色彩美学
《 中国色:手艺里的中国色彩美学 》

售價:HK$ 105.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130.7
《 苏轼的朋友圈 》
+

HK$ 90.8
《 天国之春??不一样的太平天国运动史 》
+

HK$ 71.4
《 辉煌与悲情 : 300年大宋王朝何以从文治巅峰走向衰亡 》
+

HK$ 82.3
《 安史之乱:一首记载百年帝国风云变幻的历史长诗 》
+

HK$ 62.9
《 北宋群星闪耀时:重回风华绝代的文治巅峰,洞观北宋群星宿命沉浮的百相人生 》
+

HK$ 118.6
《 张之洞的乱世突围 》
編輯推薦:
★知乎知名历史博主、新锐历史作者宁南左侯重磅作品诚挚奉献!
★中国历史上的重大转折点:端平元年(1234),金朝灭亡,南宋告急,元朝将至!不忍细看的重蹈覆辙,令人痛心的血泪教训!
端平元年,金朝走到了末路,它是如何垂死挣扎、负隅顽抗?南宋为何会做出“联蒙灭金”这一重蹈北宋覆辙的战略决策?金朝灭亡之后,南宋发动“端平入洛”收复三京是否属于一时冲动?三足鼎立的格局被打破后,南宋将面临怎样的困境?韬光养晦、立志中兴的宋理宗,为何会将南宋带上不归路?历史不忍细看,真相不忍卒读!
★微小切口,精准定位:厘清端平元年(1234)这一年的大小历史事件,聚焦宋金蒙三国错综复杂、激烈紧张的关系,深入了解宋朝的命运走向,探究王朝兴衰的内外原因。
截取南宋历史上的横断面,展现大时代背景下的政治博弈、战争厮杀、权力斗争、人性纠葛。蒙古如何对宋、金构成致命威胁?南宋夹在金、蒙之间,如何正确处理与二者的关系?南宋若能放下仇恨与金结盟,共同抵抗强大的蒙古,是否能延续国祚更久?究竟有哪些内外原因,导致南宋加速走向败亡?一切都将在本书中得到答案或思考。
★“显微镜式写作法”:细致体察每个人物的心理、行为动机,
內容簡介:
本书是一部宋朝历史通俗读物,讲述了发生于宋理宗端平元年(1234)的宋金蒙三国纷争。
  1234年,持续了二十六年的金蒙之战迎来了终局。正月初十,蒙古和南宋联手攻克金哀宗困守的蔡州城,金朝至此灭亡。对于蒙古来说,他们终于报了俺巴孩汗被金熙宗钉死在木驴之上的血海深仇。五年前,成吉思汗在西夏灭亡前夕去世,窝阔台继承了其汗位,完成了成吉思汗灭金的遗愿,并以跳跃式的步伐完成了国家的制度化和封建化。随后,蒙古整合力量准备着手经营金朝故地,残存的金朝势力仍然盘踞在陕西二十余个府州。
  南宋也终于得以一雪“靖康之耻”,金朝的覆灭对南宋军民无疑是莫大的鼓舞,也似乎是一个“中原机会”。南宋开始准备北伐,然而朝廷内部的声音却一如往常分裂,是战是和,让人莫衷一是。意气风发的宋理宗一锤定音,决心出兵北伐,收复三京(洛阳、开封、应天)。
  对于南宋、蒙古而言,灭金不仅是一场复仇行动,而且将带来整个东亚格局的剧变。这必定是一场影响宋金蒙三国政局、命运的历史关键时刻。
關於作者:
宁南左侯
  知乎历史版块知名博主,地理学话题下优秀答主。获得近15万粉丝关注、69万余次赞同、17万余次喜欢,19万余次收藏。
  本名岳远振,1994年出生,山东聊城人。2016年起以网络ID“宁南左侯”为身份活跃于各大网络社交平台。兴趣广泛,爱好天文地理、历史文化、地方志,尤其对宋、金、元、明历史关注颇多,擅长以历史地理及地缘分析政治、战争,多次实地探访古城遗址、遗迹,提倡身临其境感受历史,分析态度冷静,见解独到。有作品发表于北京海淀区《海淀文史》、广西《金田起义研究》等刊物。
目錄
引 子 最后的忠孝军 / 001
第一章 三国困境:宋金蒙的“合纵连横” / 011
播迁与死斗 / 011
犹疑与踟蹰 / 024
联蒙与抗蒙 / 040
第二章 汝南遗事:海东青的悲壮挽歌 / 054
最后的重阳 / 054
最后的突围 / 067
最后的十日 / 081
第三章 渊默之主:宋理宗的韬晦之路 / 093
危险重重的祭陵 / 093
权臣选择的孩子 / 105
韬光养晦的帝王 / 117
第四章 国是之争:荣耀伟业的抉择时刻 / 128
与虎谋皮 / 128
中原机会 / 140
外传:坑灰未冷山东乱 / 148
第五章 史氏掌国:南宋王朝的中原北顾 / 167
隆兴遗恨:史浩 / 167
开禧往事:史弥远 / 183
端平战守:史嵩之 / 202
第六章 端平入洛: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 / 215
三京光复 / 215
仓皇北顾 / 229
明争暗斗 / 240
第七章 大汗之国:历史车轮的朔风卷尘 / 244
经略中州 / 244
可怜淮土 / 257
尾 声 山雨欲来风满楼 / 265
宋金夏蒙纪年对照表(1208-1236) / 273
1234年大事记 / 277
参考文献 / 280
內容試閱
引子 最后的忠孝军
  公元1234年,农历大年初一。
  金朝虽然是白山黑水间的女真人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但统治中原业已百年,受汉族的影响,礼俗文化早已汉化。
  按照中原王朝的传统礼仪,这一天,大臣会前往宫阙朝贺天子,外国的使臣也会来,包括南宋、西夏在内,金朝尽显“上国”威仪。
  在13世纪初的东亚大陆这片土地上,金朝已经取代宋朝的地位,成为“天朝”,南宋、西夏、高丽都对金朝表示臣服,称之为“上国”。西夏将金朝划给他们的土地称为“上国所赐”;根据绍兴和议,南宋高宗皇帝赵构在给金朝的表文中不仅要称金朝为“上国”,而且要自称“臣”;即使金朝南迁开封之后,金宣宗遣人往谕高丽时,仍自称“使知兴兵非上国意”。
  然而,这一年却有些例外:金朝皇帝的宫殿不复威严,街市冷冷清清,也没有外国的使臣前来,甚至连金国臣子的朝贺都取消了。
  南宋人倒是一如既往地来了,只是这次不在金朝接待使臣的馆驿里,而是在城外的军营里,杀气腾腾。
  这个时候的金朝皇帝与统治中枢早已不在那个极尽繁华的中都(今北京)了,他们早在二十年前就放弃了中都,逃到了北宋旧都汴梁城,也就是金朝人口中的“南京”。
  去年他们连南京也守不住了。一年多前,金朝皇帝完颜守绪放弃汴梁,逃到了归德府(今河南商丘),并在六个月后再次逃离,来到了蔡州(今河南汝南)。
  现在蔡州也已经被围数月,从这一刻算起,金朝只剩下十天的寿命。幸或不幸的是,金哀宗完颜守绪此时并不知道这个结局。
  四个月前的九月初十,尾随追击完颜守绪而来的蒙军抵达蔡州城下,挖沟筑垒,准备围城。那一天,完颜守绪让司天台管勾武祯之子武亢算了一卦。
  司天台,也就是后来的钦天监,负责观测记录天文气象、制定颁发历法。因为业务过于专业,对个人的能力要求较高,所以司天台的官吏往往是家族世袭。武亢就是其中的翘楚,史载其“精于占候”,所以完颜守绪专门吩咐人找到了他。
  武亢告诉完颜守绪:今年十二月初三,蒙古人就会攻城。
  进入腊月,城外不仅有蒙古大军,就连以前称臣纳贡的宋朝都派了兵马前来助战。十二月初三,蒙军果然发动了对蔡州城的攻击,武亢算准了。
  完颜守绪又惊又喜,他派人召来武亢,让其再算一卦:“蔡州何日会解围?”
  武亢低头掐算,回答道:“明年正月十三,城下就不再会有一兵一骑。”
  完颜守绪大喜:四十天,他只需要坚守四十天便可以迎来胜利。于是他让有司衙门计算好城内的粮食,做长期打算,只要熬过这四十天,转机就到了。
  这一天是大年初一,也就是第二十七天。这二十七天完颜守绪度日如年,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甚至几乎就没有好消息。守城战几乎耗尽了蔡州的一切,男丁早已经全部登城守御,甚至连壮实一些的女子也被勒令穿上男子服饰,负责给城上运送守城用的石料。
  其实此时金朝的处境已几成死局,死守蔡州不过是困兽之斗,城破只是时间问题。
  十二月初七,蒙军掘开了蔡州城外的练江;宋军也不甘人后,掘开了城南金军据守的柴潭,滔滔洪水注入汝河,金军措手不及。两天后,蔡州外城陷落。
  不过,让完颜守绪感到一丝欣慰的是,效命的将士仍然忠勇无双。
  从十二月初蔡州攻防战开始,蒙军几乎昼夜攻城不歇,城内的金军想尽一切办法死死支撑,其中最值得称道的便是忠孝军。现在城内的粮食不足,各处都发生了军士劫掠的事情。有司衙门细查之下,发现两名忠孝军的提控都统乱杀无辜,抢掠粮食,于是报告给了完颜守绪。忠孝军劳苦功高有目共睹,完颜守绪也想宽恕两人,毕竟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结果忠孝军的首领王山儿义正词严,一口回绝了完颜守绪,理由很简单:杀人偿命。
  忠孝军,金末最重要的军队力量之一,一度被认为有实力逆转金蒙战局。忠孝军组建的背景,是金朝常规军事力量的崩溃。
  金朝的军队制度前后经历过数次大规模的变动。在建立之初,金朝确立的是猛安谋克六级军事编制。猛安谋克是女真语词汇,意为千户、百户,猛安谋克制也是金朝的基本军事制度。不过,随着金朝逐渐占领燕云地区,其后又迅速占据宋朝的黄河流域,金朝又按照北宋后期的军事制度组建了将、部、队三级的仿宋军编制。
  金朝早期军队人数不多,据学者估计,天会三年(1125年)金军南下攻宋的十二万人已经是当时金朝的大部兵力,这些军队中又包括渤海、契丹以及一部分汉人,真正的女真族军队更少。随着金朝国家制度的制定,女真军队逐渐腐化堕落,战斗力与金朝建国之初灭辽、灭宋时不可同日而语。渐渐地,猛安谋克军制就不再能作为军事作战单位使用。
  金朝后期的职业军队勉强能维持住边防与地方的弹压,但是已经失去了大规模军事征伐的能力。金朝后期在每次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时,鉴于作战兵力的缺乏,往往都要下令签军括马。
  签军,是一种临时征募的军队组建方式。《金史·兵志》记载,金朝遇到战事的时候会从民间签取军队,等战事结束就放还回家。金朝初年,金朝曾强迫汉人剃头辫发,所以当时河南、河北、山东等地的汉人签军又被南宋称之为“剃头签军”。签军是金军中地位最低贱者,往往只能担任步兵,在最前方冲锋陷阵,死伤最为惨重。
  因此,金代的签军制度是一种扰民之恶政,紧接着签军令而来的,往往是不同程度的社会动乱。所签之军本是强征而来的庄户民人,士气低落,又缺乏训练,战斗力极为低下,甚至都不足以称为一支军队。
  括马,就是强制征用民间马匹。括马制度伴随了整个金朝,正隆六年(公元1161年),海陵王完颜亮为了南下伐宋,下令“大括天下骡马”,只有七品以上官员方准许留马一匹,民间骡马全部征调。括马活动中,免不了大量人畜的远距离紧急调动,劳民伤财不说,辛苦征集的马匹也往往在超负荷的载重运输中累死,以至尸体“狼藉于道”,于是经常出现战争尚未开始而金朝战马资源便已大量损失的奇景。
  随着金卫绍王大安三年(公元1211年)金蒙战事的全面升级,金朝丢失了草原上的官营马场,战马资源更加匮乏,括马也越来越频繁。宣宗贞祐三年(公元1215年)七月,金宣宗命人征集民间马匹驴骡,以资军用。兴定元年(1217年),金朝再次下令括取民间马匹,并开出高价希望能得到更多隐匿于民间的马匹;哀宗天兴二年(1233年),单纯靠朝廷命令来括取,或者以金钱购买马骡等军用资源的方式已经无法见效,金朝不得不下达私藏马匹有罪的命令。
  不过,忠孝军与此不同。签军是被迫参战,忠孝军却是自愿从军,这是二者的根本区别。
  大安三年(公元1211年),成吉思汗指挥蒙军主力攻打金军重兵设防的抚州野狐岭(今河北张北县南),此役金军兵败如山倒,蒙军趁机掩杀,随后在浍河堡(今河北怀安旧城附近)决战中彻底击败金军,史称“野狐岭之战”。
  野狐岭之战以后,金国的中央机动兵力不复存在,北方边防门户洞开,蒙古人不断进行劫掠,如入无人之境。金宣宗刚继位的贞祐元年(1213年)九月,蒙古大军兵分三路攻金,黄河以北的山西、河北、山东被蒙古的旋风战法抄掠一空,看似固若金汤的城墙与壕堑,在蒙军的黑色苏鲁锭面前如同泥塑一般一触即碎,几乎没有任何招架之力,近百府州只有十一座城池幸免于难。金朝由此意识到,他们的首都正处于蒙古兵锋之上,不过他们非但未整军经武保卫中都,反而主动迁都到南京开封(今属河南),将华北拱手让出,希望能借助河北、河东之地作为屏障换取一丝喘息。
  蒙军在北方占领区烧杀劫掠的暴行,导致漠南、河北大量民众南逃。尽管金朝统治下的河南同样残破不堪,但在朝不保夕的北方民众心中仍然是一片乐土,于是漠南、河北的民众纷纷渡河南下。金朝的新都南京开封府便是相当多南渡流民的目的地,有学者估计,在开封城最终陷落之前,挤在城内的人口达到了惊人的二百余万。
  南渡的难民中,并非只有汉人和女真人,也有回纥人、乃满人、羌人以及河湟一带的党项人。乃满即乃蛮,在《金史》中被称为粘拔恩部,是蒙古草原上较早抛弃两属政策、向金朝表示效忠的部落,也是铁木真在统一草原过程中最后、最大的敌人。
  金蒙开战前的泰和四年(1204年),铁木真率部西进击败乃蛮部,两年后在乃蛮北部兀鲁黑塔黑(今蒙古科布多地区)再次击败残余乃蛮势力,完成了蒙古草原的统一,随后在斡难河源召开大会,建立了大蒙古国,铁木真被尊称为“成吉思汗”。虽然民族、文化各异,但南渡百姓对蒙军都有着深入骨髓的仇恨,这是他们结成“抗蒙统一战线”的基础。
  金朝在最后的几年,从这些由沦陷区逃回来的各民族人员(当时叫“归正人”)中选出精壮,不管有无战马,也不管会不会说汉语,统统重新组织起来,送去枢密院,给予相当于其他军队三倍的军饷,并按照金朝初年一兵二马的旧制给足装备,由此得到了一支上千人的精锐骑兵部队,名为“忠孝军”。忠孝军人数最多时达到七千余人。
  失去家乡故土,让忠孝军无比渴望复仇,立场极其坚定,一贯强烈反对与蒙古议和。金朝后期与蒙古的议和便多次遭到他们的抵制与阻挠。更难得的是,忠孝军具有古代军队中罕见的军纪,金朝历史上每次战争都少不了官军戕害百姓,甚至杀良冒功的情况,但忠孝军严明的军纪成了金朝末期军队里亮丽的风景,这些面有悍色的粗人身上,却具有所谓“王师”应有的风采——秋毫无犯,甚至在过境之时,街道上趁火打劫的歹人都大为减?少。
  凭借严格的纪律、优良的装备、高昂的斗志,忠孝军一度扭转了金军对蒙作战中屡战屡败的局面,在卫州、大昌原、倒回谷等战役多次获得大捷。金人对他们寄予了厚望,甚至一度认为有此一军,金朝复兴有望。
  不过,蔡州城内的忠孝军已经是这支军队最后的残余,其大部队与其他数支金军一起葬送在了两年前。
  正大九年(1232年)正月十五,元宵节,金军主力与铁木真之子窝阔台、拖雷率领的蒙军在河南钧州三峰山决战,全军覆没,史称“三峰山之战”。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