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黑暗时代(476—918):欧洲夜幕闪现文明曙光

書城自編碼: 3925329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世界史
作者: [英]查尔斯·欧曼 著,朱雨辰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52040074
出版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HK$ 116.2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心态制胜:重塑底层逻辑,打造赢者思维
《 心态制胜:重塑底层逻辑,打造赢者思维 》

售價:HK$ 62.9
荷马史诗:全八册
《 荷马史诗:全八册 》

售價:HK$ 288.0
时间贫困:如何利云时间 决定了我们是谁
《 时间贫困:如何利云时间 决定了我们是谁 》

售價:HK$ 71.4
在菜场,在人间
《 在菜场,在人间 》

售價:HK$ 70.2
对话艺术家保罗·考克斯:创意源于限制
《 对话艺术家保罗·考克斯:创意源于限制 》

售價:HK$ 142.8
盛世的奠基:康熙与清朝统治的巩固(1661—1684)(海外中国研究文库·一力馆)
《 盛世的奠基:康熙与清朝统治的巩固(1661—1684)(海外中国研究文库·一力馆) 》

售價:HK$ 95.6
经纬度丛书·埃及7000年:人类漫长而灿烂的文明
《 经纬度丛书·埃及7000年:人类漫长而灿烂的文明 》

售價:HK$ 154.9
超越百岁:长寿的科学与艺术
《 超越百岁:长寿的科学与艺术 》

售價:HK$ 118.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155.8
《 汗青堂丛书131·罗马与耶路撒冷:古代文明的冲突 》
+

HK$ 130.7
《 边缘女人:十七世纪的三则人生故事 》
+

HK$ 144.0
《 汗青堂丛书127·西班牙:世界的中心,1519—1682 》
+

HK$ 94.4
《 中世纪感官文化史 》
+

HK$ 118.6
《 罗马的敌人:撼动帝国的蛮族 》
+

HK$ 142.8
《 好望角丛书·病入股肱:日本近代史上的天皇与军队 》
編輯推薦:
一个大离乱、大碰撞、大融合的时代
一部深刻影响欧洲中世纪书写的经典著作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中世纪系列·重磅推出

黎明破晓前的欧洲历史
始于“帝国日落”——西罗马帝国灭亡
蛮族入侵彻底改变欧洲格局
文明撞击剧烈搅动历史风云

东罗马帝国风景独好,延续罗马荣光

法兰克帝国独领风骚
查理大帝时代再现统一之势

“虔诚者”路易时期
三子相争,三分法兰克

维京人袭来,欧陆风云再起

德意志萨克森王朝开启

文化在前进与倒退的交替中艰难发展
夜幕中闪现若干晨星,曙光已然冲破晦暗迷雾
內容簡介:
公元前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欧洲“黑暗时代”(中世纪)即将开启。
罗马人不再统治地中海西部的大片土地,这些土地落入汪达尔人、西哥特人、法兰克人以及其他部落的手中,而此前这些人被罗马人称为“蛮族”。

然而,这个时代并不像后世描述的那般一片黑暗。西罗马帝国陨落之后,许多变革仍在发生,罗马帝国的影响仍在许多方面得以延续。

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东罗马帝国持续繁荣,不仅在许多方面继承了罗马帝国自奥古斯都时代以来取得的成就,还发展出新的司法体系以管辖其广阔疆域,同时推动了艺术和建筑形式的创新。

即使在公元476年后的权力真空期,西欧也并未完全陷入黑暗之中,相反,许多新的强大帝国出现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查理大帝统治下的法兰克帝国。

在这部关于欧洲中世纪的经典之作里,那些魅力非凡的人物逐一登场,从公元6世纪早期统治意大利的狄奥多里克大帝,到在图尔战役中所向披靡查理?马特,再到“矮子”丕平和“虔诚者”路易……由此展现出现代欧洲的雏形如何在战争与冲突中生发。
關於作者:
查尔斯·欧曼(Charles Oman)

英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曾在牛津大学师从英国现代史大师威廉·斯塔布斯。1905年,继著名历史学家蒙塔古?布罗斯之后被选为牛津大学现代史希尔奇克教授,同年被选为不列颠学会会员。1917—1921年,担任皇家历史学会主席。在学术生涯中,欧曼开创性地通过残缺凌乱的历史文献再现了中世纪时期的战役。一生著述颇丰,其作品涵盖从古代史到拿破仑时代军事史等多个领域,为后世历史学家广为借鉴。
目錄
第一章? ? 奥多亚克和狄奥多里克?476—493
第二章? ? 狄奥多里克——意大利王?493—526
第三章? ? 君士坦丁堡众帝?476—527
第四章? ? 克洛维和高卢的法兰克人 481—511
第五章? ? 查士丁尼的对外战争?528—540
第六章? ? 查士丁尼(续)?540—565
第七章? ? 早期的法兰克国王和他们在高卢的统治?511—561
第八章? ? 哥特人在西班牙?531—603
第九章? ? 查士丁尼的继承人?565—610
第十章? ? 墨洛温王朝的衰败?561—656
第十一章? 伦巴第人在意大利,教皇的崛起 568—653
第十二章? 希拉克略?610—641
第十三章? 西哥特的衰败和毁灭 603—711
第十四章? 东罗马帝国和哈里发的竞争?641—717
第十五章? 伟大的宫相的历史?656—720
第十六章? 伦巴第人和教皇 653—743
第十七章? ? 查理·马特和他的战争 720—741
第十八章? ?支持圣像破坏运动的皇帝以及东罗马帝国在 8 世纪的境况?717—802
第十九章? ? “矮子”丕平以及法兰克和伦巴第的战争?741—768
第二十章? ? 查理大帝早年:征服伦巴第和萨克森?768—785
第二十一章? 查理大帝后来的战争和征服?785—817
第二十二章? 查理大帝和帝国
第二十三章? “虔诚者”路易?814—840
第二十四章? 法兰克王国的衰败——维京人来袭 840—855
第二十五章? 黑暗时代:从洛泰尔一世去世至“胖子”查理被废黜?855—887
第二十六章? 9 世纪的意大利和西西里岛?827—924
第二十七章? 德意志 888—918
第二十八章? 9 世纪的东罗马帝国?802—9129
第二十九章? 9 世纪末的西欧
內容試閱
自序

尽管本书篇幅有限,但我相信,它可能对学习欧洲历史的学生有一定的用处。市面上有众多涉及公元 476年至公元 918年各个历史阶段的优秀专著,但却没有一本能涵盖整个历史阶段的英文巨著。人们普遍认为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的杰作详细描述了这段历史,但只要仔细阅读,就会发现他的作品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据我所知,读者无法在一本现代英文书籍中同时了解伦巴第国王的故事,找到穆罕默德在 9世纪入侵意大利和西西里岛的描述,或欧洲早期历史上的琐碎章节。因此,我希望详细介绍发生在公元476 年至公元 918之间历史的方方面面,对读者提供阅读借鉴。我要对两位健在的作家——古斯塔夫·里希特(Gustav Richter)博士和都柏林大学的伯里(Bury)教授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他们的作品帮助我总结介绍了该时期的重要历史。古斯塔夫·里希特在原创作品《法兰克帝国年代记》(Annalen des Frankischen Reichs)中很好地介绍并研究了墨洛温和加洛林时代,而伯里教授的《罗马帝国晚期史》(History of Later Roman Empire)详细记载了公元 476 年至公元 800 年的东罗马帝国历史。

此外,专有名词的选择问题一直令人困惑不已。在该书的撰写中,地名都使用了最现代的表达。在人名的选择上,一些众所周知的名字,例如查理、亨利、格里高利和路易,若使用古语,多少有些卖弄学问的色彩,其他的名字均采用当时作者的表达。

第二章
狄奥多里克——意大利王? 493—526

东哥特民族——狄奥多里克其人——狄奥多里克在意大利的治理——狄奥多里克在罗马——狄奥多里克的外交政策——与法兰克人和勃艮第人的战争——在西欧的霸权——晚年不幸——波爱修斯(Boethius)之死——狄奥多里克伟大计划的失败


从国家形态和建制的角度出发,狄奥多里克取代奥多亚克成为意大利的统治者之后,局面并没有发生变化。而从实际角度出发,这样的政权更迭意义重大,毕竟这个新的条顿王国要比之前强大得多。王国的统治者更加年轻有为,他的智慧和远见在公元 5至 6 世纪的日耳曼人中首屈一指。此外,现在东哥特人的军事力量远远超过了奥多亚克手下那帮雇佣军。东哥特人是一个庞大的部族,一个世纪以来,他们克敌宁乱,战无不胜,以勇武自矜。在过去20年中,国王次次势在必得,带领他们取得胜利,因此他们对国王忠贞不贰。虽然东哥特人仍保持同祖先一般的骁敢,但经过三代人的统治,他们的文明水平遥遥领先于其他条顿部落。衣着、盔甲和生活方式都体现出了他们和罗马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信奉基督教已逾百年,早已摈绝了祖先们的异教信仰和野蛮风俗。乌尔菲拉(Ulfilas)所著的著名哥特语《圣经》最早孕育了条顿文学的萌芽。一些留存至今的文献就是以乌尔菲拉为人民设计的文字写就的,这表明哥特神职人员甚至普通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语言书写。狄奥多里克自己从来没有学过写字,但他的臣民中一定有很多人能做到。虽然国王实际上并不鼓励哥特人学习书本知识,但是在跟随他的那一代人中,仍有很多哥特人精通古罗马语和古希腊语,有些人甚至自称哲学家,师从柏拉图。

在所有的日耳曼部族中,东哥特人似乎最适合成为新王国的核心—— 一个建立在罗马帝国的废墟之上、即将发展壮大的文明国家。这项伟业离不开领头人的指引,而狄奥多里克无疑是最合适的领袖人选。他曾在君士坦丁堡充当人质,这 10 年光阴让他洞察了罗马行政体制的优缺点;而作为部族首领,与罗马人和蛮族长达 20 年的作战经验让他蜕变成一名举世无双的将领。在意大利政治家眼中,狄奥多里克是一个智多星,总能化解帝国管理中的疑难问题;而在东哥特士兵们眼中,狄奥多里克不仅是阵前高明的统帅,还是军中英武的战神。不管是在多瑙河边重创格皮德人,还是把奥多亚克手下的雇佣军卷入阿迪杰河,国王都亲自率军冲锋,冲破敌人的盾墙,锁定胜局。但狄奥多里克不仅仅是伟大的政治家和战士,他还有着宽阔的胸襟和深刻的思想。他的实践智慧体现在众多民间谚语之中。尽管狄奥多里克的性格多少存在缺陷,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有一颗健全而正直的心。尽管他的文臣卡西奥多罗斯(Cassiodorus)执笔语言晦涩,连篇累牍,但是狄奥多里克心中对于公平正义的坚守仍然在许多公函文件中熠熠生辉。在日耳曼民族诸王中,他是“唯一的公正之人”,决心制止哥特人的暴力行径——不亚于罗马人的欺猾——来向世人证明自己公正无私,一视同仁。狄奥多里克是当时所有统治者——无论是罗马人还是日耳曼人——中唯一没有进行过宗教迫害的国王。“国王不能控制宗教,因为没有人能违背自己的意愿,被他人强迫信仰某种宗教。”狄奥多里克的这一宏伟宣言振聋发聩,千百年来无人超越。尽管他本人是阿里乌斯派信徒,但是他却像任用本教派信徒一样自如地任用天主教徒、哥特人和罗马人。甚至连犹太人也在他那里得到了公正的对待,而其他国家都普遍排斥犹太人。狂热的基督徒曾因憎恨犹太教拉比滋扰以及犹太教堂亵渎神灵而对狄奥多里克大加辱骂,这恰恰印证了人们对他的赞美。狄奥多里克说:“即使是在信仰上误入歧途之人,也不应被拒绝。”能够容忍犹太人的大多是半异教徒或不可知论者,但他不是;狄奥多里克的敕令暂时庇佑了饱受压迫的希伯来人,也使得他们抛却了冷漠和愤恨。

狄奥多里克在安顿部族、规划定居方面展现了非凡的能力。奥多亚克 17 年前没收的 1/3 土地似乎已能满足建设发展之需。这些土地由雇佣军掌管,他们中的大部分战死沙场,即使有人侥幸逃生,最终也会在暴乱和屠杀中丧命。这些暴乱屠杀的发动者正是意大利人,当他们得知奥多亚克被困于拉文纳时,他们便通过暴动和杀戮来庆祝奥多亚克的垮台。因此,狄奥多里克不必进一步掠夺当地地主来养活自己的族人。不过地主确实受到过威胁,狄奥多里克曾扬言要剥夺那些长期效忠奥多亚克的意大利人的土地和权利,但是最后他从善如流,那些人幸免于难。因此,哥特人定居此地后和狄奥多里克的新臣民和平相处,纷争甚少:他们大多聚集在波河河谷沿岸和皮切诺(Picenum),偶有散居于托斯卡纳(Tuscany)和意大利中部。进入意大利南部的人极少,几乎所有人都在乡下定居,务农为业。只有在拉文纳、帕维亚和维罗纳等帝国皇城,哥特人才在城镇人口中占据着可观的分量。

狄奥多里克的意大利管理方案值得仔细研究。他没有彻底清除残存的罗马行政制度,也没有迫使哥特人服从罗马法律。两种管理体制并行运作,这深得他意。哥特人受本族“伯爵”(遍布意大利各省的哥特行政官)的统治和审判,即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郡长。罗马人有事则会向同族的执法官寻求公道。如果一个哥特人和一个罗马人打官司,这个案件就会交由法官席上并席而坐的哥特伯爵和意大利法官共同审理。

在中央政府中也存在同样的并行制度。狄奥多里克的朝廷在许多方面与另一位日耳曼国王的朝廷颇为相似;狄奥多里克四周有御前侍卫,这些人都是国王的亲信,哥特人称之为王家事务官(Saiones),但在英国历史中应该被称为塞恩(thegns)或哥塞特(gesith)。王家事务官受国王差役,他们在凉亭和大殿里担当侍从,在战场上充当护卫。在王家事务官等级之上,还有两三类显赫的官职,这些人是中世纪后期宫廷中的高级官员,比如王宫内侍(chamberlain)、王宫主管(praepositus domus)、(罗马时期被称作士兵统帅的)上尉、国王的高级仆役和管家。

除了由条顿人组成的朝廷,波爱修斯口中的“王家大堂的猎犬”狄奥多里克还一直保持着罗马官员的完整编制,这些官员仍使用罗马帝国时期的旧有头衔,比如:禁卫军长官(praetorian praefects)、职官监(masters of the offices)、财务官(quaestors)和公证人(notaries)。他小心审慎、明察秋毫,挑选出意大利臣民中最诚实者担任这些职务,因此他的朝臣们从来没有像后代皇帝的手下那样结党营私、欺压百姓。狄奥多里克甚至任命利贝里乌斯(Liberius)为禁卫军长官。奥多亚克在世时,利贝里乌斯始终对他忠心耿耿,正是他的忠贞令狄奥多里克大为赞赏。毋庸置疑,意大利的中央政府内精英荟萃。但是往往越优秀的人越容易沉溺于古罗马荣耀的虚幻梦想,也就越有可能憎恨东哥特人的英明统治。波爱修斯——最后一位罗马人——一生都在为狄奥多里克效力,却从未真正地忠于他。

狄奥多里克统治时期,意大利进行的改革不胜枚举。其中最为明智的便是妥善修复帝国早期的旧大道、渡槽和排水渠。狄奥多里克自己是个伟大的建造者,他在维罗纳和拉文纳建了王宫。唉!可惜现在只留下残砖破瓦。但他在保护古建筑方面更费苦心:每年拨发约 200 磅黄金,用以修复罗马的宫殿和公共建筑;他也保护雕像和纪念碑,并在罗马雕像群中添了他自己的雕像。狄奥多里克也自视为真正的恺撒,他甚至在马克西穆斯竞技场举办马车竞技比赛,在古罗马广场上对着聚集的民众激情演说。他出席并参与元老院的辩论,试图通过增加一些哥特议员来活跃元老院氛围。尽管他在恢复曾对罗马性命攸关的面包救济方面疏忽大意,但是他经过税改,立功自赎,人民负担减轻,国库日益充实。狄奥多里克去世时,拉文纳的国库估值不低于 4 万磅黄金,相当于如今的 16 万英镑现金。

狄奥多里克治理内务贤良有方,他的外交政策也同样坚定有力。他首先与东罗马帝国建立友好关系。奥多亚克去世之前,狄奥多里克就谴使禀报芝诺:征服意大利的使命已圆满完成,望帝国尽快授予自己头衔。然而不巧,使者到达时芝诺刚刚驾崩,继任者阿纳斯塔修斯(Anastasius)忙于镇压骚乱。直到公元 497 年,皇帝才最终承认哥特国王是意大利的统治者。之后,阿纳斯塔修斯把 20 年前奥多亚克向芝诺进献的皇位宝器——君主紫袍和皇冠,它们的上一任主人是小皇帝罗慕路斯——转送给狄奥多里克,以此作为他姗姗来迟的认证。

阿马立王朝统治意大利的 33 年里,狄奥多里克与皇帝只发生过一次争执,那便是公元 505 年伊利里亚骚乱引发的边境争端。狄奥多里克考虑恢复西罗马帝国的东部边界,其手下将领已经征服了潘诺尼亚、塞尔曼(Sirmium)和辛吉度努姆,侵入默西亚领土,并与东罗马军队展开激烈交锋。公元 508 年,阿纳斯塔修斯的两位将军对阿普利亚(Apulia)发动大规模突袭。3 年来骚乱频繁,但却没有爆发大战。就像西罗马帝国时期一样,双方最终签订了和平条款,将萨韦河和多瑙河定为国界,一切也随之尘埃落定。

处理意大利与西边、北边各邻国的关系时,狄奥多里克更是棋高一着。与奥多亚克一样,他继续保卫阿尔卑斯山以外的古罗马地区。这些地区曾是雷蒂亚(Rhaetia)省和诺里库姆省的一部分,现在都变成了日耳曼人而非罗马人的土地。公元 496 年,许多阿勒曼尼人或施瓦本人被法兰克人克洛维(Chlodovech)从缅因河和内卡河地区驱逐出去,流亡到了雷蒂亚。东哥特人命令以莱茵河上游为界,在巴塞尔(Basel)和康斯坦茨(Constanz)之间叫停了法兰克人的追杀。这些人得到狄奥多里克的保护,死里逃生。作为回报,他们欣然承认狄奥多里克的最高统治地位。再往东,在诺里库姆,罗马人的移居地现在被形形色色的日耳曼残余力量占据:鲁吉、斯基里和图尔奇林基部族。这些人开始称自己为巴伐利亚人——几年后我们一定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他们也像阿勒曼尼人一样,愉快地认狄奥多里克为宗主并向他进贡。

早在公元 476 年,奥多亚克就把马赛(Marseilles)和其他服从皇帝统治的城镇让给了西哥特人。因此,狄奥多里克登基之时,王国四周被阿尔卑斯山环绕。在阿尔卑斯山的另一边,西哥特人阿拉里克现在控制着罗纳河河口和普罗旺斯海岸,勃艮第人贡多巴德统治着从阿维尼翁(Avignon)远至贝桑松(Besancon)和朗格勒(Langres)的罗纳河中游及上游地区。克洛维的法兰克王国现在延伸至卢瓦尔河和塞纳河上游,位于勃艮第和西哥特的北边,远离阿尔卑斯山以南的狄奥多里克王国。

东哥特国王和这 3 位君主往来密切。狄奥多里克甫一登基就向克洛维提亲,求娶其妹奥格弗莱达(Augofleda)。他希望通过联姻,能将聪明而又肆无忌惮的法兰克人牢牢握在手心。尽管他来到意大利前已经有两个妾生的女儿,但是奥格弗莱达所生的孩子阿玛拉逊莎(Amalaswintha)是狄奥多里克唯一合法的婚生子。与法兰克公主结婚后不久,狄奥多里克就把两个私生女分别嫁给了勃艮第贡多巴德的长子西吉斯蒙德(Sigismund)和西哥特国王阿拉里克。这样一来,左邻右舍都成了他的亲家。

然而,狄奥多里克的新亲戚之间仍有重重矛盾。公元 499 年,克洛维攻打贡多巴德并侵入他的领土,贡多巴德被击溃,只好退居最南端的据点阿维尼翁。尽管法兰克人之前凯歌频奏,但最终却失去了所有战利品,于是他们转而攻击西哥特国王。狄奥多里克竭力阻止这两场战争,但都以失败告终。公元 507 年,他的大舅子克洛维攻占了高卢南部,在战斗中杀死了他的女婿阿拉里克,这让狄奥多里克义愤填膺。勃艮第人和法兰克人后来联手消灭了西哥特人。如果狄奥多里克当时没有插手的话,他们也许早就这么做了。西哥特的王位继承人现在是阿拉里克和狄奥多里克之女所生的儿子——阿马拉里克(Amalric)。为了保卫外孙的王国,狄奥多里克向克洛维和贡多巴德宣战。他的军队翻越阿尔卑斯山,前去营救滞留高卢的西哥特残部。大军兵分两路;一支穿过科欣阿尔卑斯山脉(Cottian Alps)攻击勃艮第王国;另一支进入普罗旺斯,横扫阿尔勒(Aries)城外的法兰克 – 勃艮第围攻者。凭借其一贯的好运气,狄奥多里克于 509 年收复高卢南部的迪朗斯(Durance)和塞文山脉(Cevennes),克洛维的征服之旅最终止步于阿基坦(Aquitaine)。现在,东哥特军队进军西班牙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他们要帮助当时还是孩子的阿马拉里克对抗盖萨里克。盖萨里克是阿拉里克二世的私生子,在巴塞罗那自立为西哥特国王。游击战持续了两年,尽管这个冒牌国王曾向汪达尔国王撒萨蒙德(Thrasamund)寻求援助,但他最终仍没逃脱被捕杀害的命运。

接下来的 14 年里,狄奥多里克担任西班牙摄政,直到外孙阿马拉里克成年。狄奥多里克与阿马拉里克一样被公认为西哥特国王,统治着历经 200 年重新统一的哥特民族。他在东西哥特王国享有一致的权威,无论是西班牙还是意大利都令出如山。东哥特贵族狄乌蒂斯(Teudis)成了他在纳巴达(Narbonne)的代理官,统治罗纳河以西的所有西哥特土地。而罗马人利贝里乌斯被任命为高卢禁卫军长官,在阿尔勒古城管理西哥特普罗旺斯。

狄奥多里克的势力达到顶峰,领土从及塞尔曼(Sirmium)到加的斯(Cadiz),从多瑙河上游延伸至西西里。他统治着旧日西罗马帝国的大半领土,甚至在其势力范围之外的高卢和阿非利加地区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公元 507 年至 510 年战争后,法兰克国王克洛维去世,他的 4 个儿子瓜分了国土,并与东哥特人议和,此举实乃勃艮第王贡多巴德之翻版。

各方势力在接下来的 12 年里(511—523)和平相处。随后,已是高龄的狄奥多里克终于有机会插手高卢事务。勃艮第国王西吉斯蒙德是狄奥多里克大女儿的丈夫,他是一个阴郁而多疑的暴君,谋杀了自己的长子兼继承人西格里克(Sigeric)。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狄奥多里克,为了惩罚他的罪行,狄奥多里克与法兰克人结盟,联合攻打勃艮第。他征服了迪朗斯和德龙(Drome)之间的土地,而位于东哥特西北边的阿维尼翁、奥朗日(Orange)和维维耶尔(Viviers)也被纳入王国版图。

狄奥多里克及其邻国建立的家族联盟势力甚至扩张到了地中海之外。他把妹妹阿玛拉菲达(Amalafida)——一位风华不再的孀居公主——许配给汪达尔老国王撒萨蒙德。由于这层姻亲关系,撒萨蒙德在狄奥多里克眼中就不再是一位属臣,而是一个小辈。狄奥多里克发现,汪达尔人竟敢帮助西班牙的篡位者盖萨里克,于是就向汪达尔王国征收贡物;他还命令撒萨蒙德,今后任何事项必须经由其妻阿玛拉菲达同意方可行事。撒萨蒙德内心并无怨恨,甚至尽一切努力来讨好他的大舅子。事实上,胡内里克去世之后汪达尔王国便江河日下,汪达尔人自然不会冒险与狄奥多里克发生冲突。贡萨蒙德(484—496)和撒萨蒙德(496—523)统治时期,阿特拉斯山的摩尔人不断侵占汪达尔王国领土。贡萨蒙德不是前任国王胡内里克那样的迫害者,他曾努力帮助天主教徒,召回了被流放的主教,重新开放教堂。但是这些恩惠并不能挽回他的臣民。在他统治期间,摩尔人征服了从丹吉尔(Tangiers)到该撒利亚(Caesarea)的整个海岸地区。他的弟弟撒萨蒙德则截然相反,他恢复了宗教迫害政策,将 200 名天主教主教驱逐到撒丁岛(Sardinia)。胡内里克时期的恐怖又一次笼罩着汪达尔王国。在对付国内的反叛者时,撒萨蒙德自然也没有比哥哥更幸运。他知道,与狄奥多里克发生冲突无异于自取灭亡,因此他尽可能避免一切对外战争。公元 523 年,撒萨蒙德垂垂老矣,据说他听闻军队惨败,悲痛离世。他的表亲希尔德里克(Hilderic)继位。希尔德里克是胡内里克和罗马公主欧多西娅的儿子,是狄奥多西大帝家族最后的子裔。他由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母亲教育长大,是第一位信奉罗马正教的汪达尔国王。希尔德里克结束了对天主教徒的迫害,但他的统治并非比前两个堂兄更加贤明。希尔德里克热情支持天主教,引起了许多汪达尔臣民的不满。他遭到了狄奥多里克之妹(王太后阿玛拉菲达)领导的叛党攻击。阿玛拉菲达想拥立已故丈夫的侄子为阿非利加国王。公元 523 年,希尔德里克平定叛乱,俘获并囚禁了阿玛拉菲达,狄奥多里克闻讯惊怒。只要狄奥多里克还健在,希尔德里克就只能把王太后关在牢里,不能伤她分毫;但是公元 526 年狄奥多里克去世后,希尔德里克便立刻残酷地杀害了这位年迈的王太后。从此,汪达尔人和东哥特人形同陌路。

狄奥多里克晚年阴云密布,妹妹遭人囚禁并不是他唯一的苦恼。王位的继承问题也让他心烦意乱。他把唯一的婚生子阿玛拉逊莎许配给一个名叫尤塔里(Eutharie)的西哥特王子。尤塔里的谨慎和英勇出乎人们的意料。狄奥多里克打算让女儿女婿两人一同统治东哥特王国。然而,公元 522 年尤塔里去世,只留下一个 5 岁的男孩。狄奥多里克明白,尤塔里去世后,王位之上的孤儿寡母将会面临重重危险,其中最大的危险便来自他的外甥狄奥达哈特(Theodahat)——阿马立家族的第一顺位男性继承人。狄奥达哈特好密谋,生性无耻,臭名远扬。

或许因为这些家族问题,狄奥多里克满腹牢骚,苦不堪言。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还与一些最优秀的意大利臣民闹起了矛盾。不论对错,他开始相信意大利人会利用他的死亡来煽动君士坦丁堡皇帝反对年幼的东哥特继承人。这个想法不无道理:尽管狄奥多里克智慧能干,大多数罗马遗民却从未善待这个信奉阿里乌斯教派的哥特统治者,至少元老院的一些人在与罗马皇帝查士丁一世(Justin Ⅰ)秘密通信。查士丁一世这位东罗马皇帝无疑是 50 年来最为坚定的正教徒,他镇压阿里乌斯教派,点燃了全世界天主教徒的热情。意大利的忠实教徒无疑会拿他的行为与狄奥多里克的做法相比,而主张绝对公正的后者明显处于劣势。公元 524 年,行政长官西普利安(Cyprian)指控贵族阿尔比努斯(Albinus)向君士坦丁堡送信,信中有反对东哥特统治的内容。在审判中,意大利知识分子的主要代表波爱修斯——当时最著名的作家、哲学家、神学家、天文学家和机械师——作为宫廷顾问为阿尔比努斯辩护。波爱修斯言辞激烈地回应针对阿尔比努斯的指控。他高呼:“如果阿尔比努斯有罪,那么我本人乃至整个元老院都有罪。”而控告人西普利安并不罢休,他进一步举证来证明波爱修斯是曾与查士丁通信的元老院成员之一,或者说波爱修斯至少曾竭力掩护那些真正参与过的人。这一指控并没有得到充分证实,但老国王已然怒不可遏;最受他偏爱和重用的臣子竟背叛了他,是可忍孰不可忍!狄奥多里克下令在元老院审判波爱修斯,并给他定了罪。波爱修斯被关押在监狱一年——这一年给后世留下了无价之宝。波爱修斯在囚禁期间完成了著作《哲学的慰藉》。这本书抚慰了中世纪一个又一个高尚但不幸的灵魂,俘获了无数读者的心,阿尔弗雷德大帝(King Alfred)和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都是它的忠实读者。在监禁的最后几年里,波爱修斯受尽折磨,最终被处死。他可能是清白的,或许他根本没有和君士坦丁堡秘密通信;但更有可能的是,他的信件虽然并无恶意,早有预谋的指控者和充满恐惧的国王却从中读出了他意图背叛的意味。

公元 525 年,波爱修斯死后,狄奥多里克又处决了波爱修斯年迈的岳父——元老院长老塞马库斯(Symmachus),仅仅是因为怀疑他对女婿的死心怀不平。塞马库斯的罪行并没有进一步得到指控,也没有正式的审判。处死塞马库斯是狄奥多里克一生中第二个不可饶恕的罪过,仅次于谋杀奥多亚克。

在老国王统治的最后两年里,其他人也深受其害。查士丁迫害阿里乌斯派信徒让狄奥多里克怒火中烧,他威胁要让意大利的天主教徒血债血偿。狄奥多里克命令罗马主教约翰(John)立即前往君士坦丁堡告知皇帝:继续迫害阿里乌斯派信徒无异于向哥特人宣战,东哥特王国的正教教徒也会受到攻击。受到威胁后的查士丁停止了对阿里乌斯派信徒的骚扰,并将罗马主教奉为上宾。这却引起了意大利国王的怀疑。狄奥多里克认为约翰对皇帝过于友善,他怀疑约翰在君士坦丁堡表现得毕恭毕敬是想要离间忠诚的罗马臣民。教皇从君士坦丁堡回来后就被关进了监狱。由于身体状况欠佳,不久之后约翰就离开了人世。公元 526 年,他被罗马教会追封为殉道者。

在意大利人眼中,塞马库斯被处决、教皇约翰被监禁无疑预示着狄奥多里克的宗教迫害马上就要蔓延至意大利全境。传言说,阿里乌斯派信徒已经得到了国王关闭天主教堂的法令,哥特人要拿起武器对付他们的同胞。回顾狄奥多里克稳定的前半生,很难想象日后他会实施如此疯狂而狷狭的计划。但是,迟暮之年的狄奥多里克确实变得阴郁多疑、冷酷无情。教皇约翰死后不久,他也被痢疾夺走了生命。他的离世对自己的名誉和臣民都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他早死 3 年,他就不会对波爱修斯痛下杀手,这对他自己和人民都会更好。他去世时,坊间流传着几个古怪的传说:几位圣隐士目击狄奥多里克的灵魂被约翰和塞马库斯伤痕累累的鬼魂拖下地狱,或是狄奥多里克被自己这个恶魔亲手杀死。这些离奇的故事表明,狄奥多里克最后不得人心。

统治意大利 33 年、统治西班牙 12 年后,狄奥多里克去世,享年 72 岁。他被哥特人埋葬在拉文纳城外,那里有他多年前为自己建造的圆形陵墓。他的遗骨早已风化,但是他那座空荡荡的坟墓留存至今,可谓哥特人统治意大利 60 年里唯一完好无损的纪念碑。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