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艺术家(一个情商智商双高的嘎小子,奋斗成财富大鳄的故事。)

書城自編碼: 3911813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中國當代小說
作者: 子日山
國際書號(ISBN): 9787521223989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9-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5.7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香港金融史(1841?2017)
《 香港金融史(1841?2017) 》

售價:HK$ 201.6
内陆之行
《 内陆之行 》

售價:HK$ 117.6
扫群雄平四夷:李靖
《 扫群雄平四夷:李靖 》

售價:HK$ 59.8
私域社群营销:从引流到变现运营实战
《 私域社群营销:从引流到变现运营实战 》

售價:HK$ 93.6
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 (新版)
《 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 (新版) 》

售價:HK$ 69.6
法兰西的兴衰:从立国到当今
《 法兰西的兴衰:从立国到当今 》

售價:HK$ 105.6
民间传说与现代人的深层心理
《 民间传说与现代人的深层心理 》

售價:HK$ 54.0
枝春在野
《 枝春在野 》

售價:HK$ 51.4

 

建議一齊購買:

+

HK$ 82.3
《 归海(暌违六年,张翎全新长篇归来;在寻找别人的珍珠时,不经意间打开了自己的蚌壳) 》
+

HK$ 139.2
《 大宅门(平装) 》
+

HK$ 67.8
《 生活隐瞒了什么(对生活始终充满无力感的三十岁青年的灵魂袒露) 》
+

HK$ 83.5
《 换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张平 全新长篇小说) 》
+

HK$ 69.6
《 哀眠 》
+

HK$ 69.0
《 不过如此(充满形而上的洞察与思辨,呈现历史与现实、敏感与坚守、苦难与信念、信仰与追求的火热情怀) 》
編輯推薦:
小说以风趣幽默的语言,写了一个情商智商双高的嘎小子,奋斗成财富大鳄的故事。
內容簡介:
小说讲述了一个嘎小子奋斗成功的故事。一个资质平平、没有背景的小城青年,不甘于大学任教的枯燥生活毅然辞职,依靠自己超高的情商和灵活机智的头脑,为心爱的女孩出头的过程中,意外获得掘金机会,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创造财富机会,重估人生价值,艺术性地发挥人性,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思想探索。
作品以独特的第一人称视野来解读社会,情节跌宕起伏,语言生动,可读性强,旨在告诉人们生活是有无限可能的,人人都在创造,人人都是艺术家。
關於作者:
子日山,2017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你说的天堂一片荒凉》,2018年出版第二部长篇小说《我的天》,此部《艺术家》是其第三部长篇小说。
內容試閱
1
我其实活在神圣世界现实世界野兽世界中,这若是太费解,就可以简化为我身体的三段,脖子往下都是野兽世界,嘴巴和眼睛是现实世界,脑袋是神圣世界。
当然还可以说我从野生世界来,社会教育是神圣世界,而我只能折中活着,结果就是现实世界。
我觉得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受过大学教育,因此每次做事都需要先讲规则讲逻辑,这样我就需要不断论证,然后就是磨磨叽叽耽误了事,我不能再这样做了。
这个夏天我回了家乡,在一个粉红色的天空下,我开了辆车,我是一个人,装作一种飞舞,那是六岁时的家乡,现在已基本废弃了,只是孤零零的几栋破旧的红砖瓦房,四处都是绿色植物,它们在肆意生长着,门口几位老人围坐着,应该是在聊天也是在阴凉处清爽,他们形态各异,但都是黑黢黢的面孔,望着车和车内的我,他们是茫然的是陌生的是好奇的,他们一定知道过去的我,甚至他们比我还知道过去的我。
在车内的我没有表情,像我在繁华都市的十字路口一样,因为我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我说什么都是围绕现在,现在是令人乏味的,而过去呢,过去是我无知的,是不愿面对的。我的车像一片乌云途经沙漠一样,慢慢遮蔽再慢慢飘去,他们不知道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已经变了,变成一个知道过去知道现在知道未来的毫无情趣的艺术家,而他们呢,享受着此刻的清凉,在各自的命运里喜怒哀乐,在共同的话题里咀嚼反刍。
每晚睡前我在脑子里构建一个王国,我死后被指定为宇宙之王,因为死了以后就离开地球了,就进入宇宙中心了,地球和宇宙中心不在一个维度上,就如同祖宗和我之间的关系,反正我被指定为宇宙之王,很多夜晚我又被这个细节纠结,因为找不到被指定为宇宙之王的理由。
2
二十年前我在济南的一家名为金泰广告公司的时候喜欢一个名叫管青的女孩,她说爸妈都是上海人并以此为傲,她皮肤细白个子高挑,长得异常漂亮,我后来才发现上海女孩漂亮的其实比例不高,另外她还自认是优雅的,这真诱惑了我。她进这家广告公司应该是有关系的,因为她的确毫无才气,她就是个庸人俗人,这是我的直觉,但我就是喜欢她,就是因为她漂亮和自信。
她对我根本不理睬,因为她经常示好于一个搞设计的名叫冯小璋的家伙,这是个画画的家伙,也是个长相有些酷的人,我只能嫉妒了。但我这人有个好处,这还是齐鲁国际大厦艺术馆的杨馆长说的,“你这人好嫉妒但你这人会把嫉妒化成斗志而不是仇恨”,我才发现我有这个特点,我还真是这样,我可以跟冯小璋是好朋友,因为我是画盲,所以对会画画的都有一点儿崇拜,我不知道他为何对我好,反正我俩很喜欢在一起聊天,冯小璋已经有女朋友,他对管青爱搭不理,我对管青不停巴结,管青对冯小璋不时示好,我们三人就是这样形成了像蒸汽机一样的热量走向图,当然这流入流出不是那么均衡。这世界就这样,进出经常不一样,如同一代人和一代人之间的恩情不均衡一样,无人知道这道德的平衡原理。
我想这怎么办呀,管青每天那副取悦冯小璋的嘴脸实在令我烦恼,我这样低三下四是搞不到她的,换种方法吧。
其实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很麻烦,因为很难装神弄鬼,很难牛逼起来,每天领导一来,我还要小心翼翼媚声媚笑,这样我就不得不加入到群众队伍中,我就永远被她混同众人,我会在她的眼前枯死的。
于是我就有了离职的心,在离职前跟管青说我有个市政府的姨,她安排我去三联报,她瞪着那漂亮的眼睛还噘着令我垂涎欲滴的鲜红嘴唇。
“真的假的?”她就这样问,我说我还能骗你吗,随后她就四处张望,连说下班了下班了,再见再见,的确她没说错,的确下班时间到了,我看向挂在墙上的大表盘。
我进三联报是进广告部,其实就是跑腿拉广告的,这还是因为在里面做编辑的曲文中推荐的。他经常跟我在一起探讨怎么才能投靠怎么才能发财,他常说咱们哥们儿都是外地人就要投靠才行,这家伙是山东师范大学的研究生,他就扬着浓重的眉毛瞪着小眼认真严肃地说。他是河南人,一个很实在很执着的家伙,我经常纳闷那关于河南人的恶评怎么能大行其道,他明明不符合这种名声,我很信任他也愿意跟他玩儿,主要是他慢半拍,这半拍能让我很信任他,狡猾的朋友曾经告诉我做好人是没有用的,说曲文中就是做好人的,那一刻我经常想起那些没有用的好人,我会对比那些先进模范,我发现对他们的描述是和曲文中的品性相近的,我再仔细观察,发现他记忆力和理解力还是不凡的。说明他是用其他的超凡脱俗表现自己,后来也说明这一点,曲文中一直过着优哉的生活,这种人会进天堂的。
这个投靠的说法很正确,我俩都点头称是,都进一步举例论证这个理论。但投靠谁呢?很明显现代社会人人都在找投靠对象,结果就是谁都难以投靠也就都不可靠,我俩就相互看着眼光黯淡,似乎琢磨是否可以投靠对方,毕竟是我快半拍,我说还是投靠你吧,投靠你们报社吧,进去后咱俩相互配合,黑白双煞,复辟篡权。他看着我咽了口唾液笑了,端起了茶杯,我就跟着端起了酒杯,酒杯也不满。
3
当时三联报的副总编是曲文中的老乡,他见到我时就说你这人一看就很精明,不过拉广告需要吃苦,你要有吃苦的准备。
他不了解我,我两年前被分配到济南一所大学当老师,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是可歌可泣的,绝不能是唾液横飞,我毫不犹豫地辞职,面对那几位看我像看精神病的领导们我大义凛然,我甚至还写了辞职信,信里面写希望你们理解我,如果不理解我是因为你们的思想被这个体制束缚了。为此校长还专门跟我谈话,说我的辞职信改名通知书就行,另外他是很爱这个体制的,他不是被这个体制束缚,他是捍卫这个体制的。无法探讨了,我只能应付一下,我知道不能惹他愤怒,我就不说什么了。离职后我就四处应聘,东跑西颠,做个细节上属于严肃认真,大事上属于精神病的家伙
副总编被我的打扮迷惑了,那天我打扮得油头粉面,我说您放心吧,我这人还真是可以吃苦,我这人做事很执着,我会很出色的,您会很满意的。
他笑了,说曲文中就是这样介绍你的。
我想曲文中怎么发现的,另外他是说我能吃苦还是说我能吹牛呢?
他说完就不理我了,低下头开始找东西。
于是我就开始跑业务了,我还是喜欢去洪家楼一带,因为金泰广告公司就处在那个位置,就像夜空下的池塘,各种对月亮的反光,我总想以什么面貌呈现或勾引管青。但一个跑业务的,土里来土里去,骑个破自行车,应该面目模糊,所以一直没有想好怎么呈现怎么高调。
但时间一长,各种想法被动机扭曲,就有了新想法,我想离职的目的是为了追求管青,先是近后是远,这一近一远时间忽长忽短在感受上应该出点儿味道了,所以我准备再去看看她,看看她是否焕发新的热情,是否可以跟我一起看田野和炊烟。
金泰广告公司在三楼,就在长长的昏暗楼道里,我刚走入,没想到对面的会议室大门一开,是广告公司归属的集团副总甘世雄,他露了个头,应该是看我面熟,因为他说哎哎那个谁你抓紧给我买份《济南时报》,很明显他还以为我是他下属的下属的员工,我明显头脑空白了一下,表情上就是顿了一下,然后哦哦了两声转身下楼,我后来递给他报纸时他看了我一眼,没有笑,只说了好好。现在看来他欠了份报纸钱和一声谢谢,也不知道他现在混得如何,当年他号称集团少帅,现在应该是老帅了吧,但应该这个词很复杂,复杂到不应该也是一样的。
我先找冯小璋,他就是歪着嘴笑,然后继续他的画,这种画画的人就这样,想法简单,陷在自己的大脑皮质里,他笑一下就相当于拥抱了我。
然后我就跑到管青那里,她看到我的时候竟然还像以前见到我的表情,她说你怎么来了,我龇着牙说想你了。
“别在这儿胡说八道。”
她眼睛闭了一下,然后看向别处,这是厌烦的表达。
我当时就寒透了心,看着她身后的大白墙,我想,妈的多亏我没买什么玫瑰花,要么白白浪费钱了,我真是没情没绪了,她的这种表现扎疼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面对面尴尬了,她说你要没事就找事做吧,我还有事呢,她边说边快速翻动着手边的一堆A4纸。
我说:“哦,这是我的新名片,有什么热点新闻社会问题可以告诉我。”这句话是拉业务的套话,人对拉广告的都冷漠,但对什么新闻报道都想参与一下。说着我就把印着编辑记者的名片递给她,她接了过去哦了一声。我知道那是应付,看看周围,大家都在远远近近地忙着,没有人搭理我,我就转身走了,感觉像一只被人扇来扇去的苍蝇。
这一远一近的追求真是可笑,远到快看不到了。
“这怎么办?”我骑着自行车一直想这事,自行车越蹬越快,我明显有些躁动,妈的,事业没着落,爱情也毫无进展,我当时真是被眼前的烦恼活埋了。
我就是有毅力,或许这毅力就是来自于记忆力不好,因为几天后管青的冷漠模糊不清了,就算是毅力吧,慢慢她的美貌发出了光芒,美貌在我的脑海里像血一样又汹涌起来,我像蚊子很快被吸了过去,我又飞舞起来,那时又后悔没有买花,本应该慢慢启发她,像逗引一只千年的乌龟王八,“慢慢来要引她上钩”。
另外我还是要赚钱,若我有钱,或许她就会改变,但有钱需要时间,这时间一长她被勾引走了,怎么办?我又进入了忧虑。
我就在这些想法中沉沉浮浮,每天进出各种单位点头哈腰拉广告。
若是现在的境界我就会直接诱惑她,会指着楼下的奔驰说嫁给我吧,那辆车送给你,或者说你有什么理想,告诉我,帮你实现。其实这些办法不是我的创造,我也是学来的,奔驰的诱惑是来自于某电视剧主角的做法,而后者是来自于在北京国际饭店的一个女大老板或者是女骗子,她在跟我谈公司收购时就是这样跟我说的。

4
记得那天我妈来济南看我,我和妈妈一起去商场游逛,竟然遇到我在大学里的教书同事,她和同学逛街,她的同学很漂亮,我当即就被迷住了,现在看来我的确属于好色之徒,因为没有女朋友还可以正当地认为属于对美好爱情的追求。
按照某首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当时就有点澎湃,妈妈说你怎么跟以前一样,见一个爱一个,我说她真是很漂亮呀,我妈妈说是的,“很漂亮,不过你得不到呀,孩子”。
就在第二天抓起电话问那同事,她说同学不仅美貌还属于高干子弟,追求者众多,你别跟着瞎掺和了,没戏。我说拜托拜托同事一场给个电话,我去碰个南墙,碰疼了就回头,不要担心,谢谢了谢谢了,改天请吃饭。她给了我个电话,对方果真牛逼,银行国际部的,妈的,我就当练兵了,就当花小钱中大奖了。果真如此,对方根本不理我,我于是连毅力这个词都不用就匆匆撤退,无影无踪,当然改天请吃饭也就食言了。
现在看来当时自己也是有些分寸,我毕竟在济南还处于小混混阶段,一个跪在墙头的人是晃荡中的,是很难执着的,但这事似乎也指向一点,一个人是需要优势的,就如同我现在想继续到宇宙中心称王称霸是需要自己某种特质的,我的特质是什么,是艺术家吗?我每晚在睡前创造宇宙,当然是我自己的宇宙。
我在拉广告的时候遇到了老乡,对方是大酒店的老板,她语速快,把我带得也语速快好像比拼中文流利程度,聊起来我们竟然曾经在一个城镇里成长,甚至我们还有中间认识的人。她说你知道吗,这是每个人讲故事的开头,就像先打开盖子,你知道某某的孩子和某某的孩子吗,就是大军和继双,当年大军很调皮,继双学习很好,一个晚上就在855电影院门口他们几个孩子嬉笑打闹,其中大军用铁丝在门缝间插来插去,继双就在门缝间看来看去,结果是铁丝插进了眼球,继双的一只眼睛就完蛋了,像一个被扎破的气球,然后一切就变了,大军和继双像两个被人间审判的人突然进入了结尾,人间没再给他俩机会,他俩没再起波澜,大军没上高中,早早工作,继双提前退学,也是早早工作。
我俩对视和叹息,应该对命运进行各自的逃生演练,那一刻有人敲门,好似彼此解脱,就互留电话匆匆告别。
每当我想起这种场景都会想眼珠和铁丝的归宿,它们的结合成为我的关注点,当看到孩子拿着铁丝之类的细长东西我都会过去劝阻,就在朋友的麻将桌上我看到二条和一饼在一起时我就急急地将两张牌拿开,这的确属于轻微的精神病,这一定是促进了后来的先知先觉。
我应该发现自己是幸运的,幸运在于我还可以肆无忌惮不知天高地厚地追求,我感悟不应该那样追求爱情,或者准确地说好色了,健康安全地奔跑在事业的路上就很幸福了。
或许是这件事的刺激或许是管青的无法靠近,反正我的热情慢慢降低。
在宇宙天堂里,来我的王宫外参观留念的人群,每天都在变化。
事情一直在变化中,因为万物真是不平衡的,既然不平衡就会朝向平衡处倾斜。无法想象,管青发生了变化。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