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渡夏(全2册)

書城自編碼: 3908278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爱情/情感
作者: 时汀
國際書號(ISBN): 9787221177346
出版社: 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0-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79.6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考古四记:田野中的历史人生
《 考古四记:田野中的历史人生 》

售價:HK$ 105.6
大洗牌
《 大洗牌 》

售價:HK$ 93.6
亚洲经济发展与模式分析
《 亚洲经济发展与模式分析 》

售價:HK$ 106.8
零基础制作栩栩如生的立体纸艺花
《 零基础制作栩栩如生的立体纸艺花 》

售價:HK$ 58.8
第三帝国图文史(修订版):纳粹德国浮沉实录(彩色精装典藏版)
《 第三帝国图文史(修订版):纳粹德国浮沉实录(彩色精装典藏版) 》

售價:HK$ 201.6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历史秘辛与未来挑战
《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历史秘辛与未来挑战 》

售價:HK$ 82.8
中国社会经济史
《 中国社会经济史 》

售價:HK$ 106.8
犯罪心理X档案:法医精神科医生真实办案手记(第一季)法医精神科医师心理解剖手记
《 犯罪心理X档案:法医精神科医生真实办案手记(第一季)法医精神科医师心理解剖手记 》

售價:HK$ 57.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78.1
《 奶油味暗恋(上下册) 》
+

HK$ 59.8
《 当我飞奔向你 》
+

HK$ 66.0
《 人鱼陷落 》
+

HK$ 50.8
《 南风知我意1 》
+

HK$ 43.6
《 骄阳似我(上) 》
+

HK$ 66.0
《 人鱼陷落2 》
編輯推薦:
原名《尘埃》
双替身火葬场失败·久别重逢·竹马上位
林槐夏×方渡
18岁许下的愿望青涩而炽烈,
梦里的少年,一如从前。
新增独家番外
1. 冷感美人建筑师&学院派大佬,双替身火葬场失败,竹马重逢,处处修罗场,精彩!
2. 晋江积分2亿 ,收藏近2万的优质言情,无数博主、读者争相推荐!
3. 精美套装书,图书封面绝绝子,一经公布广受好评,外加超值随书赠品!
內容簡介:
林槐夏跟了程栖泽三年,成为京圈无数名媛小姐渴望的程家少爷正牌女友。
可没有人羡慕她。
众人皆知,程栖泽心里有个白月光,林槐夏和白月光长了张极相似的脸。
她不过是程家少爷身边的一个替身罢了。
  
林槐夏漂亮乖巧,甘愿做个替身。
程栖泽一直以为,她只是图钱。
可他不知道,林槐夏心里一直有个小镇少年,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她的梦里。
当他叫她夏夏的时候,透过程栖泽的眼睛,林槐夏只看到了梦里的那个少年。
年少时见过太惊艳的人,她以为他们早已错过。
直到苏镇古建筑修复项目启动,那个未曾谋面的大佬顾问回国,在机场给她发消息:
“不会的,我会找到你。”
好久不见,我的小槐夏。
關於作者:
时汀,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95后,天马行空的双鱼座。喜欢写轻松欢脱又温暖的小甜文,希望永远为可爱的你带来快乐。
已签约出版作品:《渡夏》《折玫瑰》
目錄
文\\时汀
目录
第一章 他的白月光
第二章 替代品
第三章 我们结婚吧
第四章 Eden Fang
第五章 她回国了
第六章 小槐夏,好久不见
第七章 他喜欢她,和别人无关
第八章 苏镇
第九章 依旧是那个少年
第十章 吴宅往事
第十一章 青梅与竹马
第十二章 奇点乐队
第十三章 阿渡哥哥
第十四章 因为他像你
第十五章 这次,我不会让了
第十六章 还能像以前那样吗
第十七章 十八岁的生日愿望
第十八章 宋荷
第十九章 病娇总裁
第二十章 一首情诗
第二十一章 男友的立场
第二十二章 眼里只有她
第二十三章 异国恋
第二十四章 致小槐夏
第二十五章 醉酒
第二十五章 我愿意
番外一 少年篇
番外二 大学校园篇
番外三 订婚篇
独家番外 周年礼物篇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他的白月光
早上七点,蒙蒙亮的天色透过窗帘边沿的罅隙漏进屋内。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闹铃。
不过几秒,一只骨腕纤细的手掐掉闹钟。
林槐夏在床上闭目挣扎几秒,腹部隐隐作痛,她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便果断起身,拉开窗帘。
一大片光影随着她的动作泻了进来。
窗外的法式梧桐伸展着枝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去床头柜里翻出一盒新的布洛芬扔到包中。
简单收拾完,林槐夏换了一身舒适的工作服。
白衬衫黑牛仔裤。
觉得太素,她又在颈间搭了一条墨绿色twilly,这才满意。
虽然穿着以简约舒适为主,但仅是这样素雅的搭配依旧能衬出她纤秾合度的身材和美艳的长相。
她长得极漂亮,瓜子脸,桃花眼,皮肤白得近乎发光。只是那双好看的眸子带着天然的冷感,多了几分不易亲近之感。
林槐夏下了楼,家里的阿姨已经准备好早饭。
见她下来,陈姨热络地招呼她吃早餐。
陈姨见她脸上没有血色,不免像个家长似的唠叨:“脸色怎么这么差?你身子本来就弱,少熬夜贪凉。”
“没事。来例假了。”林槐夏朝她露出一抹抚慰的笑,余光瞥到桌上一个用过的咖啡杯,微怔,“阿泽回来了?”
陈姨正惦记着给她煮个红糖姜茶,顺着林槐夏的目光瞧见桌上那个杯子。
“瞧瞧我这记性,忘洗它了。”她拿起杯子,笑眯眯地回答林槐夏的问题,“先生昨天夜里回来的。说是今早有个要紧的会,一大早就走了。”
“哦,这样。”林槐夏淡淡地应了声。
两人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过面。
程栖泽难得回来,竟然没和她说一声。
知道的清楚两人在交往,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两人是合租关系吧?
怎么看都不像一对儿情侣该有的相处方式。
见林槐夏沉默,陈姨怕她多想,连忙解释:“我看先生挺急的,应该是怕吵醒你,才没和你说。”
林槐夏知道陈姨是担心自己,朝她扬了扬笑,没说什么。
程栖泽明明知道她每天雷打不动七点起床,只要在家多耽误一小会儿,两人就能见个面。
连多一分钟都不愿施舍给她。
林槐夏嘲弄地弯了下唇,但也止于此,内心并没有过多起伏。
陈姨幽幽地叹了口气,暗自怪自己说错了话。
她是和程栖泽一起从老宅搬过来的,算是半个看着他长大的人。
程栖泽从小因着家庭缘故,性格比同龄人沉稳冷淡,也没交过女朋友。两年前他带林槐夏回家,陈姨十分欣慰他总算愿意正儿八经谈场恋爱。
陈姨在程家见过不少人,见到林槐夏的第一面就清楚她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陈姨真心希望两人能走得长远,只可惜两人一个性子冷,一个性子淡,很多东西都不愿和对方吐露。明明交往了三年,两人中间却总像是横亘着什么,差了点意思。
她安慰林槐夏:“是我没说明白,你别多想啊。他走之前还问你来着,是我说你最近睡得不太好还没有起,他才没去打扰你的。先生还是很关心你的。”
“陈姨,我没事的。”林槐夏好笑道。
“你这性子呀。”陈姨嗔怪地乜她,“有时间也要学着撒撒娇,你要是和先生多撒撒娇,他不得天天在家黏着你?”
林槐夏噗嗤一声笑出来:“他会嫌我烦的。”
“怎么会。那是他的福气。”
林槐夏吃完早饭,陈姨迫她喝掉刚煮好的红糖姜茶,才允许离开。
林槐夏一边打趣她像自己的阿婆一样爱絮叨,一边喝下姜茶。
暖汤入肚,她其实不太喜欢姜的味道,可此时还是觉得身子暖暖的,心里也跟着暖了起来。
陈姨提醒她多穿点衣服再出门。
林槐夏出门前,陈姨想起程栖泽嘱咐的事:“对了,先生说今晚有个应酬让你陪着去。”
林槐夏微不可查地蹙起眉尖:“不去可以么?”
她今天痛经得厉害,想下班早点回家。
“这……”陈姨犹豫。这种事情她拿不了主意。
“我知道了,我和他说。”林槐夏没有难为她,和陈姨道了别,匆匆出门。
她从车库里取出自己那辆红色的别克君威。和车库里一水儿的跑车相比,她这辆小车显得格格不入。
但林槐夏很喜欢这辆车,是她工作一周年买给自己的礼物。
坐上车,她戴上蓝牙耳机,给程栖泽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后被人接通,是那道久违的声音。低醇的声线,带着几分疏懒的倦意。
林槐夏有片刻的不真实感。
两人是多久没说过话了?她没主动联系他,他也没有联系过自己。
“喂?夏夏。”低沉的声音再次唤她,似乎和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他继续和林槐夏说话,“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
林槐夏回过神:“啊,我听陈姨说晚上有应酬?”
“对。”
“我不舒服,可以不去吗?”
对面沉默半晌,程栖泽沉声道:“不会耽误很多时间,我们早点回。晚上我让张叔去接你。”
果然。
林槐夏兀自扬起一抹笑。
跟了他三年,程栖泽不允许被拒绝,也不会设身处地地替她着想。
他没那个时间。
林槐夏没说什么,只淡淡应了一声:“好。”
帝都的早上,没有一天不是早高峰。
腹部隐隐传来钝痛感,林槐夏蹙起眉尖,望着眼前的长龙不免生出烦躁感。
一路堵到公司,她终于拐进公司的地下车库。
抬杆的保安早就认识她了,热情地和她打了个招呼。
林槐夏和他闲聊两句,把车子停到自己的车位上。
研究生毕业后,她受导师的推荐留在了帝大下设的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主要做古建筑修缮设计。虽然刚毕业两年,但是她凭借着出众的工作能力,已经能够独立负责项目。
刚到办公室,周苒苒眼尖地瞧见她,从包里翻腾半天,拿出一个袋子,跑到林槐夏身边:“槐夏姐。”
“啊,早。”林槐夏朝她弯了弯眼睛。
周苒苒是她手下新来的助理建筑师,虽然做事总爱犯新人毛毛躁躁的毛病,但性格活络单纯,林槐夏还挺喜欢她的。
周苒苒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昨儿我看你痛经,就给你拿了袋儿我奶奶自己做的红糖姜,喝完特别管用,你一会儿泡点试试。”
林槐夏敛眸,袋子里是几块褐色糖块,上面几点姜黄色,做工扎实。
鼻尖能隐约闻到一丝红糖姜的味道,连带着疼痛感都减弱几分。
旁边有接水回来的同事经过,瞅了瞅周苒苒手里的红糖姜,嘲弄道:“你也不看看槐夏男朋友家里是做什么的,还缺你这点红糖?”
周苒苒不以为意,嘻嘻笑道:“我这个再有钱也买不到呢!是吧,槐夏姐?”
林槐夏不想在公司里讨论自己的私事,接过周苒苒递来的红糖姜块,笑道:“谢谢苒苒。赶快工作吧。”
周苒苒朝那个同事吐了吐舌头,跟在林槐夏身边一起走到她的办公位上。
她扒着办公桌挡板的边沿,把脑袋抵在两条胳膊上,歪着脑袋看林槐夏:“槐夏姐,方教授回你邮件了吗?”
“我还没看。”林槐夏简单收拾了下工位。
“你快看呀。这稿子可是咱们花了两天两夜改出来的,我想知道他是怎么表扬我的!”
林槐夏好笑道:“方教授和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要他的表扬做什么?”
“帅哥的表扬谁不想要!”周苒苒嘟起嘴,“槐夏姐,方教授长得真的特别帅。这么优秀又帅气的男人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周苒苒口中这位方教授是纽约建筑学院的教授,主攻历史建筑保护方向。公司近年和国外的大学合作,偶尔会进行学术讨论或对修复方案提些建议。林槐夏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平时也只是通过邮件沟通。
林槐夏不知道周苒苒从哪儿听来的传言说这位方教授长得帅。
反正通过她这几次邮件沟通,倒觉得对方是个言辞老派,在学术上极其严苛的坏老头。她不明白周苒苒为什么会对这位方教授魂牵梦萦。
要她看,这位方教授令人头痛得很。连实地考察都没有过,凭什么觉得比他们更了解情况?
无奈领导重视他的意见,他们做下属的没法说什么。
林槐夏打开电脑,对这位方教授并不感兴趣。
她对周苒苒道:“苒苒,这么优秀又帅气的男人应该是你工作的榜样,现在你该回去好好工作了。”
周苒苒嘻嘻一笑,朝她摆手:“槐夏姐记得给我截图哦。”
林槐夏好笑地摇摇头,点开邮箱,里面果然有封未读邮件。
最近有场学术交流会,领导让林槐夏替自己出席。这是她第一次以演讲者的身份参与学术会议,认认真真准备了一篇演讲稿。领导让方教授帮她把把关,林槐夏没多想,昨晚把最终版的稿子邮件给了方教授。
她没想到对方回得很快,而且通篇都是红色的标注。
林槐夏看着那个醒目的红色就觉得头疼。
原本身子就不舒服,此时腹部的钝痛感更加明显,像是无数蝼蚁嗫咬,让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林槐夏顾不得管那封邮件,慌忙从包里翻出药,就着陈姨帮她带的热水吞下肚。
她仰靠在办公椅上,额边沁出冷汗,唇色发白。
直到药效起作用,她才稍许缓和过来。
她慢慢吐出一口气,重新坐直身子,看向那封邮件。
因着痛经的缘故,那些红色的英文单词在她眼里连成血红一片,齐刷刷地映入眼帘。
头疼欲裂。
今天好像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痛经,漠不关心的男朋友,每次都对她的邮件指指点点的教授。
真够倒霉的。
而且同为国人,她不明白这位方教授给自己发邮件为什么如此执着于用英文。
红色的,密密麻麻的,英文。
外国月亮就那么圆?
林槐夏不满地腹诽。
拜他所赐,现在自己阅读和理解英文材料的速度不亚于中文材料。
英文都快成她的第二母语了。
林槐夏关掉附件,给方教授回了封邮件。
【谢谢意见,今天身体不适,晚些回复消息。】
言辞看似诚恳,但实则充满了不耐。
林槐夏想着,这位方教授看到消息时可能会紧锁眉头,斥责她不端不正的态度?
可她不想管这些了。她今天很难受,很不顺,需要一个小小的发泄口来让自己好受些。
至少这篇演讲稿并不那么着急,他也不一定看出自己的不耐。
消息发过去没多久,林槐夏收到一封回信。
很简短,中文的。
【好好休息,身体要紧。晚些给你一份修改好的稿子。】
林槐夏看着消息微怔。
她没想到这位看上去言辞老派做事严苛的方教授还会关心自己,甚至愿意浪费时间帮她修正稿件。
或许……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
至少比她男朋友懂得关心人。
林槐夏来来回回看了这封邮件好几遍,不敢相信这是方教授回复的内容。
她的目光不经意地停留在落款处。
这是她第一次仔细看邮件里的默认落款。
指尖微顿。
——今天英语课上老师让我们给自己起英文名,我起了个Summer,他们都嘲笑我。
——为什么嘲笑你?明明很好听。
——真的吗?那……哥哥,你有英文名吗?
——有,Eden。光芒和快乐的意思。
Eden Fang。
一样的名字。
只可惜,一个是对她要求严苛的老派教授,一个是她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的人。
忙完一天的工作,林槐夏收到程栖泽的消息,问她几点下班。
林槐夏贴了个周苒苒给她的暖宝宝,外加喝了一整天的红糖姜茶,此时状态已经好了许多。
她收拾好东西,给程栖泽回消息:【现在。】
【好,门口等你。】
林槐夏没想到程栖泽会过来。
看到门口那辆熟悉的宾利,她怔了怔,坐到后座。
程栖泽坐在最里面,正在用平板电脑查看工作邮件。
男人穿了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姿态矜贵优雅。只单看半张侧脸,都不难想象出他俊朗出众的相貌。尤其是那双眼,轮廓深邃,眼尾微挑,褐色瞳仁犹如深不见底的汪洋,令人轻易沉溺。
见到林槐夏,他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收起平板,淡漠的表情依旧没有起伏:“身子好些了?”
林槐夏点点头:“好些了。”
程栖泽的关心只止于此。她向来不会多要半分。
林槐夏对他道:“你不用亲自过来的。”
程栖泽将身旁的纸袋递给她,简单打量了眼她身上的穿着:“一会儿换身衣服。”
“哦,谢谢。”
原来是给她送礼裙来的。
她打开纸袋看了看,是件黑色鱼尾礼裙,配了一件女士西装外套。
最近的天气不至于多加一件外套,大抵是程栖泽听说她身体不舒服,才多给她带的。
倒没她想象中那么薄情寡义。
林槐夏收好纸袋,问:“今晚是什么应酬?”
“蒋董的七十寿宴。最近有个合作在谈。”程栖泽顿了顿,淡声继续,“蒋夫人最近新买了一批画,你陪她多聊聊。和蒋夫人搞好关系合作更好展开。”
“哦,好。”林槐夏懂了他的意思。
程栖泽会带她出席各类宴会应酬,不是为了坐实她的女友身份,只是因为林槐夏知礼节懂教养,有艺术领域的积累,更容易和圈里那些先生太太聊到一处攀上关系,对他的生意可以起锦上添花的作用。
怪不得明知她身体不适,也要她一起参加。
对于他来说,生意永远比女人更重要。
程栖泽见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微一歪头,目光落在林槐夏的脸上,弯了弯唇:“说了半天,都不想我?”
林槐夏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从不会在他身边聒噪地博取多一份关注,乖巧听话,适可而止。相处起来很舒服。
更何况……
他的目光滞了片刻。
眼眸微垂,睫羽轻颤,瓷白色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
她天生一张微笑唇,唇角自然上翘,即使性子再冷再淡,都不会令人反感。
反而叫人想亲近。
林槐夏偏过头,迎上他的目光。
程栖泽的眼睛很好看,深褐色的瞳仁在阳光的折射下流转成琥珀色。如果不是因他性格的缘故,总是给人冰冷疏离之感,只要多笑一笑,眼底总是会多几分难以抗拒的深情与缱绻。
她仔细打量着他的眸,像是看不够似的。
林槐夏难得露出浅浅笑意,唇边两个梨涡更是平添一丝娇俏:“很想。”
程栖泽回过神,揉揉眉心,淡声道:“我这个月不忙,会一直在帝都。”
“这样啊?真好。”林槐夏往他身边靠了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变成异地恋了。”
程栖泽轻笑了声。
“周日我有空,想去哪里?”
林槐夏想了想:“国家美术馆这周末有个新办的画展,陪我去嘛?”
程栖泽放在她腰间的手一顿,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犹疑。
片刻后,他轻哂:“林小姐,你每次的约会场所是不是过于单一了?”
她喜欢去看画展。
林槐夏弯眸:“不会的呀,你不想去就算了嘛。”
“陪你去。”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丝。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