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明月来相照

書城自編碼: 3883364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中國當代小說
作者: 雁无痕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669964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23-07-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71.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中国美学文脉史
《 中国美学文脉史 》

售價:HK$ 181.7
建筑的语言 套装 全3册
《 建筑的语言 套装 全3册 》

售價:HK$ 686.6
引领的勇气:转化自我,创造改变
《 引领的勇气:转化自我,创造改变 》

售價:HK$ 91.8
轻吻星芒3
《 轻吻星芒3 》

售價:HK$ 80.3
心理学的故事:源起与演变
《 心理学的故事:源起与演变 》

售價:HK$ 181.7
I型人格:一本书全方位解析MBTI中的内倾型人格(超级畅销书《安静》作者苏珊·凯恩诚挚力荐,I人≠社恐≠拧巴≠职场吃不开,从社交准则、情感沟通方式、职场优势,全方位剖析和发挥内倾型人格的独特之处。)
《 I型人格:一本书全方位解析MBTI中的内倾型人格(超级畅销书《安静》作者苏珊·凯恩诚挚力荐,I人≠社恐≠拧巴≠职场吃不开,从社交准则、情感沟通方式、职场优势,全方位剖析和发挥内倾型人格的独特之处。) 》

售價:HK$ 71.3
ChatGPT内容生成指令与范例大全
《 ChatGPT内容生成指令与范例大全 》

售價:HK$ 103.3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全2册)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全2册) 》

售價:HK$ 75.7

 

建議一齊購買:

+

HK$ 117.6
《大洛河(上下)》
+

HK$ 54.0
《梵高的早餐:西南文艺复兴新锐作品,短篇版《活着》》
+

HK$ 78.0
《金城天府(一座为安邦兴国勇于担当的金都,一部蓄力三十年打磨的》
+

HK$ 93.6
《孟婆传奇之墨舞篇》
+

HK$ 50.4
《外婆的小吃店》
+

HK$ 71.9
《傩面》
編輯推薦:
宫禁春深深几许,九鼎生劫劫几重。谁怜孤飞雁,一去何所从?深山砺宝剑,碧水化蛟龙。龙腾何处去,明月照寒峰。——雁无痕
雁无痕是网络上超高人气的青春言情小说作家,《明月来相照》是其小说新作,讲述了一个类似于“灰姑娘”的古代言情故事。故事承袭了作者擅长的大女主甜宠欢脱风格。
女主角叶明月是一名女神医,活泼开朗、争强好胜,喜欢好看的衣服,痴迷于医术,但是在生活细节有些小迷糊,这样的人设非常贴近现实生活,非常讨喜。而男主角病弱型的身体与高绝的智商形成反差,也正是青年女性喜欢的类型。
前半部分作者巧妙地利用各种巧合制造了紧张激烈却又令人莞尔的情节,给男女主制造各种斗智机会,很能吸引读者的眼球。后半部分融入了复仇、宫斗、夺嫡等热门要素,情节悲壮激烈,震撼读者。结尾部分,爱情与皇权这看似激烈的矛盾,将全书推向高潮;但是男主角最终却轻描淡写选择了爱情,这落差感使喜欢爱情故事的读者得到充分的情感满足。
复仇是小说的常见题材,在类型文学中尤其多见,其中情节多已形成套路,最著名的就是《基督山伯爵》。这本书不落窠臼,设计男主角从山寨起步,语言活泼幽默,人物形象鲜明。
整本书的风格昂扬向上,文笔流畅活泼
內容簡介:
宫闱政变,中了剧毒的皇孙刘照出逃。隐姓埋名占据了山寨,冒名做了盗匪,却洁身自好。为了救命,属下急病乱投医,下山高价聘了一个农家姑娘做压寨夫人。
神医堂叶明月奉命消灭盗匪,冒充农家姑娘上了山寨。叶明月想要拿病秧子练手艺,刘照想要知道叶明月的真正来历;叶明月想要全歼盗匪完成任务,刘照想要弄清楚叶明月的真正来意。冒名寨主与冒名压寨夫人,钩心斗角相互试探相互利用,鸡飞狗跳高潮迭起。
刘照收拾了当地的官员,把附近州县变成了自己的地盘;叶明月终于怀疑起刘照的身份,但是查探清楚并不容易。
两人终于坦诚相见,情愫暗生。刘照的病情有了起色,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然而这时候,刘照却突然粗暴地把叶明月赶下山寨,他与叶明月产生了原则性的分歧……
男女之情,家国仇恨,孰轻孰重?一国江山,一份爱情,孰重孰轻?
關於作者:
雁无痕,本名陈慧燕,浙江省作协会员,宁波市网络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擅长写大女主作品和欢脱故事,根据其作品《女帝师》改编的《白玉思无瑕》已在芒果TV播出。主要作品有《夫水难收》《惊宫之袅》《女帝师》《碧血红妆》《相公出招》《千工床》。
目錄
引子 _ 1
第一章 比赛 _ 6
第二章 上山 _ 16
第三章 谈价 _ 26
第四章 约定 _ 36
第五章 搜寻 _ 46
第六章 民女 _ 55
第七章 钥匙 _ 65
第八章 川槿 _ 74
第九章 内斗 _ 84
第十章 凤凰 _ 94
第十一章 杀贼 _ 104
第十二章 告密 _ 113
第十三章 巡按 _ 122
第十四章 相认 _ 132
第十五章 孟获 _ 142
第十六章 相知 _ 152
第十七章 相别 _ 161
第十八章 借刀 _ 170
第十九章 开诚 _ 179
第二十章 收服 _ 189
第二十一章 白溯 _ 198
第二十二章 爱情 _ 209
第二十三章 分别 _ 220
第二十四章 分手 _ 230
第二十五章 刺客 _ 240
第二十六章 真相 _ 250
第二十七章 御医 _ 261
第二十八章 林敏 _ 271
第二十九章 炼毒 _ 281
第三十章 解毒 _ 291
第三十一章 受刑 _ 303
第三十二章 被囚 _ 313
第三十三章 交易 _ 323
第三十四章 抉择 _ 332
第三十五章 祖孙 _ 342
第三十六章 出首 _ 351
第三十七章 丹毒 _ 361
第三十八章 平乱 _ 371
內容試閱
爱情?
浅浅的阳光透过薄云照射下来,投射在积雪的屋檐上,反射进干净清爽的小院子。院子里的积雪早已清理干净,屋檐上融化的雪水流泻下来,沿着明沟流进了暗渠,在庭院里制造了一些潺潺的声响。
院子里地面非常干净清爽,但是叶明月依然不允许刘照到院子中间去。她在屋檐下有太阳的地方放了躺椅,靠北的一面甚至用屏风挡住——其实靠北的一面三步路就是墙壁。
叶明月就坐在刘照的左近,手里抓着一把米,有撒没撒地扬在院子里。
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一群鸟雀,叽叽喳喳正在进行狂欢。
刘照就笑:“别浪费粮食,等下春草看见要心疼。”
叶明月就笑:“鸟雀的命也是命,救鸟一命胜造一级浮屠。我救你的命,与我救鸟雀的命,本质并无不同。”
刘照也笑:“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只小麻雀。”
叶明月点点头:“就是一只麻烦的小麻雀。”
正在这时,白溯小心翼翼走了进来,将一只火笼子递到了刘照的脚底下,又走到叶明月跟前,在地上画了几个字:“小白请您过去。”
年已经过完,邓小白就有些头疼了,一堆账目需要解决!
顺带介绍一句,这天琅山的账目,前些天是杨云义在管理。但是杨云义打虎去了,这事儿又落到了邓小白头上。
邓小白是不笨,但是这过年的账目实在多了一点。只能求助叶明月。
叶明月点点头,对白溯说:“你留在这儿照顾寨主。我等下就叫春草过来替你。”
虽然小院子前前后后都有人,但是叶明月担心刘照起身溜达。身体好不容易好了一些,可不能前功尽弃。
刘照就笑:“没有必要,我一个人留着晒太阳看书就好。”
叶明月就对白溯说:“盯着他,不许他看书!”
刘照无奈。白溯看着互相调笑的两人,有些手足无措。
叶明月去了,刘照看着局促不安的白溯,笑着吩咐:“你就在边上坐下,边上有小米,你可以学着明月喂鸟儿玩。”
白溯侧着身子坐下来了。只是抓米喂小鸟,却是怎么也没有胆子。
小鸟儿吃完了院子里的小米,有几只却舍不得散去,只一圈一圈地在院子里绕着旋儿。
刘照眯着眼睛躺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看着坐着的姿势都没有变过的白溯,忍不住失笑:“白姑娘,你这也太紧张了,我不过一个病秧子,怎么也不会对你如何的。”
白溯垂着头,轻轻嗯了一声,脸颊却是蓦然烧红了,又急忙转过脸去。等转过脸了,又觉得自己太过失礼,又急忙将头转过来,在地上写字:“主仆之礼不可废。”
刘照又是忍不住一笑,说:“我不过是一个山大王而已,哪里有那么多的主仆之礼!”
白溯在地上写字:“寨主不是常人。”
刘照眼睛眯起来,笑着说:“什么不是常人?”
声音里却带着淡淡的威严。
白溯身子微微颤抖,在地上写字:“令行禁止。”
刘照明白了,这个姑娘触觉比叶明月要敏锐很多,上山才这么一些日子就从山寨众人的举动中看出问题来。
他看着面前的姑娘,若有所思。
白溯身上的颤抖止住了,她不知哪里来的胆子,偷偷抬起了眼睛,却正对上了刘照那若有所思的目光。
她的脸颊倏然又红了,沉默了片刻,却鼓起勇气,用颤抖的手在地上写字:“愿奉箕帚。”
啊?这下吃惊的人是刘照了。
好吧,刘照知道自己很帅,但是刘照也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就是一个病秧子啊,活不了几天的。
面前这个哑巴姑娘,虽然是个哑巴,但是相貌姣好,知书达理,怎么突然就愿意嫁给自己?
白溯写完这句话,僵僵地蹲着一动不动;得不到刘照的回应,脸色渐渐转白,眼泪就滴落下来。
刘照看着地上的水渍,叹了一口气,说:“姑娘,我有妻子的。”
白溯猛然听见刘照这句话,于是又抬起头,眼睛里掠过不可抑制的惊喜!
脸色又潮红起来,手胡乱地在地上写了一行字:“愿意为妾!”
刘照用手抚额,天哪天哪,这个小姑娘到底怎么了?
自己说得还不明白吗?
当下苦笑,说:“我与夫人感情甚笃,没有纳妾之意。”
白溯身子僵硬了片刻,终于在地上写下:“愿为君生育子女,不求名分。”
越说越离谱了。刘照无奈地摆手:“你去吧,我不需要你服侍。”
白溯身子又僵了一下,才在地上写了两个字:“遵命。”
看见白溯去远了,刘照这才放松下来,将脑子放空,看着院子里的风景。
远处传来悠悠然的箫声,空灵缥缈,刘照倒是有些诧异。
那旋律是刘照所熟悉的,当年先生曾经用古琴演奏过。刘照甚至还能根据旋律默念与曲谱相对应的词: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刘照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情景,跟在老师身边的小女孩与洞箫结了仇,这一首《子衿》吹了一个月还不成调子。刘照忍不住微笑了,于是就在那空灵的箫声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
晚上临睡之前,叶明月照旧来给刘照检查身体。
刘照的境况很不错,叶明月也很欢喜,笑眯眯地告诉刘照:“要什么奖励?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给你弄一口来尝尝。”
刘照就笑:“不用吃的,给我吹个笛子或者箫,今天中午那个曲子就好。”
——虽然与明月已经形成了默契,但是让明月亲自在自己面前说出“我喜欢你”,依然让刘照感到舒爽。
——嗯,也许当面吹情歌,叶明月会有些不好意思。
叶明月怔了怔,说:“吹箫?笛子?我不会啊,我今天被邓小白抓住做了半天的账目,哪里有时间吹笛弄箫的——今天中午吹箫?你是说白溯的箫吧?白溯上山的时候,随身行李里有,我看见过的。你要奖励,我明天让白溯来给你吹一段。但是人家是好人家的姑娘,你可不能当作街头卖艺的伶人。”
刘照愣了好久,才将今天白溯“愿奉箕帚”的事情与叶明月说了。
没有想到,叶明月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愿奉箕帚是什么意思?她愿意嫁给你?这姑娘不错啊,有眼光!”
叶明月的脑回路让刘照跟不上:“你称赞白溯有眼光?”
叶明月点头:“没错,没错,除了不能说话这一点,白溯姑娘与你其实很般配啊。”
刘照愣了神:“般配?”
叶明月扳手指:“知书达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相貌又比我漂亮……”
刘照傻住:“比你漂亮?”
叶明月:“最关键是端庄!端庄知道吧?你是皇孙,虽然现在待在山寨里,但是你的妻子也得摆上台面……”
刘照喃喃自语:“原来你摆不上台面……”
叶明月叹气:“虽然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但是凤凰到底不是鸡。龙凤要配龙凤,老鼠要配老鼠,大人说过,凤凰与鸡之间会有生殖隔离。”
刘照觉得头大如斗,当下只能一言定音:“你与我拜过堂了!”
叶明月:“没有,你那时连拜堂的力气都没有!”
刘照:“你与我的大公鸡拜过堂了!”
叶明月:“我只是与大公鸡拜过堂,又不是与你拜过堂。说实话,白溯真的挺不错的,她还是出身于官宦之家,祖父是五品官呢,我打听过了,她祖父在江南做官的时候,也曾在太子的麾下办事。”
刘照恼了:“你父亲还曾经是三品官呢,你与我更般配!”
叶明月沉默了片刻,才说:“好吧,不扯这个了,你早点睡觉。”
☆☆☆
这个晚上,叶明月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了。
其实叶明月一直都知道,刘照误会了她的身份。
刘照一直把她当成了小姐,当成了大人的女儿。因为把她当成了大人的女儿,所以一直觉得自己与她也算是门当户对。
虽然叶明月一直称呼叶无病为“大人”,但是在江南,很多人家称呼父母也是“大人”。
叶明月应该说明白的,应该纠正的。但是叶明月怎么也说不出口。
——但是,野雉鸡怎么可能变成金凤凰,假的就是假的,真相终究有大白的一天。
——那时,我依然是小小的婢女,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皇孙殿下,那时我再也不是他的压寨夫人,虽然我与他的大公鸡拜过堂。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叶明月的眼圈是黑的。
她坐在铜镜前面,很细心地用脂粉把黑眼圈给盖住了。
梳了一个双环高髻,很对称的那种,有对称强迫症的刘照应该很喜欢。
☆☆☆
春天来了,叶明月也忙了。
梯田一畦畦开出来,之前收到的草药种子一颗颗种下去。去年找到的草药种子其实很有限,所以趁着春天,万物复苏,百草萌芽,叶明月还得带着人上山去找各种幼苗。
到哪里都没忘记将白溯、春草给带上。
早上起床,带着白溯给众人安排一天的工作;晚上也没闲着,手把手教白溯做账。
——白溯既然喜欢刘照,那就是好消息!
山寨的确需要一个压寨夫人,要能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做人做事更要端庄大方,身份家世要能勉强相当。
自己这般不伦不类地做着,的确不太像话。
所以要白溯尽快熟悉山寨的各种事务。
有空还带着白溯到刘照跟前晃悠晃悠,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嗯,丈夫丈夫,一丈之内的才是丈夫,不一起近距离相处,怎么成为丈夫?
让叶明月惊喜的是,白溯这个姑娘,虽然是一个哑巴,但是真的聪明机灵,做什么事情都能举一反三,一点就透。
虽然说这姑娘不会说话挺麻烦,但是她会写字,也会比画简单的手势。加上山寨的人很忠诚,所以哑巴这一点并非是很大的障碍。
但是也有让叶明月感到无奈的事情,那就是刘照无论如何不肯给白溯与自己单独相处的机会。
不过叶明月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叶明月,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精神,叫作胜不骄败不馁,做人就像牛皮糖,粘住了就不放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虽然说,刘照对白溯那种敬而远之的态度让叶明月的心底有些暗暗的窃喜。
虽然说,每天晚上回想这天做的事情,叶明月心中都有些淡淡的怅然。
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叶明月就继续向刘照推销白溯。
☆☆☆
邓小白给刘照垫上一个枕头,让刘照躺得舒服一点:“公子啊,这些天叶姑娘经常带着白姑娘上您这儿来晃荡啊。”
刘照眯着眼睛回答:“是啊,她想让我娶了白姑娘。”
邓小白一下子跳起来:“白姑娘?这不合适!”
刘照笑:“怎么不合适?明月说我们般配得很,那姑娘端庄大方,恪守礼节。”
“端庄大方?端庄大方能当饭吃吗?且不说这姑娘是一个哑巴了,哑巴不是她的错——但是她那身子骨,文文弱弱的,一场风就要刮倒了……”
刘照微笑:“是啊,春草姑娘这样的,才是最适合做压寨夫人的。”
讲到这个,邓小白面红耳赤,有些尴尬了:“当时……不是找不到姑娘来冲喜吗?何况春草姑娘……哪里差了,膀大腰圆能生养,性格爽朗又大方,做事麻利有力气,除了胖一点,啥啥都比白溯好!”
刘照忍着笑点头,说:“对啊,所以前些日子你给春草姑娘送了一件新衣服。话说……她穿得进吗?”邓小白很不服气:“当然能穿进去!她还高兴地向我道谢呢!”突然又不安起来:“公子……春草姑娘您是看不上的,是吧?”
刘照忍俊不禁:“春草姑娘既然这么好,那么我当然要娶她……”
邓小白当下垮了脸:“公子——叶姑娘可是与您的大公鸡拜了堂……”
刘照憋笑:“可是收下聘礼的是春草姑娘。再说两个姑娘也不多……”
邓小白要哭了:“公子,您别逗我了好不好?我知道您喜欢的是叶姑娘,叶姑娘多好,又聪明又能干,身材还很苗条,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刘照颓然地叹了一口气,说:“可是,她想让我娶别人啊。”
邓小白想了想,说:“那就娶别人呗,我听说,女人都是嫉妒的,等你真的与别人好了,她就会嫉妒,一嫉妒起来她就会发现你的好了……”
刘照忍不住气笑了:“聪明,这个主意真的绝顶聪明!”
邓小白双手抱头,非常委屈:“我只是给您出个主意而已,采纳不采纳那是您的事,可是您不能反讽我啊……”
想了想,邓小白提了一个相当靠谱的建议:“现在开春了,下山的路也方便了,要不,我下山……找人问问?山上都是大老爷们,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照就问:“你下山找谁问?找胡大图问?”
邓小白眼睛一亮:“我可以买书啊!我听说……山下有很多书店,里面有很多男女情爱的书!”
刘照笑:“这倒也靠谱……但是下山一趟不方便啊。”
邓小白:“寨主,我们下山不方便,叶姑娘下山也不方便——所以我想,您就霸王硬上弓,搂着她亲个嘴,事情就完结了!”
邓小白越说越觉得这事可行:“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生米煮成熟饭,什么事情都好说……”
刘照跟着笑,笑容却渐渐收敛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不要说了,忙你的事情去。这事儿……不要再提了。”
邓小白就去开门。却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有人急促离去。
邓小白急忙一个箭步打开房门,却看见房门之外,院子之中,有一个快步离开的背影。
一身白裙,身形婀娜,不是叶明月是谁?
身影还有些踉跄,显而易见,叶明月也很慌张。
两人面面相觑。
主仆二人商量着要对一个姑娘做坏事,却不想被人家姑娘听见了,你说这事儿……
该怎么凉拌?
☆☆☆
叶明月带人上山寻找药材苗子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晕腾腾的。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云端里。
叶明月不止一次地幻想过爱情,幻想过婚姻,幻想过与自己携手
走过一辈子的良人。
神医堂的姑娘,大多都早早定下了自己的婚约,像叶明月这样的孤儿,终究是少数。
对于这些无家可归的姑娘而言,神医堂就是她们的家。师父也很关注这些姑娘的终身大事,只要有人来求亲,仔细考察过对方的家境人品之后,师父就会询问姑娘自己的意愿,然后帮姑娘做主。
虽然神医堂的姑娘不在乎世俗的婚姻,她们很多人为了学习医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自己的婚期,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姑娘们讨论最多的,还是那些未婚夫。
叶明月也参与讨论,她甚至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对美男子的欣赏。
但是也许是她表现出来的强势与嚣张吓坏了十里八乡的年轻人,也许是师父认为那些来求亲的人都不靠谱——反正师父一次也没有与叶明月谈过她的终身大事。
叶明月没有想到,一次看起来简单的任务之旅,爱情竟然猝不及防地来临。
刘照符合叶明月对爱情的所有想象。他性格温和而且聪明能干,最关键的是他很英俊。第一个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身体孱弱了一点,很可能不长寿——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个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身份地位高了一点——但是他现在是一个山大王!
是的,听见刘照与邓小白的对话之后,叶明月想明白了,既然刘照想要用坑蒙拐骗霸王硬上弓各种策略来得到自己,那我……就隐瞒一下真正身份,那又怎么了?
刘照都想要用坑蒙拐骗霸王硬上弓的法子来得到自己了,那说明他其实是爱我的……而不是看在大人的分上!
现在叶明月就像是一个被天上掉下馅饼砸坏了的小孩。
风是那样的轻,山野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树梢上站着一对不知名的小鸟,啁啾着相互和鸣。
带着一群人上山,走路的时候叶明月都差点一脚踩空了。好在边上的春草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给拉住。不过春草个头胖却没有什么力气,于是两个人齐齐往下滑了三四尺才停住。
不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叶明月定住了身子,身子换了一个角度,眼睛蓦然睁大,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黄芩?”
黄芩可是名贵药材,种植一分地,超过种别的药材一亩!
不但天上掉下了馅饼,地上还踩到了金子。
春草就放开嗓子,招呼附近的人都过来挖掘。
挖药材是技术活,尤其是打算挖回去继续种植的,可千万别将药材弄死了。
还有,原先这片地方,能繁殖出这么多黄芩的,也不能浪费了,如果一口气将这个地方的黄芩挖得太厉害,让杂草侵占了地盘,那可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收住心神的叶明月提醒大家,要间隔着挖苗,不能乱踩。
这一顿忙活了很久,眼看着临近傍晚,众人收拾了东西准备先回家。走在下山的路上,叶明月这才想起一个人——白溯。
白溯是对刘照有好感的,她愿意嫁给刘照——自己算不算截了白溯的胡?得找机会与白溯交流一下——
叶明月眼睛就去找白溯。然而,一行十多个人,没有白溯!
人群中少了一个白溯!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