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柠檬糖(全2册)

書城自編碼: 3874721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校園
作者: 殊娓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78146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6-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3.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简单易懂的双色双面元宝针编织
《 简单易懂的双色双面元宝针编织 》

售價:HK$ 71.4
中国神仙画谱
《 中国神仙画谱 》

售價:HK$ 157.1
刺绣教室 20堂刺绣基础和进阶技法练习
《 刺绣教室 20堂刺绣基础和进阶技法练习 》

售價:HK$ 59.3
喜欢自己所有的一切:胡适的包容人生课
《 喜欢自己所有的一切:胡适的包容人生课 》

售價:HK$ 71.4
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指南 (PMBOK指南)第七版 中文版 PMP考试指导教材
《 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指南 (PMBOK指南)第七版 中文版 PMP考试指导教材 》

售價:HK$ 381.2
中国新能源电池回收利用产业发展报告 中国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新能源电池回收(2023)
《 中国新能源电池回收利用产业发展报告 中国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新能源电池回收(2023) 》

售價:HK$ 203.3
不累:超简单的精力管理课
《 不累:超简单的精力管理课 》

售價:HK$ 72.4
慢人
《 慢人 》

售價:HK$ 82.3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4.9
《 深情可抵岁月长·完结篇(春风榴火代表作网络原名: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 》
+

HK$ 112.5
《 深情可抵岁月长套装(全2册) 》
+

HK$ 51.4
《 拾穗 》
+

HK$ 87.3
《 宁愿(全2册) 》
+

HK$ 52.2
《 驻我心间【定制表情包贴纸】殊娓甜宠新作 》
+

HK$ 52.2
《 愿好春光(云拿月暖心治愈之作) 》
編輯推薦:
人气作者殊娓酸甜初恋之作,新增出版番外《执手余生》。
  恬静温暖于曈曈VS意气风发郑蕤。青春校园 治愈甜文 并肩追梦。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照亮了她晦暗的世界。
  在我眼里,那个叫郑蕤的少年,永远闪闪发光。
  在我心中,能永远陪在于曈曈身边,是我的毕生荣幸。
  随书附赠:单相思海报 “安市一中”学生证 真心飞行票 “水逆”驱散符 电子赠品
內容簡介:
曾几何时,于曈曈没有梦想。
  直到一个叫郑蕤的少年带着漫天萤辉而来。
  “你不是要找梦想吗?我陪着你,说话算数。”
  至此,蔽日的乌云滚滚散开,阳光普照大地。
  “郑蕤,我的梦想已经找到了。好巧,他就在我面前。”
關於作者:
殊娓:
  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
  纸质书籍狂热爱好者,梦想是藏书万卷。
  已出版作品:《长街》《驻我心间》
  新浪微博@殊娓
目錄
第YI章 初遇
  第二章 柠檬糖
  第三章 鬼楼的秘密
  第四章 陪你回家
  第五章 《私奔到月球》
  第六章 瘀痕
  第七章 崇拜的人
  第八章 每天都在单相思
  第九章 玫瑰和误会
  第十章 我崇拜你,比你早多了
  第十一章 你要去哪儿?
  第十二章 郑蕤,永远闪闪发光
  第十三章 来找你了
  第十四章 千门万户曈曈日
  番外 执手余生
內容試閱
试读:
  六月二十五日,高考成绩出来的第三天,安市一中门口挂上了两条鲜红的条幅:
  “热烈庆祝我校××同学勇夺安市文科状元”
  “热烈庆祝我校×××同学勇夺安市理科状元”
  一时间,一中作为建校七十多年的老校,在安市又一次喜提茶余饭后的话题榜位,连校门都比往常擦得更亮了。
  夏风闷闷地吹上一吹,鲜红的条幅随风抖动,上面印着的金色大字更是显得校门金碧辉煌。
  可惜,辉煌都是前人的辉煌。
  自从高三毕业生彻底从学校里撤出去之后,之前的高二就被挂上了“准高三”的头衔,顺理成章地开始体验高三式艰苦:暑假从四十多天缩成了七天,连晚自习都延长到了八点十五分。
  尤其是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学生更是被热血沸腾的老师们每天耳提面命。
  高二文(1)班的班主任侯勇在晚自习的时候慷慨激昂地拍着讲台桌,给下面困得眼皮子直耷拉的学生们灌着鸡汤。
  在这群犹如“丧尸”般眼神空洞又姿势各异地颓在桌前的学生里,有个皮肤白皙、眼睛清澈的小姑娘正腰板挺直坐姿标准地坐在座位上。
  侯勇目光扫过于曈曈的座位,满意地点了点头。
  于曈曈一边听鸡汤,一边在英语卷子的选择题括号里画了个“C”。纤细的手指揉了揉有点发涩的眼角,心里估计着,侯老师八成又要把理科状元的刻苦事迹搬出来讲一讲,然后她身边抱着偷拍来的理科状元照片的同桌就会从半睡半醒的萎靡状态瞬间变激动。
  “孩子们!明年这个时候就到你们上战场了,打起精神来,知道咱们上届的理科状元是怎么学习的吗?人家每天都学到——”
  “老师我知道!沈状元是我男神!”坐在于曈曈身边的张潇雅瞬间把手举起来,刚才还困得直磕头的人眼睛直直地盯着侯老师,举手喊出了这么一句。
  于曈曈无奈地扶额,其他同学一阵哄堂大笑。
  侯勇拿着黑板擦拍了两下桌子,粉笔灰顿时把讲台营造成一个仙境,仙境里的班主任被呛得咳了两声才开口:“张潇雅!都什么时候了,你看看你桌上,那都是谁!一张张脸铺在桌上你也不瘆得慌!一会儿放学都给我拿走!”
  “别啊侯老师!”张潇雅抱着桌子上的杂志,哀号着,“这都是我学习的动力!”
  侯勇气得鼻孔顿时大了一圈:“于曈曈!你给你同桌讲讲,现阶段你们的男神应该是谁!”
  突然被点名的于曈曈吓了一跳,手里的笔一哆嗦,硬生生地把“D”划成了“P”,她站起来为难地看了眼满脸期待的班主任,深吸一口气,铿锵有力地回答:“王后雄、荣德基、薛金星、曲一线!”
  班里又是一阵大笑,侯勇露出欣慰的笑容:“听见没有张潇雅,好好跟你同桌学学,人家这次期末考试又……咳,又很稳定!”
  班里的人笑得更欢了,张潇雅趴在桌上捂着肚子笑着说:“曈曈,怎么听老侯这意思,你又是第二啊?”
  于曈曈耸了耸肩,表示对于这宿命般的第二名,她自己也没办法。
  于曈曈是个非常佛系的学霸,被同学戏称“万年老二”,成绩稳定得让人没话说,高中入学就是文科第二名,到了现在还是第二名,而且每次考试都稳稳地坐在第二的位置上丝毫不动摇。
  流水的名,铁打的于曈曈,无论分差是十分还是一分,都“二”得格外稳定。
  放学铃声打断了侯勇的“每日鸡汤”栏目,瘫在座位上的“丧尸们”瞬间活了过来,在班主任前脚刚迈出教室的同时七嘴八舌地把教室吵成了菜市场。
  张潇雅不舍地把她的杂志塞进书包里,后抱着一张模糊的照片说:“啊,沈男神,我不会抛弃你的,我一定把你留下来!”
  “噫——恶心!”于曈曈的后桌刘峰,听到张潇雅的这句话后非常不怕死地给出了评价。
  张潇雅书包一背:“你懂什么!想当年,我在篮球场上遇见沈男神……”
  又来了,于曈曈面无表情地把后一道选择题填好,然后笔帽一扣,准备在张潇雅第108次讲她那个故事之前先走。
  “哎哟,快走快走!”刘峰的同桌郭奇睿反应更快,听到张潇雅的开场白,拉着刘峰瞬间从教室里消失,淹没在走廊的人声鼎沸中。
  四人小团体跑了一半,可怜的于曈曈被同桌堵住了。
  “曈曈!你先别走!”张潇雅凭借着坐在外侧的优势把于曈曈拦在了墙和椅子之间,笑眯眯地问,“曈啊,你期不期待浪漫故事发生啊?”
  并不,不期待,我好困,想回家睡觉!
  睫毛一抬,对上同桌的眼神,于曈曈叹了口气:“……期待。”
  头顶上的灯泡突然闪了一下,像是在回应她的话。
  张潇雅满意地背着书包跑了,说了假话的于曈曈把后脑勺上的马尾辫往头顶挪了挪,嘴里念念有词:“我的良心好痛,希望我的高马尾能起到避雷针的作用!”
  等于曈曈慢条斯理地收拾完书包,走廊里的人早都散了大半,她起身的时候一顿,某种暖流让她瞬间睁大了眼睛,欲哭无泪地坐回椅子上。
  就说今天怎么这么困还懒懒的,生理期来得也太是时候了吧?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小心翼翼地起身,椅子上已经有一块血迹了。
  于曈曈蹲在地上擦着椅子,有点不想面对这个丢脸的事实,好在一中的校服裤子是深蓝色的,外面天黑了应该看不出来吧……
  万一,万一要是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办呢?
  她眼角的余光看到刘峰桌子上的黑色帽子,帽子!戴着帽子就没人能认出我了!
  哎嘿!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呢!
  戴着黑色鸭舌帽的于曈曈多了一些底气,无所畏惧地往校门走去,为了避免麻烦,她选择了从自行车棚穿过去的小近路。
  校园里这会儿几乎没人了,她走进车棚的一瞬间突然觉得不太对。
  于曈曈抬起头,视线扫过几辆自行车的影子,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前面角落里有个人影正靠在墙边,看不清面孔,很高,是男生的身形。
  可能是被一整天的习题和知识点耗光了脑子,于曈曈就这么站在车棚的入口怔怔地看了几秒。
  “哎哟,快走快走。”
  刘峰和郭奇睿勾肩搭背地从教室里跑出去时说的话突然在于曈曈脑海里闪过。
  与此同时,面前的男生似乎正向她看过来。
  不会是刘峰或者郭奇睿吧?!
  于曈曈汗毛都竖起来了,捂着帽子撒腿就跑。
  “喂……”她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啊!我听不见,我聋了!
  于曈曈捂着耳朵宛如没听见一样,一溜烟地跑出了校门口,刚走出没有十米,连气儿都没顺过来,突然好几个不认识的男生出现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于曈曈大惊失色,她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能听见一圈人笑哈哈地嘲笑她。
  “Surprise!”
  “Happy Birthday!”
  “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随着一群男生莫名其妙的叫喊声而来的是一连串“砰”的声音,于曈曈挂了一身的彩带,瞪大眼睛,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连连后退,随后撞到了一个人。
  一个硬硬的温热的胸膛,身上带着淡淡的味道,似乎怕她摔倒,还轻轻扶了一下她的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于曈曈反应就是跑,拔腿就跑,去年运动会跑接力的时候她可能都没这么用力跑过。
  郑蕤一只手抄在兜里,面对着几个举着彩带筒,嘴巴张成“O”形的人,面无表情地说:“傻吗,男女都分不清?”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地袭来?
  于曈曈跑得腿都软了,转弯钻进了一条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靠着墙慢慢蹲了下来,脑海里除了呼呼啦啦的风声还有那几个男生笑哈哈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声音。
  可太惊喜太意外了!你们连自己的朋友都能认错吗?这是什么塑料友谊?
  蹲在巷子里的于曈曈扁了扁嘴,突然砸下一滴眼泪在手背上,生理期少女的情绪就是这么不稳定,哪怕是万年老二的佛系学霸于曈曈,也没能免俗。
  她哭得非常不讲道理又莫名其妙。
  郑蕤追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一个小姑娘,蹲在黑暗的角落里,要不是帽子上的夜光字母亮着,他都不会觉得这里有人。
  “喂。”他叫了一声。
  于曈曈满脸眼泪地抬起头来,瞪着一双大眼睛,睫毛湿答答地粘成一撮一撮,鼻音很重并且很凶:“你谁啊!”
  不远处的路灯也没有多明亮,只能看到她哭花了的脸颊上还粘着一片蓝色的彩带,长得挺乖的,但看上去心情非常差,一边凶巴巴地说话,眼泪一边顺着脸颊往下淌。
  郑蕤从来没见过女生这么哭,愣了一会儿,有点手足无措地用舌头顶了下腮,正准备说话,面前的女生突然低下头,重重地吸了两下鼻子。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郑蕤的脑海里闪过的是小区里那只总是黏着他,还会躺在地上露出肚皮让他摸的流浪猫。
  他勾起嘴角,蹲下来对着这个陌生的哭得鼻子皱巴巴的女生说:“吓到你了?”
  后来于曈曈回忆起来,也许就是那天他的声音太过温柔,所以当她仓皇抬起头时,忘记擦掉眼里的泪水,透过蒙眬的泪眼和一闪而过的车灯,看清了那张带着点桀骜和嚣张的脸。
  面前这个男生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眼里的泪水帮他在周身染上了一层毛茸茸的光晕。
  于曈曈瞪大眼睛,带着光晕的男生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六月二十六日,一个不美妙的星期天,原本应该放假的日子,准高三又被剥夺了半天假期,全都蔫蔫地排着队站在操场上听校长讲话。
  讲话主题:准高三冲刺动员大会。
  安市六月底的天气实在算不上好,又热又闷,昨天刚来了姨妈的于曈曈站了还没有十分钟,眼前的景物就变成了一片流动的金色,连校长讲话的声音都听不清。
  她晃了两下,被站在身后的张潇雅发现了,紧张地叫郭奇睿一起把于曈曈扶到了树荫下的花坛边。
  张潇雅一脸担忧地用手给于曈曈扇着风:“曈啊,没事吧?要不要去医务室?”
  于曈曈摇摇头,小声说:“可能是姨妈来了昨晚没睡好,我在这边坐一会儿就行。”
  “那你坐会儿,我去跟老侯说一声,散会了过来接你。”张潇雅递给于曈曈一瓶水,又嘱咐了几句,急匆匆地跑着回到远处的队伍里去了。
  树荫挡掉阳光,暑气也没那么足了。于曈曈用纸巾擦掉额角的汗,孤单地坐在小树林边的花坛上,感觉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心里猜着,是不是快要结束了?
  这时,校长站在主席台上慷慨激昂地拿着话筒说:“准高三冲刺动员大会,正式,开始!”
  一脸蒙的于曈曈嘴角抽了抽。
  郑蕤跟着班主任把期末考试的榜单排出来后,他们一起从教学楼里出来,班主任高老师端着枸杞养生杯挥了挥:“郑蕤,你别去动员大会了,下周还有比赛,好好准备。”
  “好,谢谢高老师。”郑蕤点头。
  目送班主任走出视线范围,郑蕤转身往教学楼旁的小超市走去。小超市在二楼,肖寒正站在小超市门口的露天平台上跳来跳去地跟他招手:“这儿!”
  郑蕤走过去肖寒就迫不及待地勾住他的肩膀小声说:“小树林歇会儿?”
  “啧。”郑蕤抬起胳膊给了肖寒一肘,“你自己去。”
  郑蕤边说话边掀起眼皮往树林那边扫了一眼,就这么一眼,突然看见树林旁边的花坛边蹲了个人,他推开肖寒,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一会儿,不由得挑了挑眉毛,这个蹲着的身影好像有点眼熟?
  昨天晚上某个哭得稀里哗啦又奶凶奶凶的小姑娘的身影顿时浮现在他眼前,随之而来的还有临别时她哽咽未消的一句“生日快乐”。
  一个站在晚风里满脸泪痕的女生,嘴角含笑地跟他说:“生日快乐。”
  肖寒扭头,看到郑蕤眼里一闪而过的温柔简直跟见了鬼一样,通常郑蕤出现这种表情都是在打游戏时对面的玩家扑上来送人头,然后郑蕤温柔地一套操作,熟练地把人头收走,还不忘发个公共信息:谢了。
  所以肖寒在郑蕤出现这个表情的时候瞬间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问:“你这是,看、看见啥了?”
  暑气这么重,会在开会时候蹲在那儿的,多半是有点中暑了。
  郑蕤无视肖寒的发问,转身走进了小超市,从冷藏柜里拿出一杯冰奶茶,要关柜门的时候他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
  想到昨晚无意间瞥到的女生裤子上的一点污痕,他有点不自然地抬手摸了一下脖子,心里琢磨着,特殊时期怎么也不能喝冰的吧?
  郑蕤把手里的冰奶茶放回冷藏柜,从旁边的热饮柜里拿了一杯红枣马蹄茶,肖寒还扒着护栏伸长脖子往外看,也没觉得看到什么特别的,好像树林那儿蹲了个人。
  “跑一趟。”郑蕤拎着袋子出来冲肖寒扬了扬下巴,“把这个给那边蹲着的女生送过去。”
  肖寒猛地转过身,嘴巴张得能塞下个拳头,半天才蹦出一句:“谁啊?!”
  郑蕤笑着说:“昨天你们喷人家一身彩带那个,去道个歉去。”
  肖寒又猛地把头扭回去,看了两眼诧异地喊了一句:“厉害啊!这么远你都能认出来?”
  郑蕤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要不是怕自己送过去暴露了她昨天裤子脏了被他看见的事,怕人家会不好意思,他就亲自送过去了。
  肖寒接过袋子挠了挠脑袋,他们几个也没想到会有别人戴着郑蕤的帽子出来,昨天那个女生戴的明明就是郑蕤用夜光笔写着“ZR-621”的帽子,校门口路灯又坏了,黑灯瞎火的,认错也很正常吧。
  虽然把女生认成郑蕤,确实是有点离谱……
  于曈曈蹲在花坛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地上的蚂蚁搬家,面前突然多了一双球鞋,她慢悠悠地抬起头,一个陌生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
  这人好像还挺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开口说:“那个,你还记得我吧?”
  于曈曈又认真地看了两眼,确定自己不认识,茫然地摇了摇头。
  “就是昨天放学,咳……校门口,彩带,彩带你记不记得?”男生对着空气做了个拉绳的动作,然后学了一声,“砰。”
  “哦。”于曈曈明白了,这人是昨天门口的那群男生里的一个。
  肖寒看于曈曈点头,赶紧蹲了下来:“对不起啊同学,我们昨天认错人了,吓到你了吧?那什么,天挺热的请你喝杯冰的解解——欸?”
  大夏天的,肖寒一路跑过来额角都出了点汗,而且他们几个哪怕是冬天也都喝冰可乐和冰汽水,所以肖寒想当然地觉得郑蕤让自己送来的是杯冷饮。
  结果他摸到袋子里热乎乎的温度时,整个人都愣住了,那句“喝杯冰的解解暑”硬生生地卡在了嗓子眼儿里,憋了半天扭过头往身后郑蕤的方向看了过去。
  于曈曈在那一瞬间如有所感,歪过头错开了面前的男生的身影,向他身后看去。
  阳光明媚,红色的教学楼很明亮,远处的二楼超市门口站了一个男生,看上去很随意地把手臂搭在护栏上,弯着腰倚在那里。
  明明是只见过一面的人,于曈曈却认出了他,他是昨晚那个长得很帅的学渣。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在于曈曈的认知里,校服外套拉链拉到一半的这种形象,多半就是这样。跟自己的后桌二人一样,除了学习差,各种玩的都精通。
  更何况昨晚他走之前接了好几个电话,从他说的“嗯,你们先玩着,我一会儿过去”来看,他还是个放学不会回家写作业的同学!
  但这个校友……
  于曈曈望向他,上午九点多的阳光打在他身上,那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校服看上去也跟别人穿的不太一样。他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五,比号称自己一米八的体委看着还高一些,刘海慵懒地趴在额前,皮肤很白,鼻梁很挺。
  于曈曈眨了眨眼,目光落在他的手指上,蓦地想到他昨晚突然向自己伸出手,从她脸颊边拿走了一条粘在她脸上的蓝色彩带纸。
  于曈曈脸一红,赶紧把头垂下看着地上的蚂蚁。
  肖寒也终于反应过来,拿出红枣马蹄茶递给于曈曈,生硬地说了句:“请你喝茶。”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在大夏天给一个疑似中暑在树下乘凉的姑娘送热饮是什么操作。
  接到红枣马蹄茶的于曈曈愣了一下,热饮的温度顺着指尖滑进了心里,她眨了眨眼睛,莞尔一笑,对着面前陌生的男生说:“谢谢。”
  这句“谢谢”说出来时,于曈曈的余光始终是在看远处的男生的。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