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望月:张翎作品集·长篇小说卷(电影《唐山大地震》原著作者张翎文学创作生涯长篇处女作)

書城自編碼: 3691094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中國當代小說
作者: [加]张翎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654014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21-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精装

售價:HK$ 61.3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俯瞰力
《 俯瞰力 》

售價:HK$ 54.5
萧乾的二战之路:从滇缅路到欧洲战场
《 萧乾的二战之路:从滇缅路到欧洲战场 》

售價:HK$ 62.9
6G:从通信到多能力融合的变革
《 6G:从通信到多能力融合的变革 》

售價:HK$ 227.5
刚性泡沫(增订版)
《 刚性泡沫(增订版) 》

售價:HK$ 83.5
百年考古大发现
《 百年考古大发现 》

售價:HK$ 154.9
广雅·施暴者心理(了解男性施暴者鲜为人知的一面,认清暴力的源头,对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说“不”!)
《 广雅·施暴者心理(了解男性施暴者鲜为人知的一面,认清暴力的源头,对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说“不”!) 》

售價:HK$ 82.3
古代女子的日常
《 古代女子的日常 》

售價:HK$ 60.3
日子踉踉跄跄,我俩稳稳当当:如何拥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 日子踉踉跄跄,我俩稳稳当当:如何拥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

售價:HK$ 72.4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9.8
《 余震:张翎作品集·长篇小说卷(电影《唐山大地震》原著小说) 》
+

HK$ 72.0
《 劳燕:张翎作品集·长篇小说卷(莫言、李敬泽、史航、笛安盛赞的作家张翎抗战背景下温情之作;张翎倾情作序) 》
+

HK$ 72.0
《 阵痛:张翎作品集·长篇小说卷(一部长篇巨著,入木三分刻画女性坚强生命形态) 》
+

HK$ 61.3
《 流年物语:张翎作品集·长篇小说卷(莫言盛赞“大有张爱玲之风”,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得主、电影《唐山大地震》原著作家张翎) 》
+

HK$ 61.3
《 邮购新娘:张翎作品集·长篇小说卷(电影《唐山大地震》原著作者张翎倾心雕琢的一部“寻找”之书) 》
+

HK$ 71.0
《 废都 》
編輯推薦:
★作者著述颇丰,有口皆碑。张翎系海外华文作家领军人物,其作品先后斩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评委会大奖、《中国时报》开卷好书奖、红楼梦奖(又名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专家推荐奖等重要文学奖项,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发行,在国际赢得广泛赞誉。
★长篇作品集,专有授权。张翎进行文学创作以来所著全部长篇作品(全九册),重新修订,重磅上市。
★真情版序言。张翎作新序全面回顾二十余年文学创作历程。读者从中得以管窥其不为人知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加深对其作品的理解与领悟。
內容簡介:
义无反顾是巧合,摇摆不定是人性。面对人生的诸多选择,犹疑、困惑、挣扎是常态。书里的男男女女,如孙望月、宋世昌、刘晰、南星子,在选择了要走的路之后,并非义无反顾,而是犹犹豫豫地揣摩着那条未选择的路,分析利弊,长吁短叹。如同流出了源头的水再也回不到源头,故乡对他们来说只能是一种午夜梦回的情怀,而他乡才是日日相对的现实。可他们却又始终与那个现实若即若离,不能完全融入其中。于是,就成了他乡和故乡中间的边缘人。
關於作者:
张翎,作家,浙江温州人,现居多伦多。著有《劳燕》《余震》《金山》《雁过藻溪》等。小说曾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奖、华侨华人中山文学奖评委会大奖、《中国时报》开卷好书奖、红楼梦奖(又名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专家推荐奖等重要文学奖项。由《余震》改编的灾难片《唐山大地震》,获得亚太电影展和百花奖影片。小说被译成多国语言在国际发表。
內容試閱
“荔枝阁”是家粤菜馆子,开在教堂街上,正正地落在了个好去处。往二楼上一坐,一排大窗齐齐敞开,多伦多的闹市区,整个儿画似的落在了眼里头。加拿大国家电视塔一根针似的插到幽幽的夜空里,塔顶一明一灭的,竟分不出是星是灯。蒙特利尔银行和加拿大信托银行两幢姐妹楼,敦敦厚厚方方正正地蹲在月色里,越发显衬出旁边皇家约克旅馆楼的诡秘来:那三角形凹凸多变的玻璃房顶,被彩色灯光一照,就有了些森林古堡的神秘诱惑来。若看腻了前街的喧闹,后街又另有一番景象:一棵又一棵壮壮实实的树,枝丫个挨个地,搭出条深幽幽的林荫大道。两旁闲闲地种着些无名花草。闲人往那树荫底下一坐,不觉间也染了一身绿。这儿可真是个闹中取静、静中有闹的地方。
  
  这家餐馆,是卷帘的丈夫黄明安的家产。当年黄明安的曾祖父,跟着修铁路的劳工从广东台山来到加拿大,铺了五年的铁路,又做了多年的苦力,到头发半白了,才等到政府开恩,准许接妻儿过来。那时,黄明安的爷爷已经成家立业,在台山有了两个儿子了。两口子带了大儿子来,小儿子才几个月,临来时又得了疟疾,就暂时留给人养着。后来几经战乱,过了好些年才又和那孩子联系上。黄明安的爷爷小时跟着一个传教士也念过几年书,知道些事理。出来后很是苦干了些年,攒了几个钱,就坚持搬出唐人街,在当时的洋人区开了这家“荔枝阁”。父子俩同心同气,生意是越做越大。只是终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儿子竟死在爹前头,也没留下半个儿孙。这时候老人家才真正想起老家的小儿子来。没想到黄明安的爸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荔枝阁”的继承人。等黄明安在国内念完中学,出来在他父亲手里接过这片家业,又是十好几年之后的事了。当年租下这块地时,周遭都是废旧停车场。不过几十年工夫,地价是翻过几十番了。
  
  这几年里,这餐馆的门面也变过几遍了。如今灰砖墙连根推倒,搭出个方方正正的牌楼。那牌楼,埋的是暗红色的底。上边飞的是一圈五爪连环金龙,舞的是一团双冠衔玉翠凤。凹凸有致,五色生辉,倒把“荔枝阁”几个字,给衬下去了。土是土了些,却是大喜大庆的模样。望月看着,就知道不是卷帘的手笔。
  
  卷帘去停车场找泊车位,望月就自己先进得门来。立时便有个高挑个的女招待过来招呼。那女子顶多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穿一件墨绿织锦缎旗袍,前襟撒满细细碎碎的银花。袖口直开到肩上去,露出雪似的两段膀子。尖尖的一张瓜子脸,披着黑压压一片门帘似的刘海,遮住半截眉,却越发衬出乌溜溜的一双眼睛来。在半明不暗的灯影里,眼波水似的流淌开来。一笑,拿英文问是几位。
  
  望月没听懂,便干脆摆了摆手,用了中文:“甭管我,我在这里等你们老板娘。”那女人也就换了种话,让望月在过道里等着,一边娉娉婷婷地进去了。
  
  望月给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紫红丝绒大卷帘半吊着,里头的景致也能瞧见个八九不离十。正是周二,又过了吃晚饭的时候,店里一时闲闲的。只有尽靠里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个食客,一个人叫了一菜一汤,边吃边看报纸。店堂里一溜铺开的,是一二十张沉甸甸的白橡木圆桌。椅子也是配套的。高高的椅背上,镶的是细细的金边。靠墙两边,摆着两三个水族箱。五颜六色的热带鱼,把尾巴在水里甩来晃去的,一边咕嘟嘟地吐着水泡。来来去去的只见几个男女招待,正挨张桌子换桌布,挪花瓶,摆鲜花——大概是给第二天做的准备。看那厅里的摆设和女招待身上的穿着,这也不像是个等级太次的餐馆。怎么卷帘封封信都说是个小生意,连老本也挣不回来呢?这些年,连外公迁坟,姆妈住宅装修这几桩大事,卷帘都没有寄多少钱回来过。
  
  望月一抬头,猛地见着正中墙上挂的那张瓜果写生,却是她认得的。那是当年黄明安的弟弟回国来,央着自己给画的。原本是个应景之作,竟没料到给摆在这么个贵重的框子里,这般郑重地挂在这么个位置上,一时便有些愧疚。
  
  一会儿工夫,卷帘泊了车进来。见着那个吃饭的人,很熟稔地打了个招呼:“宋世昌,近哪里风流去了?总也不见人。怎么掉单了?伴儿呢?”
  
  那人抬起头,把报纸放在一边,双手端起大碗,唏唏呼呼地喝起了汤:“都穷成这样了,还有寒碜你的人。要有人肯跟我,还会到你这儿喝这淡汤?”
  
  卷帘拉着望月,找了个僻静角落坐下,告诉望月:“是个画家呢。听说是中央美院出来的。这多伦多的中国人里头,碰见撞见的,不是作家就是画家,要不就是演员。混得也真不容易,也没见几个混出什么名堂来的。”
  
  望月听说是个同行,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见是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脸倒还方正,浓浓地长了些络腮胡子。身穿的是件猩红色的圆领衫,倒是很常见的。只是肩头前胸胳膊处,有些肌肉隐隐地鼓出来,把衣裳撑得窄窄的,就不似望月寻常见的那号文弱书生的样子了。又见一头黑发,本是很光鲜油亮的,却偏在脖子后头扎成个细尾巴。望月暗笑:还是没脱了那愤世嫉俗的套路。
  
  卷帘就问望月吃了没。望月说吃了些飞机上的东西,卷帘就拨浪鼓似的摇起头来:“那些东西,哼,那些东西。”便传话叫厨房里头出来个人,做几样东西,反正员工也都没吃晚饭,不如一同做了来吃。立时就有个戴黑边眼镜的瘦男人出来,手里拿着纸笔,候老板娘吩咐。卷帘问望月想吃些什么,听望月说了声“随便”,就鸡鸭鱼肉青菜各说了一两样。那人毕恭毕敬地记下了,便去照办,半截上又被卷帘叫住。
  
  “老刘,叫里头今天少放些辣椒,多放些糖。再有,让你老板快快出来一下,说望月到了。”说着,又瞟了那桌一眼,“那边埋单时,记着给打个八折。”
  
  老刘一路应承着走了。卷帘便指指点点地告诉望月:“这人是武汉来的,叫刘晰,在多伦多大学读航天工程博士,今年就毕业了。进门时招呼你的那个女的,叫羊羊,是老黄他们老家那边的,拐弯抹角的还是个表亲,也在多大念书。厨房里打下手的那两个,也是多大的学生。这个餐馆,除了一个大厨和收银的,全是国内来的学生。我家那人,自己没念过几天书,偏就爱和读书人打交道,总说国内来的读书仔没钱,怪可怜的,有空缺不用说总给他们留着,就是没空缺也恨不得生几个出来呢。”
  
  说话间,黄明安西装革履地从里头出来了。人未到,笑声先行,一路拱着手:“大画家,大画家,有失远迎!”
  
  黄明安年少时便是一脸福相,认识他的人大多喊他黄胖子,本名倒是没几个人知道。望月虽看过他们的结婚照,却是没和这个姐夫见过面的。只见那人圆圆的一张脸,浆得硬硬的衬衫领子卡出几个肉嘟嘟的下巴,笑得煞是和善。周遭的头发梳得齐齐的,烘云托月似的围出中间稀稀的一个顶来。往卷帘身边一站,就有点老,也有点脏。望月就想:卷帘那时也是慌了点,没沉得住气。若肯多等几年,不用靠结婚,也是能定居的,那就是另外一番风景,另外一个故事了。人这一辈子,谁知道哪步棋走得对,哪步棋走得错呢?
  
  黄胖子一见望月,也是一愣。踏青他是见过的,都说踏青长得出挑,没想到还有比踏青出挑的。人说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竟没料到卷帘望月原是这般不同。这点小九九在心里打着,又如何敢在嘴上流露出来,只挑了些别的话来说:“望月,你如今是真发了,出国门也就跟出个家门似的啦。都说国内现在是有活头了,我们也只是听说。卷帘是十好几年,我是快二十年没回去过,在外头待得越久越是回不去了。这邻居亲戚,一条街全欠着人情。如今人眼界都高了,送什么他能稀罕呀,都以为你在国外发了大财呢,谁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苦处?也只好听你说说那边的新鲜事,就当是自己回了趟家啦。”
  
  卷帘就斜了黄胖子一眼:“哭什么穷呀,你?再哭望月也不会给你钱。彼得你过来,见过你望月阿姨。”
  
  彼得是卷帘的儿子,七八岁了。正在后头玩电子游戏,被他妈逮过来见客,便满心不情愿。这孩子是生在加拿大长在加拿大的,学的全是小洋人的做派。只抬头跟望月“哈罗”一声,也没什么可说的,扭身就回去玩他的了。
  
  黄胖子又问望月这回出来有什么打算。望月就照给卷帘说的又说了一遍。那头只是不信:“都说你在那边嫁了个亿万富翁。阔太太都做不过来,跑这儿来吃这份苦做什么?”望月听不得这话,免不了又如此这般地解释了一番:“别人不知道,卷帘还不知道?我图他什么呀?要说,我也足够养我自己。你知道我的画在海南一张是什么价?”望月说了,黄胖子就啧啧地咋舌,说这年头怪不得阔佬全找不着了,原来都到中国去了。
  
  话没说上几句,菜就上来了。红红绿绿的,竟摆了一桌。卷帘便招呼大家出来,趁热吃了。一会儿里头便出来了五六个油渍渍的人,围了一桌。听老板娘张三李四地介绍过了,相互点个头,客气几声,也就下了筷子,不多言语了。倒是那个羊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望月说着话。
  
  “我们老板常常说起你,说厅里那张画,就是你画的。我看着,也真是,风格跟别人就是不一样。要不,怎么叫名画家呢?”
  
  黄胖子便拿筷子,去敲羊羊的头:“一屋人里头,就你鬼精灵。你那些招子,也就在我这乡巴佬身上,还管点用。望月是什么人,什么世面没见过,也吃你那套?收起来吧,你。”一桌子人便全笑了,望月也只好跟着笑。
  
  卷帘又问望月想怎么住,是立时就买屋呢,还是先租屋。望月这次投资移民,从头到尾是托了卷帘黄胖子通过律师行办的。信里电话里,卷帘都说“出来一切不用担心”,望月想当然以为会住在卷帘家里。听了姐姐这话,竟不像是这回事。就愣了一愣,半晌才说:“那就先租吧。”
  
  卷帘便侧过身去,和身边一个瘦个女人叽叽喳喳了一阵。就对望月说:“这个南星子家里,倒还有一间大空房,是个主人房,里头带厕所冲凉房的。她有两孩子,白天一天上学,晚上十点一准上床睡觉,是极乖极听话的。你要是不嫌有孩子,那地方倒是宽敞清爽的,就在圣乔治街上,要去大学,去图书馆都方便,走着就到了。羊羊也是我介绍过去住的。她住地下室。你们几个在一处,也好做个伴。”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