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魔宠Ⅱ王冠的秘密

書城自編碼: 2444832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童書外國兒童文學
作者: [美]亚当·杰·爱普斯坦 安德鲁·雅各布森
國際書號(ISBN): 9787555101949
出版社: 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08-15
版次: 1 印次: 1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65.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朱元璋传(导读本)
《 朱元璋传(导读本) 》

售價:HK$ 78.2
量子、猫与罗曼史:薛定谔传
《 量子、猫与罗曼史:薛定谔传 》

售價:HK$ 74.8
白色记事簿3:孤独的病人(10名罕见病患者的希望之书)
《 白色记事簿3:孤独的病人(10名罕见病患者的希望之书) 》

售價:HK$ 64.4
公司法的offer
《 公司法的offer 》

售價:HK$ 89.7
索恩丛书·时尚女王与法国大革命
《 索恩丛书·时尚女王与法国大革命 》

售價:HK$ 112.7
秦汉帝陵制度研究
《 秦汉帝陵制度研究 》

售價:HK$ 112.7
共赢——商业生态与平台战略
《 共赢——商业生态与平台战略 》

售價:HK$ 79.4
如何配置全球资产
《 如何配置全球资产 》

售價:HK$ 97.8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2.0
《 黑猫尼诺 》
+

HK$ 57.2
《 魔宠Ⅲ英雄的光环 》
+

HK$ 65.0
《 魔宠Ⅰ王国守护者 》
+

HK$ 46.8
《 大盗虎斑猫Ⅱ智斗女特工 》
+

HK$ 46.8
《 大盗虎斑猫Ⅰ连环失窃案 》
+

HK$ 57.2
《 喜马拉雅野犬 》
編輯推薦:
【美国学校图书馆期刊最佳图书奖作品】
 ?美国学校图书馆期刊最佳图书奖
 ?2012-2013年马克?吐温奖提名奖
 ?《出版者周刊》《学校图书馆杂志》一致推荐
 ? 2012-2013 年Nebraska Sower Award提名奖,新人奖
 【动物大王沈石溪亲选国际大奖小说】
 ? 风靡全球,已售出英、德、荷、意、日、西班牙等14国版权
 ?《魔宠》第一本将被改编成3D动画电影
 ?Sony Pictures以七位数美金买下电影版权,拟由《蜘蛛人》导演山姆雷米担任制片
 【专为7—14岁孩子准备】
?《了不起的动物伙伴》系列作品。动物大王沈石溪第一次为7—14岁孩子,亲选国际大奖动物小说!
 ?“波西?杰克逊”系列作者雷克?莱尔顿高度赞誉
 ? 作家杨鹏、金曾豪、李传锋、朱新望,《猫武士》译者张子漠,喆妈公益阅读,联手倾情推荐
 
 【润物细无声,品格教育!】
 ?这些了不起的动物角色会说话,风趣幽默、古灵精怪,充满孩子气,并有复杂的心理活动,对于培养孩子爱、忠诚、勇敢的优秀人格特质,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
 ?作家杨鹏读后评论:这些动物故事充满人性
內容簡介:
 所有人类巫师都失去了魔法,只能听命于居心邪恶的灰兔帕克莎哈拉。这次,魔宠要找出古老的遗物“雪豹王冠”,才能恢复王国秩序,他们能顺利完成任务吗?
關於作者:
 [美]亚当·杰·爱普斯坦[美]安德鲁·雅各布森(魔宠系列)

 美国儿童创作的最佳拍档,还曾共同创作电影与电视剧本。这是他们合作的第一本书。某天,爱普斯坦问雅各布森:“你知道‘魔宠’吗?”瓦斯蒂亚王国就从那个简单的问题中诞生了,那个奇想世界充满了两位作者对动物与魔法的喜爱。每个字、每个句子与每一个情节都是他们共同写成的。

 “魔宠”系列获《学校图书馆杂志》最佳图书奖,作者获美国独立书商协会新锐作家殊荣。




 沈石溪 (套书主编,作品《喜马拉雅野犬》)

 原名沈一鸣,1952 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慈溪。1969 年赴西双版纳插队,曾在云南边疆生活18 年。1984 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80 年初开始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已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他的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曾获得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沈石溪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喜爱,多篇作品被收录进全国中小学语文课本和必读书目!
目錄
★《魔宠 Ⅱ王冠的秘密》

只有找到神奇的王冠,才能拯救人类的王国




 震鹰

 灰兔的阴谋

 书虫怪兽

 童谣的秘密

 山茱萸树

 魔法球守护者

 快乐的返乡之旅

 灵魂之路

 魔鸟饲养场

 回音兽

 时光之河

 大蜘蛛网

 萨满巫师的石笋洞

 幽灵犬大战疣猪

 王冠守护者

 迷宫水晶怪

 双六边形徽章

 雪豹王冠

 月圆之夜的僵尸暴乱
內容試閱
 1.震 鹰

 艾德温常常想,不知道有对翅膀的感觉是怎样的。这会儿,风刮得他的胡须上下翻飞,他仅仅用前爪抓着杰克束腰外衣的亚麻衣领,身体悬在半空中,他开始感觉有那么点儿飞的意思了。杰克变大的魔杖正带着他和魔宠猫艾德温飞过树梢,往云端越飞越高。在桥塔那会儿,也就是他还没成为小魔法师的魔宠之前,艾德温会在城里最高建筑物的屋顶和烟囱上攀援。宫殿山的松树直冲云霄,毛发拂过树梢松针的感觉跟飞翔相比全然不同。

 “咱们马上会被淋成落汤鸡!”杰克大声说。

 他们穿过一团白色的雾气,撞得雨精灵四下散去,艾德温早就做好了准备。小小的云仙子每次振动翅膀,就会洒下雨水,不出几秒,就把这只黑白双色猫淋得皮毛透湿。

 “看来咱们今晚连洗澡也省了。”他冲杰克大声说。

 杰克的姐姐玛丽安抓着自己的魔杖,紧跟在他们身后,冲过云层。

 “作为菜鸟,你的表现算是不错了。”她大声说。

 她轻挥手腕,在空中翻了个跟斗,很快飞到了弟弟旁边。魔宠树蛙吉尔伯特这会儿正躲在玛丽安的衬衣口袋里,两只橙色的眼睛瞪得圆鼓鼓的,从口袋边缘偷偷地往外瞧,那双长有蹼的手拼命抓住玛丽安的衣服。

 “玩这个真有必要吗?”树蛙沙哑的声音中透着恐慌。杰克用那只腾出来的手拂过眼角一绺深色的金发,露出坚定的表情。

 “来吧,姐。”他大声喊道,突然像要证明什么似的,“看咱们谁先到庄园的台阶。”

 小姐弟俩随即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俯冲下去,艾德温感觉肚子开始有点儿翻江倒海。他们再次往下穿过云层,瓦斯蒂亚王国广阔的乡村映入眼帘。艾德温看到女巫艾德娜的黑藤庄园就在附近,这座豪华庄园周围围绕着篱笆和玫瑰花园。庄园的远处是一条阻隔山洪的隐形大坝。透过陡峭的魔法大坝,能看到鱼儿在水中游泳,大坝后的湖就像是在岩石山峰一侧建造的一个巨大水族馆。大坝的底下是一片牧场,艾德娜变出来的短角魔牛正在里面吃草。那些公牛长着一身银色的皮,坚硬无比,连火龙喷出的火也奈何不了。山下更远处便是铜港,罗安内拉女王的宫殿高高耸立在城市中心,四周的城墙上高悬着飘浮的火把。

 玛丽安稍稍领先,但杰克很快追了上去。两人飞快地超过了道尔顿和他的魔宠丝凯拉,他们正围着飘浮的木椎认真地练习急转弯。十四岁半的道尔顿是三个孩子中年纪最大的,他大声喊道:“女巫艾德娜叫我们多加练习反身飞行!”

 “慢点儿,”丝凯拉补充道,“你们又不是在魔法师运动会的跑道上比赛。”

 但杰克和玛丽安谁也没有理会道尔顿和他的魔宠蓝松鸦。

 两人正斗得不可开交。

 “哇——哦!”杰克兴奋地喊道,他现在已经领先他姐姐一根魔杖的距离。

 他们越飞越低,眼看就要飞到黑藤庄园外面修剪成形的灌木丛上面,这些魔法灌木是不到一个月前布置好的。收下卡斯塔夫的三个徒弟以及他们的魔宠后,女巫艾德娜变得格外小心,因而布置了这一防护设施,用来保护这个教学基地。这些灌木丛被修剪成了手持带刺弓箭、蓄势待发的弓箭手模样。弓箭手不时左右变换武器的瞄准方向,好像随时准备向不速之客射击。

 “绕过那些柱子,咱们抄近路。”趴在杰克肩膀上的艾德温建议道。

 杰克点点头,然后从庄园倒影池边上的两根大理石柱间翻滚而过。杰克和艾德温本就领先于玛丽安和吉尔伯特,这下他们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大,看来他们肯定会最先到达台阶,赢下比赛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可就在这时,玛丽安口中念出咒语:“小爬藤、负鼠尾,让杰克的速度跟蜗牛一样!”

 话音刚落,艾德温就感觉他周围的空气变得又稠又黏,就跟糖浆一样,他们现在慢得跟爬一样了。玛丽安“嗖”地飞过他们,落在通往庄园后门的户外台阶上。吉尔伯特立即从口袋里跳了出来,落在地上,深情亲吻地面。

 “啊,沙砾的味道真好。”树蛙将嘴唇紧紧贴在泥地上说。

 “吉尔伯特,你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儿?”玛丽安说。

 “不公平。”杰克大声抗议,现在他们仍然在以超慢的速度往前挪动,“你耍赖。”

 “你也可以用魔法反击啊。”玛丽安不甘示弱地说,“我记得咱们之前也没说不准使用魔法呀?”

 杰克终于落到了地上,艾德温从他的背上跳了下来。玛丽安走到弟弟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发。

 “下次吧。”她眨了眨眼睛说,这时,道尔顿和丝凯拉也在她旁边降落了。

 “谢谢你的指点,丝凯。我觉得我终于能够熟练地拐弯了。”道尔顿对他那只长有翅膀的魔宠说,喊名字时用的是她的昵称。

 “你只管记住,鸟儿总会盯着地平线。我建议你也这样做。”

 魔宠和他们的忠主仍在善意地开着玩笑,坐在凉棚阴凉处椅子上的女巫艾德娜站起来,朝他们走来。她身材丰腴,人在中年,头发染成了黑色,戴着一副超大的眼镜。她的魔宠是一只叫斯托利克斯的貂,此刻正盘在她的脖子上。艾德娜步幅很小,走起路来活像只企鹅,蓝莓茶也从她手里端的瓷杯中溅了出来。但人不可貌相,她其实是位非常了不起的魔法师。

 “差劲,差劲,真差劲。”她高亢的声音中带着鼻音。

 “在这个年龄段,你们的魔杖飞行应当比刚才更加出色。今晚我要你们把《克拉迪的飞行魔法书》从头到尾再读一遍。”

 杰克叹息道:“但是,你说我们可以——”

 “再提醒你一句。”艾德娜说,“不好好练的话,斯托利克斯会让你的肌肉动不了。”

 “好的,夫人。”杰克满怀歉意地说。

 听到这话,斯托利克斯猛地转过头,集中注意力,口中吐出一股气,就像冷天呼出的水蒸气。那股蒸汽径直飞向杰克的鼻孔,消失在他的鼻子里,杰克的肌肉很快绷紧,身体进入临时瘫痪状态。

 “斯托利克斯,”艾德娜责备道,“你这是唱的哪出?”

 “你不是说警告他吗?”魔貂回答道。艾德温知道斯托利克斯是只魔法高超、忠心耿耿的宠物,但她的脑袋瓜显然不怎么聪明。艾德娜被气得直摇头。尽管忠主杰克表情痛苦,但艾德温知道他很快就能恢复。他们在这里接受指导才短短几个星期,除了丝凯拉,所有忠主和魔宠都领教过斯托利克斯的惩罚。就拿昨天来说,艾德温在房里使用念力魔法,不小心撞翻了艾德娜视为珍宝的水晶杯,因此吃了魔貂的苦头。当时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被麻痹了,尽管那种紧绷的感觉只有三十秒,但非常不舒服,幸亏这种魔法不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小小的惩戒过后,那股蒸汽慢慢从杰克的鼻孔里飘出,杰克的身体放松下来。他攥紧拳头,很快又松开了。

 “你可一定要原谅斯托克利斯。”艾德娜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脑子变得这么僵化。总之,你们最好抓紧时间补补功课。”她转头对着其他忠主和魔宠们说,“在接下来的魔杖飞行训练中,我会增加新的挑战。飞行时天空中不会单单只有你们。你们得像在地上一样自如地面对天空中的危险。你们要想打败帕克莎哈拉,尤其要这样练习。”

 帕克莎哈拉。听到这个名字,艾德温不禁打了个冷战。四个星期前,他、吉尔伯特和丝凯拉曾在凹陷宫殿的地下室,跟那个背叛罗安内拉女王的魔宠大打出手。那只会变化的野兔差点儿杀了所有忠主和魔宠,要不是艾德温意外地发现他能使用念力魔法,帕克莎哈拉的阴谋早就得逞了。但是,尽管最后三个魔宠赢了,帕克莎哈拉还是侥幸逃脱了,自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帕克莎哈拉的消息。艾德温琢磨着,那家伙肯定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几位魔宠,你们的帮助也将非常有用。”艾德娜不忘补充道。

 尽管罗安内拉女王告诉过艾德娜,艾德温、丝凯拉和吉尔伯特是预言中的三个王国守护者,但这个身材圆胖的女巫对他们似乎不怎么买账。她仍然觉得,跟人类魔法师相比,魔宠的能力只够打下手。艾德温也不怪她,就连他自己也不大相信女王的说法,这只曾经的流浪猫过去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魔法,还要肩负拯救瓦斯蒂亚王国的重任。不过他很开心,至少,下次他和他的两位魔宠朋友再次面对帕克莎哈拉时,不用孤军作战了:杰克、玛丽安和道尔顿会在左右保护他们,三位忠主的巫术和魔法可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

 这时,女巫艾德娜将茶倒在地上,只见茶杯神奇地变成了一根瓷笛。她将那件乐器放在唇边,吹起悠扬的曲调,笛声在空中回荡。

 “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把它们关进笼子里。”艾德娜说,

 “至于怎么做,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把什么关进笼子里?”杰克问道。

 话音刚落,艾德温便感觉空气开始震动。只有一种生物能在空气中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震鹰。”玛丽安小心翼翼地说。

 “你们还是庆幸我没召唤翼犀牛吧。”艾德娜说,“你们可以行动了,时间可不等人。”

 这时,一群长着棕色羽毛的猛禽从云端出现了。它们扇动着翅膀,飞过蓝天,所经之处,留下一道道黑色血管一样的冲击波。道尔顿拿出魔杖,向上飞去,丝凯拉扇动翅膀,跟在他旁边。

 “我还是留在这儿吧——”吉尔伯特话没说完,玛丽安已经一把抓起他,塞进口袋里。

 艾德温跳到杰克的背上,爪子紧紧抓住忠主已经磨损的束腰外衣。

 两姐弟紧握魔杖,飞到了空中。他们越飞越快,艾德温感到一阵兴奋。他看着他那两个最好的朋友,前面的丝凯拉和吉尔伯特——这两个小伙伴曾陪着他,在瓦斯蒂亚王国经历惊心动魄的冒险。一只是会使用幻术魔法的蓝松鸦,一只是有时候可以在水洼中看到幻象的树蛙。三只魔宠一起面对看似无法逾越的艰难险阻,曾不止一次绝处逢生。现在,他们又要一起面对恐惧和危险,这不,震鹰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了。

 “捆绑魔法。”道尔顿念出咒语。他腾出的那只手变出一根银色的绳子,接着,他将绳子打环的一头套在一只震鹰的脖子上,将其牢牢套住。“搞定一只!玛丽安,将飞笼召唤出来。”

 “大三叶草、毒鼠尾草——”她口中念出咒语,可她的咒语只说了半截,那只愤怒的震鹰想从道尔顿的套索里挣脱,一下撞到了玛丽安。巨大的冲击力让玛丽安旋转着从半空中跌落,她挣扎着想让自己停下来。眼看就要直接撞上花园的花岗岩露台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无形的手在半空中抓住了她,将她重新扔向空中。

 “集中精力。”艾德娜大声喊道,刚才正是她施展魔法救了小魔法师。“你可别老是指望我!”

 杰克很快念出之前玛丽安只说了半截的魔法。

 “大三叶草、毒鼠尾草,将鹰困在笼子里。”他大声喊道。

 只见天空中随即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鸟笼。门“唰”的一下开了,道尔顿将那只正奋力拍打翅膀的震鹰关在了里面。

 “很好。”艾德娜在下面大声赞道,“要齐心协力才行。”

 就在这时,两只猛禽尖叫着直奔杰克和艾德温而来,它们的翅膀产生了猛烈的震动波,几乎要将艾德温从他忠主的背上震下来。接着,一条北方喷火龙从云端俯冲而下,那条龙长着一对铜翅,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两只震鹰立即被吓呆了,道尔顿趁机再次用绳子绑住两只震鹰。

 艾德温心里清楚,那条龙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因为他刚刚向道尔顿望去时,看到丝凯拉的翅膀在拍动。那是她使用幻术魔法变出来的。现在,她变出来的幻象越来越逼真了。

 这时,玛丽安又召唤出了两只金色的笼子,道尔顿随即将两只鹰关进了它们的空中“监牢”。

 现在只剩下三只震鹰了,它们继续将天空震得直摇晃。

 “艾德温,从我的袋子里拿失明粉末给我。”杰克吩咐他的魔宠。

 艾德温用牙齿咬住杰克的袋子,正要打开,一道绿光突然在东边的地平线上闪过。眨眼工夫,他们和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翠绿色,好像成了藻类植物覆盖的池面上的倒影。突然间,三个孩子全都呈自由落体状直线下降。

 “我的魔杖不顶用了。”杰克大声喊道。

 “我的也是。”玛丽安说。

 “飓风救援魔法。”道尔顿口中念出咒语,艾德温察觉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恐惧。

 这种简单的飓风魔法咒语,艾德温听他念过不下百次。但现在居然什么反应也没有。

 接着,关押震鹰的笼子突然消失了,那些危险的猛禽再次自由了。

 艾德温看见女巫艾德娜正在地上疯狂地挥舞着手臂,但这次再也没有无形的手来救他们了。

 三个小魔法师和魔宠继续往下坠去,速度越来越快,吉尔伯特从玛丽安的口袋里被颠了出来。

 “吉尔伯特!”一只震鹰试图将他从空中叼走,玛丽安赶忙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好在那只鹰没能咬到吉尔伯特,他落在了鹰背上,两只蹼手紧紧抓住鹰的羽毛。

 “啊啊啊啊——”他尖叫道。

 丝凯拉看上去也被吓坏了,不过以她的个性,即使想要尖叫,也会把叫声压抑在内心。她用爪子紧紧抓住道尔顿的衬衣,想阻止他下降,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幸运的是,她的忠主径直朝常春藤覆盖的黑色篱笆墙撞去,要是真撞在那上面,他的骨头应该就不会散架了。玛丽安看起来也能落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她翻着跟斗朝倒影池冲去。杰克和艾德温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眼看着就要撞上硬邦邦的地面。看来这一次要死定了,艾德温赶紧想着对策,尽可能集中精神,用意念移动附近的凉棚。

 动起来,动起来,动起来。艾德温不停在脑中念叨着。其实,他现在对念力魔法掌握得还不是很熟练。再说了,他是最近才发现自己是梅德湖的念力猫的,据说,梅德湖的黑白双色猫能够用念力移动物体。在过去的四个星期中,他一直都在练习这个发现不久的魔法,但至今仍然没能做到随心所欲。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艾德温终于将整个凉棚架移过了泥地,他和杰克安全地落在顶棚布上。在他们的重压下,整个框架都塌了,杰克和艾德温滚到了地上。只听得附近“扑通”一声响,玛丽安平安地落在了倒影池里。道尔顿从灌木丛里爬了出来,身上只有几道刮痕和瘀伤。接着,艾德温又听到吉尔伯特在远处空中震鹰的背上发出微弱的尖叫声。

 “我的魔法怎么回事儿?”女巫艾德娜想,此刻,她正飞快地——不,应该是蹒跚着朝他们跑过去。

 已经来不及多想了,震鹰的声音越来越大。现在,所有六只鹰全都排成了攻击队列,在空中低飞,径直朝庄园飞了过来,吉尔伯特在领头那只鹰的背上使劲儿扑腾。本来,每天抓放这些隐居的震鹰是很正常的事儿——只是简单、安全的教学而已。但随着人类的魔法师突然没了魔法,这些愤怒的鸟一下变成了致命的对手。

 此时,这种震得天空直摇晃的猛禽正朝倒影池俯冲而下,水池边上的柱子开始摇晃,从下到上破裂。最后,在震鹰飞过时留下的黑色裂缝般的震动波的冲击下,一根根的大柱子相继跌落水中。玛丽安只得潜进水里,才能躲开坍塌的碎石。

 这种能将人的骨头震得咔嚓作响的鸟飞过他们的头顶,艾德温看到吉尔伯特仍然紧紧地攀附着领头那只鹰的脖子。

 “谁救我下来呀?”吉尔伯特尖声叫道。

 “我们施展不出魔法,现在已经无力阻止它们。”艾德娜说。

 “我们也许没了魔法。”杰克说,“但艾德温也许还有。他刚才用念力移动了凉棚。”“没错。”艾德娜同意他的看法,“不管是什么咒语影响了人类魔法师,但似乎对魔宠并无影响。”她转头看着艾德温说,“如果你们不尽快采取行动的话,估摸着它们肯定会把黑藤庄园全毁了。

 ”玛丽安才从水池中爬出来,道尔顿刚从篱笆墙上爬下来,震鹰又折了回来,准备再次袭击。

 “别担心,我们能搞定这事儿。”丝凯拉说。

 “我们能帮什么忙?”道尔顿问道。

 “你们只管退后,现在的情况对于你们来说太危险了。”蓝松鸦回答道。听到丝凯拉的话,艾德温忍不住想,人类和动物之间的主次角色再次调换过来,想起来还真是很奇怪。按理来说,一般都是由魔法师保护魔宠避开危险。现在道尔顿、玛丽安、杰克和女巫艾德娜却不得不躲在一棵高大的灌木后面。六只鹰再次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空中随即荡起一股震动波,震得天地直摇晃,一些树都被震歪了。

 “你得把吉尔伯特从那只鹰的背上救下来。”丝凯拉对艾德温说,“我看看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些不讲理的客人。”

 艾德温点点头,抬头看着吉尔伯特。吉尔伯特这次是真怕了,眼睛比平日里鼓得更厉害了。艾德温瞥了一眼杰克,然后又去看吉尔伯特。

 “吉尔伯特,我马上来救你。”艾德温大声说。他用念力魔法从杰克手中拿过飞行魔杖,让它像箭一样飞向吉尔伯特。“抓住它!”

 那只鹰突然一个俯冲,吉尔伯特只能弹出舌头,缠住魔杖。很快,他在空中咬住了魔杖,跟着,那根魔杖神奇般地带着吉尔伯特往上飞去,吉尔伯特随即离开了震鹰的背,朝天空飞去。

 “这——这玩意儿——可——怎——怎么弄啊?”吉尔伯特尖声叫着,腾不出舌头说话。

 “你别看着我呀。”艾德温大声对他说,“我只负责让你从鹰背上下来。”

 与此同时,丝凯拉已经落在了花园喷泉的边上,她伸出翅膀,拍打着。她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准备召唤另外一个幻象。果然,不一会儿,一只小羊羔一瘸一拐地在地上跑了过来,停在倒地的凉棚顶上。那些鹰就像盯着满满一池子血的吸血水蛭一样,哪里能够抵制这样的诱惑,全都朝着眼前的美味俯冲下来。等它们聚过来后,那只羊羔消失了。那群鹰愤怒地尖叫着,显然都被搞糊涂了。

 “艾德温!”丝凯拉大声喊道。他早已心领神会,转身面对凉棚,眯缝着眼睛。一瞬间,在他的念力魔法控制下,凉棚的布料从金属框架上被撕下来,迅速地将鹰全都包在了里面。

 就在这时,艾德温听到头顶传来声响,吉尔伯特的舌头仍然紧紧缠着魔杖,大声喊道:“啦——”虽然没听懂他的朋友在喊什么,但艾德温知道让路就对了。

 吉尔伯特朝地面俯冲过来,虽然他可能想要落得漂亮点儿,但他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魔杖拽得他时而往左,时而往右,时而往上,时而往下。树蛙先是重重地撞到灌木丛上,然后才落到地上,魔杖拖着他连滚带爬,最后终于停了下来。吉尔伯特松开魔杖,咳出了一嘴的泥巴和灰尘。接着,他头晕目眩地看了看四周。“哇!刚才我的一生在眼前闪现,我发现我真是花了不少时间从牙缝里剔果蝇。”女巫艾德娜和三个孩子从灌木丛后面走了出来,来到魔宠们面前。这会儿,震鹰仍然被凉棚盖布罩在下面。艾德温看得出来,女巫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安。她茫然地盯着花园的喷泉,这会儿,喷泉已经没有水喷出了。道尔顿正看着一动不动的魔法灌木,现在,它们就跟普通的灌木一样立在那里。杰克则愣愣地看着天空。

 “那是什么?”他指着远处说,那里有一缕青烟正飘向蓝色的天空。

 艾德温对此既感到好奇,又有一股莫名的恐惧,他匆匆朝篱笆墙跑去,爬了上去。他在墙顶看了一眼瓦斯蒂亚王国的乡村,他这一看不打紧,简直吓得半死:守护黑藤庄园的魔坝不见了,水从上面的湖里倾泻而下,将牧场全都淹没了。什么牛啊,马车啊,全都七零八落地在水上漂浮着,鱼儿也游了出来,正绕着玉米秆游来游去。远处,铜港王宫城墙上方永不熄灭的浮动火把也都掉下去了,烧灼着宫殿的城墙,这些火把原本是女王权力的象征。平常受制于女王的天气控制咒语,收缩在海湾上空的闪电风暴和雷暴云,正沿着翠绿的丘陵地带往南边耶纳普山以西和艾布斯河以东的大平原呼啸而去。往常平和、宁静的平原即将毁于一旦。这是艾德温今天第二次感到胃里一阵翻腾,但跟上次不同,这次搅得他肚中翻滚的并非肾上腺素,也不是重力作用。艾德温清楚地意识到,瓦斯蒂亚王国即将有灾难降临:魔法师施展在这个王国的所有咒语和魔法全都消失了。人类的魔法失灵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